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

咸鱼专业吃粮 产粮的太太们都是天使!!!

【宋晓薛】奇迹薛洋

谢青流:

●是小天使 @岁安许愿的五一小甜饼
●cp洁癖误入
●ooc到天际
●是傻白甜
●文风突变不正经
●结尾暖心



【当薛洋变成蝴蝶】


壹.


—晓薛


晓星尘惊奇地看着睡在枕头上的小人,粉嫩嫩的脸蛋软软Q弹,手感很好。


不过小人丝毫没有要醒过来的自觉。


晓星尘又盯了他半晌,小人这才揉揉自己的眼睛,打了个小哈欠。


两人相顾无言。


……


薛洋睁大眼睛望着自己胖乎乎的手和小小的身子,他这是……变小了???


扑哧。


薛洋背后的两双大翅膀此也在时展开,颜色十分鲜艳,漂亮极了。


他摸摸头上冒出来的小巧触角,一脸迷茫。


他变成了个什么玩意?


晓星尘一动不动看他很久,突然捂住鼻子。


“阿洋……好可爱啊……”


贰.


—宋晓薛


宋岚刚出去买了早餐回来,一进门就看到晓星尘捧着一只生气的小薛洋站在客厅。


宋岚:“……”


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


于是看着宋岚退回门外,重新开了一次门进来的晓薛两人:“……”


宋岚无奈相信事实,把薛洋左看右看,“好小啊……有没有十厘米?”


他皱眉,“一阵风就可以把你吹跑了吧。”


薛洋抗议地挥着拳头,身后的翅膀也轻轻扇了几下,但是说不出话来。


晓星尘和宋岚两人探讨起来薛洋到底变成了什么生物。


薛洋双手叉腰,这还用讨论么?他肯定是……


“是只蛾子?”宋岚又戳了一下他的翅膀。


薛洋:“……”


这明明是蝴蝶!!!蝴蝶!!!


他这么漂亮,怎么可能是只蛾子啊!!!


晓星尘笑着摇头,“其实我觉得阿洋无论是蝴蝶还是蛾子都很好看。”


薛洋呆呆看晓星尘一阵子,突然脸有点发红,背过去捂住脸不让他们看了。


宋岚了然:“这是害羞了呀。”


叁.


—宋晓薛


薛洋轻轻扇了扇翅膀就轻松的飞了起来绕着晓星尘转了一圈。


脸上都是骄傲的神情,如果他会说话,那肯定就是“晓星尘你看我会飞啦!”


晓星尘笑了一声,看着薛洋慢慢飞到宋岚身边。


宋岚离晓星尘可是有很长一段距离,对于薛洋现在的小身体来说,没有一会儿就累了。


好不容易才去了宋岚坐着的桌子前,半空中就收了翅膀,“啪叽”一声摔到桌子上。发出“哼哧”“哼哧”的单音节,大概是在喘气。


宋岚猜他可能有点渴了,于是扭开一个矿泉水瓶盖,给他倒了点水。


岂料薛洋用手又给推回去,水溅出些许到他脸上,还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他可不想喝水。


薛洋呲牙咧嘴的样子并没有吓到宋岚,因为实在……


太————可爱了。


肆.


—晓薛


晓星尘非常喜欢他头上的那对触角,总是摸他的头,薛洋也十分乖巧的盘着腿坐在桌子上任他揉。


薛洋的头发一直都很柔软,晓星尘摸着很舒服,一不小心就走神按重了些。


可怜还是十厘米的小人薛洋被推的翻了个跟头。


晓星尘赶快把四仰八翻的薛洋扶起来,就看他捂着头,眼泪汪汪地看着他,可怜得很。


“呜……”


不知道是不是晓星尘的错觉,自从薛洋变小了,性子也变得软了。


“啊!阿洋,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晓星尘连忙认错,看他这幅样子自己也有点心疼。


想着魏无羡给他的法子犹豫的凑上前轻轻亲了一下他的发顶。


薛洋愣了一下,眼泪还挂着,脸又红了,整个人变成粉红色。


疼是不疼……就是有点飘……


“阿洋乖,亲亲疼疼就飞走啦——”


“啾。”


伍.


—晓薛


虽然薛洋变小了不需要工作,但是晓星尘还是需要的。


不过薛洋有点粘人。他是把薛洋好不容易哄睡着了才松了口气出门上班的。


结果刚到公司门口就觉得不对劲。


他低头一看,是薛洋从他口袋里钻出来,双手紧抓着边沿,害怕掉下去,一双大翅膀也展开,一张一合的。


小小一只薛洋就在他的口袋里……


薛洋回头看了他一眼,满是炫耀的意味。


“真是舍不得你,以后如果你可以变小就好了,我把你装在我的口袋里,想把你带到什么地方就去哪里……”


陆.


