千秋

咸鱼专业吃粮 产粮的太太们都是天使!!!

【曦瑶】結髮為夫妻(破车一辆)

白衣-無所謂世間險峻:

点梗文:


 


Warning:大写的OOC!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肉,蓝大醉酒,瑶妹女装,裂冰play,镜子play,抹额play,蒙眼play,勉强勾上边的鸳鸯浴。




新手司机!无照驾驶!现在下车还来得及!




设定:汉广后来的平行世界。(懒


 


     /


 


姑苏城内,悦来客栈。一桌子修者吃肉喝酒,酒酣耳热之际,这话匣子一打开便愈发不可收拾,八卦信手拈来,实锤宁缺勿滥。


 


唯一一名灰衣修士突然扬声道:「哎哎,你听说了没有,姑苏蓝氏好事将近啦!」


 


另一名年纪较小的白衣少年道:「这……含光君都和那夷陵老祖处一块儿那么久了,没他俩的事儿吧,所以说……是泽芜君囉?」


 


灰衣修士喜洋洋道:「可不是!泽芜君终于要娶妻啦!」彷彿要娶妻的人是至今光棍一条的自己似的。


 


「泽芜君闭关多时,这次出关还没满一年吧?我看他这么多年鬱鬱不得志,还以为他和那谁有过点什么呢……」白衣少年闷声道:「不过,泽芜君品行高洁,风姿卓尔不群,又身为蓝氏宗主,这样一个璧人,得多出挑的女子才能配得啊?」


 


又有人闻言兴奋地七嘴八舌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泽芜君此番求娶的是兰陵金氏的一位仙子,我听人说啊,那姑娘肤白胜雪、宛若凝脂,蛾眉杏眼樱桃小嘴,是天生带笑的面相,柳腰不堪盈盈一握,既娇美艳丽又楚楚动人,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仅如此,这姑娘据说与小金宗主关係极佳,后臺可硬了!泽芜君也不亏呐!」


 


被这人这么一通天花乱坠地夸,一群人又热火朝天地聊起了关于女人的话题,哪家仙子又出了什么风头,哪家仙子又和谁争风吃醋,品评相貌议论秉性,分明谁也没见过真人一面,侃起来却头头是道,一个赛一个出奇自信。


 


外人是聊得起劲,当事人却愁得青丝三千都要掉光了。


 


蓝曦臣要娶亲了,娶得也的确是兰陵金氏中人,只是迎娶对象却并非是什么容貌无双的瑶台仙子,而是换上女装、凤冠霞帔的前兰陵金氏宗主、曾挥斥方遒的前任仙督——金光瑶。


 


这件事情的起因说来也挺简单,无非就是蓝老先生继自己的得意门生、蓝氏双壁之一的含光君被夷陵老祖「糟蹋」了之后,又得知蓝家家主和本该封印于棺椁之中的另一位大魔头敛芳尊勾勾缠缠,气得险些背过去了,也不顾什么雅正端方、君子仪态,恶狠狠地对蓝曦臣道:「你要和他如此纠葛,好,只要你让他以女子之身光明正大、三媒六聘地嫁进我姑苏蓝氏,做我姑苏蓝氏的宗主夫人,我便可以睁一隻眼、闭一隻眼,倘若他不愿意,那更好了,你与他便给我从此桥归桥、路归路,老死不相往来!」这一个两个是都想气死他呀!


 


蓝曦臣无奈地将这事和金光瑶说了,谁料,金光瑶答应地乾脆无比。


 


金光瑶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扮女装么,还能名正言顺和二哥共结连理,这蓝家的上好白菜从此就归我啦,认真说来还是我赚了。」而且他都重活一世了,本来就不是脸皮薄的人,向来宁弯不折,也不会去纠结两个大男人谁嫁谁娶谁亏了,计较那么多做什么?