—宋薛


宋岚总是喜欢欺负他这个小家伙。


有一天把薛洋欺负狠了,又没办法打他,气得翅膀一个劲地扑闪,凶巴巴地凑上去要去咬他的手指。


但是力气太小了,咬了半天也没咬动,除了手指上红了一点,就全是口水印。


薛洋急轰轰的,嘴巴一瘪,眼见就要哭出来。宋岚却将那根手指放进嘴里咬了一小口,出了点血。


薛洋这才不哭,冲上去要给他止血,漂亮的眼睛里全是责备,站在那里唠叨半天,一句话也没说出来,大抵都是骂他的话。


宋岚戳了戳薛洋的头,笑骂,“你懂什么,这可是间接接吻啊。”


“笨蛋。”


柒.


—宋薛


薛洋非常讨厌下雨天,因为这种时候他的翅膀会淋湿,然后他就飞不起来了。


偏巧今天正好下雨,他从窗子里看到宋岚回来,想也没想飞出去要迎接他。


结果飞到一半翅膀变的很重,差点摔到地上被眼尖的宋岚接住稳稳放到肩上,用雨伞小心遮住。


而薛洋终于知道了站在巨人肩膀上是什么感觉了。


捌.


—晓薛


吃饭对于现在的薛洋有点麻烦。


上一次他吃汤圆的时候因为碗很高喝不到里面的汤,而为了可以进去一些就扒到碗沿上直接滑下去,差点淹死。还是晓星尘给他捞出来的。


现在,他去够罐里的糖果,但是没有碰到罐子就翻了,里面花花绿绿的糖果倒了他一身。


幸福来得太突然。薛洋身处一堆糖果之中不知所措。


晓星尘看到此情此景,将他从糖果里提出来。


“阿洋。铺里的糖是绝对不及你半分甜的。”


玖.


—晓薛


薛洋好不容易从晓星尘怀里钻出来,闷在被窝里差点又要被压死,薛洋嘟嘴坐在枕头上看晓星尘的睡颜。


别扭了好一会,薛洋飞到晓星尘脸上,翅膀卷起来的热流让沉睡中的晓星尘有点痒。


薛洋惩罚似的在晓星尘鼻子上轻轻咬了一口。


薛洋咂吧咂吧嘴,心满意足替他拉了拉被子又钻回怀里去了。


无视了晓星尘通红的脸。


“看你睡的那么香,梦里一定要有我呀~”



【当薛洋变成猫】


拾.


—晓薛


“阿洋是只漂亮的黑猫呢!”晓星尘抱着怀中的猫顺着毛。


薛洋的确是一只黑猫,但是他的四只小爪子是白色的。


学名叫做踏雪寻梅。


薛洋听了晓星尘的话,仰了仰脖子,亮晶晶的眼睛里满是骄傲。


他无论是人还是又变成了什么东西,反正肯定都特别好看!


晓星尘笑着将手移到他的脖颈处替他挠痒,薛洋舒服极了,连眼睛都微微眯起,湿漉漉的鼻尖动了动,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你怎么把我的心勾走了也不记得还我呀?”


拾壹.


—宋晓薛


薛洋变成猫后最喜欢的事情是窝在宋岚的怀里睡觉,怎么哄也不出来。


晓星尘就不乐意呀,使尽浑身解数,想让他在自己怀里待着都不行。他没了办法就只好放弃。


莫名其妙被晓星尘仇视了好几天的宋岚:“……”


怪他有什么用?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薛洋这么粘他,他也很受宠若惊的好不好?


而对于薛洋主子本人,他想着,“宋岚的体温这么低,他当然要多将他捂暖些啦!”



拾贰.


—宋薛


大概每个人的猫都有同一个毛病吧,喜欢趴在电脑键盘上不让人工作。


“薛洋,下去!”宋岚生气地皱眉。


薛洋趾高气扬地“喵”了一声,似乎发现说出来的不是人话而惊慌地用爪捂住嘴。顺便脚在键盘上乱按出一堆乱码。


什么叫洋洋得意?这就是“洋洋”得意!(突然学起了成语???)