 


骨气?面子?真爱到深处,能两相厮守已是万幸,做给别人看的功夫,不要也罢,难不成蓝曦臣还会因为他扮了回新娘子便低看他不成?只怕还会暗暗觉得委屈了他,对他更加倍的关心爱重。还有谁比他了解他的好二哥么?


 


金光瑶心裡窃笑,被蓝曦臣轻轻点了点额头,又听蓝曦臣道:「阿瑶,狐狸尾巴跑出来了。」


 


金光瑶眨了眨眼道:「呀,被公子发现啦?那我只好……」


 


蓝曦臣道:「把我给吃了?」


 


金光瑶一本正经道:「多没意思……当然是将二哥带回阿瑶的老巢,夜夜巫山云雨,吸乾二哥的阳气,再由阿瑶养着你,让你一辈子只和阿瑶一起,不能多看其馀閒杂人等或什么小妖精一眼。」


 


蓝曦臣笑道:「阿瑶这是以夫人自居了?」


 


「阿瑶与二哥这是无媒苟合呐,阿瑶一直有实无名,不是么?」金光瑶道:「泽芜君可不能始乱终弃,必须得尽快以三书六礼、八抬大轿将我迎娶过门才是啊!」


 


蓝曦臣温柔地摸了摸笑得跟个第一次偷鸡成功的狐狸似的金光瑶,得君如此,夫復何求?


 


只要相爱得以相守,千万种难处都过得,风霜雨雪更像岁月间闭不可少的点缀,拆不散他们,只教他们终于认清彼此的情意,虽曾千疮百孔,而今已固若金汤,心如匪石,不可转也。


 


不过谈情说爱是轻鬆愉悦的,谈婚论嫁就是繁琐冗赘的,请媒人、和八字、备聘礼、添嫁妆、挑喜筵菜单、写名帖、绣喜服……蓝曦臣和金光瑶忙得天昏地暗,瘦了不少,各种心疼彼此,总想对方再多吃几口,多睡几刻钟。


 


简直闪瞎了天天在一旁围观的兔子群。


 


婚礼如期而至。


 


金凌其实特别不愿意好不容易回来的小叔叔就这么又上赶着似地嫁了出去,但被金光瑶一顿柔性诱哄,温情安慰,如今也只能乾瞪着眼看着换上新娘装束的金光瑶上了蓝氏前来迎亲的喜轿,一路朝姑苏的方向去了。


 


当然了,这种以男易女、惊世骇俗的内幕只有几个核心人物知晓,对外的说词只道泽芜君此番迎娶的是兰陵金氏一位为人低调、鲜少于人前露面的小姐。金凌最初得知此事也是当场傻住,难以接受,难道这年头断袖都断得如此理直气壮了么?还是金光瑶一阵忽悠把人给唬住:「你看,阿凌,要是金家和蓝家联姻,你以后来云深不知处岂不是更有理有据么?哎呀,这婚礼就是走个过程么,左右做蓝氏的宗主夫人,一年也露不了几面,你小叔叔我可没那什么奇怪的癖好……」


 


金凌:「……」他能说什么?他当然只能僵硬地点头啊!


 


姑苏蓝氏,云深不知处。原先素淨的厅堂均缀着恰到好处的红绸,添了点喜庆之感,又不过于铺张肆意,一派的蓝氏风格,就算是宗主娶妻的大喜事,到了云深不知处,仍是一般的克己復礼。


 


前往迎亲的队伍远远自山下行来,接下来又是新娘子下轿,又是过门拜堂,礼多繁琐,却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整天下来蓝启仁脸色不咸不淡,教人看不出喜怒,蓝曦臣内心多少有些歉疚,可在这件事情上,他是无论如何都不能退步的。


 


金光瑶身上的礼服繁複厚重,却把身形衬托地极好,影影绰绰,教人看不真切,又隐隐约约感觉到一派嫋娜飘然,朦胧惑人。


 


金光瑶顶着盖头入了洞房,自然见不到蓝启仁的脸色,他就这么枯坐于房中,眼观鼻鼻观心。他又不是没成过亲,不过上一回成亲时他是在外头举杯应酬的新郎,这回成了无所事事的新娘。金光瑶想笑得不行,又怕笑得夸张,若是笑出泪来毁了妆就不好了。


 


黄昏已过,夜幕降临,今晚云深不知处难得的灯火通明,亥时初刻,一直到夜色浓重,众人才总算尽了兴,放过今晚的主角,满心只有新娘子的新郎,让这对新婚夫妻旧情人终于得以相见欢。


 


毕竟是作为主角的难得的大好日子,蓝曦臣多少还是喝了些酒,又被风一吹,酒意上了头,满脑子只剩下「金光瑶」和方才一堆人起鬨的「洞房」五个字,迈着步伐摇摇晃晃回到了寒室。


 


蓝曦臣晕乎乎地唤道:「阿瑶……阿瑶——别走!」


 


坐在裡间百般无聊的金光瑶听见蓝曦臣这声唤,心道:「哎呀,二哥这肯定是醉了,不好,要让他大声嚷嚷起来,明儿个『泽芜君痴恋义弟敛芳尊,新婚夜裡频频呼唤』这类风言风语就该传遍整个修真界啦……」


 


金光瑶也不顾什么礼法了,直接扯下头盖,脱下厚重的大红外袍,赶紧地跑出去扶住了正想大喊的蓝曦臣,一隻手忙去摀住蓝曦臣的嘴。蓝曦臣定定看着金光瑶,目光有些犹疑,心裡惶惑:「这人怎么和阿瑶这么相像……可这人分明是作女子装束,脸上还薄施了脂粉……」又突然有片刻清醒,心内了然,对了,今日不就是他和阿瑶的婚礼么?


 


虽然婚礼之前两人就试过了喜服,蓝曦臣也见过金光瑶女子扮相,只感叹:「阿瑶果真是长了一张十分佔便宜的脸,幸好没有其他人可以看见……」金光瑶笑着,故作小鸟依人貌,倚在蓝曦臣怀中捏着嗓子道:「泽芜君可愿意让小女子栈这份便宜?」


 


那之后两人自然是笑闹着滚到了一处去,差点没毁了好不容易才让二人皆满意的那套喜服。


 


这次再看见金光瑶身着艳色衣裙,淡扫蛾眉,薄唇浅红,看着十分柔嫩可亲。月光柔柔洒落在金光瑶的眼睫上,在他脸上映出小扇似的影子,夜晚暧昧地模煳了性别,眼前的金光瑶在蓝曦臣眼中,美得雌雄莫辨。


 


金光瑶轻声唤道:「二哥、二哥!」


 


蓝曦臣则直直盯着金光瑶开阖的双唇,有一种想触碰,想一亲芳泽的冲动。金光瑶闹不明白蓝曦臣这么愣愣盯着自己想做什么,扶着人,掀开竹帘,跌跌撞撞地进了寒室。


 


蓝曦臣被金光瑶扶到床沿坐下。金光瑶才直起身子,想去打些水来替蓝曦臣和自己淨面,却被蓝曦臣一把握住手腕,他疑惑地回头,蓝曦臣手劲大,醉后又不知道控制力气,就这么一拉,金光瑶朝他扑了个正着,额头狠狠撞到了一起,金光瑶又痛又气又好笑,刚想张嘴说话呢,就被蓝曦臣堵了个正着。




滴滴滴滴滴滴!!!!!!!




快被车辗死了,到底要在哪发才行啊?截图一直煳掉QAQ


不知道放在popo大家看不看得到?


因为我在台湾所以也搞不清楚外链大陆开不开得起来,


如果看不到还请小天使小可爱在评论跟我反应一下。゚ヽ(゚´Д`)ノ゚。

评论

热度(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