宋岚忍不住捏着薛洋颈间的软肉提了起来。果然一动也不敢动,尾巴都耷拉下去,只能企图用凶恶的眼神吓死他。


宋岚不为所动,冷哼一声,“等你变回去,有你好看。”


薛洋怎么感觉……腰有点痛???


拾叁.


—晓薛


薛洋不愿意吃小鱼干,还是钟情于一天一颗的糖。


但是薛洋悲催地发现他尝不出味道……


薛洋整个猫身绷住,极为惨烈地叫了一声,把远处的晓星尘招过来。


“阿洋,猫尝不出甜味的。”


薛洋十分伤心,晓星尘想了想,喂给他一颗草莓味的糖果,再亲了一下他的猫耳。


猫耳下意识抖动,薛洋紧张地叫着表示抗议,想用肉爪捂住自己的耳朵,尾巴羞涩地在地上甩来甩去。


晓星尘轻笑几声。


“甜不甜?”


拾肆.


甜。


拾伍.


—宋薛


宋岚十分不解为什么薛洋喜欢在他怀里睡觉,但偏偏就是不愿意和他在一个房间里面待着。


他曾经试过晚上把猫猫薛洋带房里去。


结果当然是薛洋死活不肯拼命挣扎。还在宋岚手上咬了几口,抓了几道疤。


不过很怂的薛洋还是给宋岚的伤口舔了舔,以表抱歉。


宋岚知道这大概是不可能的了——直到第二天早上起来,就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跑进房里的薛洋窝在他被子上。


见到宋岚看他,薛洋还“喵”着不屑地回瞥一眼。


从此以后,宋岚深切认识到——薛洋是个傲娇。


妥妥的。


(你说薛洋不是宋岚还跟你急)



【当薛洋变成一只黑耳朵兔子】


拾陆.


—宋薛


薛洋十分无语的看着镜子里有一双长长耳朵的自己。


这怎么的?是玩奇迹薛洋呢???


就他这么有个性,先是变成猫四只爪子是白色,再是变成兔子全身雪白只有耳朵是黑色???


薛洋自我思考,如果要变成兔子,难道不是魏无羡那家伙嘛……


宋岚端着一杯牛奶进了客厅,与红眼睛的兔子薛洋对视。


“哟。”


这带着点轻佻的尾音是什么鬼啦?老宋你ooc了……薛洋吐槽。


“又变成兔子了……”


宋岚蹲下身子抱起薛洋,手摸着他一双耳朵,嘴角的弧度上扬。


“还挺可爱的。”


拾柒.


—晓薛


薛洋嫌弃地望着自己的短腿还有短尾巴,不禁长叹一声,天要亡我。


还好耳朵挺长。


直到有一天薛洋发现自己是个垂耳兔。


薛洋:“……”


啥也不说了就想哭一场。


晓星尘安慰委屈巴巴团成一团的薛洋,“没有呀,我觉得阿洋这样子更好看。


可是更矮了……薛洋默不作声。


没有谁知道他的痛。



【当薛洋变成金毛】


拾捌.


—晓薛


薛洋喜欢晓星尘,众所周知。


然后这点在他变成金毛之后更明显了。


“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如果我有一条尾巴,那我见你的时候一定会忍不住摇起来……”


宋岚瞥了一眼薛洋,“这不是你尾巴摇成竹蜻蜓的理由。”


(你要上天么?)


拾玖.


—宋晓薛


狗狗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喜欢把自己最珍贵的宝贝挖个洞,埋起来!!!


“那我要挖两个洞,一个用来埋晓星尘,另一个埋宋岚!!!”



【当薛洋变成天使】


贰拾.


—宋晓薛


是个只有十厘米的天使……


看起来和第一次变的蝴蝶很像,只不过那双翅膀是属于天使的飞翼,白色的羽毛,还闪着光。


头顶还顶着一个金色的光环。


宋岚看到薛洋变成这副模样的第一反应是去扯那个光环。


薛洋痛地皱眉,眼睛水汪汪的。


宋岚这才止住动作,“原来是真的,扯不下来啊。”


晓星尘在旁边削着苹果,刚开始削的很大,后来似乎是照顾薛洋,把苹果削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摆在盘子里。


薛洋很开心地抱着一个苹果块在怀里尝起来,吃的很慢。


宋岚拿起纸巾给薛洋擦嘴,上面都是他吃苹果留下的汁水。(话说这个时候宋岚倒是没有洁癖?)


薛洋看着那比他脸还大的纸巾,一阵无语。


变小了麻烦是挺多呀。


贰拾壹.


—晓薛


变成了天使就多了一个本领,薛洋可以施法术啦!


他手里拿着一根魔法棒(?),挥舞着想要把晓星尘变成小猪佩奇(?)


但是晓星尘把他捧在手里给他顺着翅膀上打结的毛,薛洋又有点不忍心啦!


薛洋捂着脸,哎呀,算了算了。


就让你变得再更喜欢我一点好了!


贰拾贰.


—宋薛


薛洋才一点也不喜欢宋岚呢!


在第一百零一次宋岚不给他吃糖果之后,薛洋气鼓鼓地叉腰又要施法。


宋岚却戳戳他的脸,然后笑了笑。


薛洋的脸爆红,摸着还残留指尖温度的地方发呆。


哼!薛洋就是个撒谎鬼!


天使阿箐说,天使在表示喜欢的时候会发光。


薛洋不是说他一点儿也不喜欢宋岚么?怎么现在发出的白光一阵一阵的呀!


阿箐的眼睛都要闪瞎啦!




【当薛洋变成恶魔】


贰拾叁.


—晓薛


薛洋是只有着两个角,还有着尾巴的恶魔,他的翅膀是黑色的,看起来有点可怕,武器是手中拿着的叉子。


他一不开心就会用那叉子戳你哦!


晓星尘看着小恶魔生气地在自己肩上跳来跳去,企图用叉子在身上戳几个洞,就觉得他是天底下最可爱的恶魔!


薛洋见晓星尘笑了,也顾不上戳戳戳,叉子从手上掉到地上,自己也差点掉下去。


他也觉得晓星尘是世界上长得最好看的人了!


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


贰拾肆.


—宋薛


宋岚总是喜欢摸薛洋的恶魔尾巴,于是薛洋每一次被摸到的时候都要炸毛,尾巴炸的竖起,翅膀也噗拉拉张开。


他的尾巴尖是可以放电的!薛洋瞪着宋岚,宋岚不以为意地盯着这只小恶魔。


小恶魔耗不下去,别扭地将脸转过去,尾巴在空中翘着甩开甩去。


咦,好奇怪!他是不是不小心电到自己了?怎么有点酥酥麻麻的呀!


(宋岚的眼睛会放电bushi)


贰拾伍.


—宋晓薛


今天的小恶魔也躲了起来,那两个人实在太可怕了!


薛洋叉腰,看着他个子小就给他穿娃娃的衣服!还是芭比公主的衣服!


哼!他看起来很像女孩子嘛!


他对着镜子做鬼脸,明明还是很可怕的呀!


最后两人把他从床底下拉了出来,给薛洋换上好看的公主服。


晓星尘负责给他穿,宋岚负责拍照。


嘿!他现在可是个恶魔!


穿着白色婚纱的恶魔郁闷地坐在桌子上,为什么两人对他的衣服有着这么强的执念啊!!!



【当薛洋变成丘比特】


贰拾陆.


—宋晓薛


薛洋有把弓还有很多很多的箭,他每天飞来飞去要去给人们射箭!


男生和女生,男生和男生,女生和女生,没有什么不可能!


他还给魏无羡的小苹果还有金凌的仙子都给射了箭!


被两位道长揪回来的丘比特十分不服,为什么不让他出去玩!!!


于是生气的丘比特给自己射了箭,再射中了另外两个人的心!


“噗通”。


薛洋变回来了。


贰拾柒.


薛洋看着自己恢复一米八的大高个差点毫无形象地大哭出声。


然后就看到了两人展示的他穿小裙子的照片。


薛洋:“……”


这他妈谁啊?


(你就装吧你)


贰拾捌.


据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天使阿箐所说,薛洋连续一个月多没有变回自己真实的样子。导致现在变回去,两位道长终于松了口气。


为什么松口气我也不太懂。阿箐说。


薛洋不禁想起自己当猫的那段日子,揉着腰,原来不是错觉呀。


腰真的很痛啊!!!


贰拾玖.



薛洋将这次奇妙的经历发到论坛上,默哀了自己的腰后,除了得到一些女生的“99”就是一群损友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薛洋:……mmp


叁拾.


其实那些天对于薛洋来说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他觉得那个时候的宋岚对他很温柔,晓星尘当然是一如既往的宠溺。


而对于两位道长,他们每一天早晨醒来除了逗可爱的薛洋,就是期待薛洋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薛洋觉得最奇妙的,莫过于如此。


叁拾壹.


芸芸众生,沧海桑田,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你都认得我。


并且,喜欢我。

评论

热度(516)

  1. s神木木木扛刀填坑谢青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