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

咸鱼专业吃粮 产粮的太太们都是天使!!!

【耀菊】寻找本田菊(短篇完结)

空明box:

被当红明星公然求爱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
架空AU
当红摇滚歌手x平凡工程师
毕业季快到了,写一个关于初恋的故事。


插一下BGM:http://bd.kuwo.cn/yinyue/9859111?from=baidu
——————————————


01
王耀27岁生日当天,拥有了他的第一场演唱会。
他扎高了马尾,乖乖的任化妆师在他脸上贴上各种亮晶晶的闪片,风头正劲的大男孩抱着吉他站在舞台中央对着灯海帅气地挥手,唇角挑起一个英俊无匹的微笑,掀起意料之中的山呼海啸。
他的乐队成员隐在舞台的后方,年轻或者不年轻的小伙子们都蓄势待发,聚光灯业已就位,一切只等他的一声令下。


“在最开始之前,我想先说一件事。”王耀拨了一下弦,调整了一下话筒位置,很平淡地开了口。
“我二十岁时,答应给我的初恋写一首歌。”
一石激起千层浪。当红歌手首次在演唱会上提及恋情,这仿佛是推倒的第一张骨牌,尖叫的声浪瞬间将整个体育馆淹没,当场就有承受力不行的粉丝和助理同时昏厥,台下的经纪人死命给他打手势,王耀眼皮都不抬一下,自顾自说下去。
“后来我写了很多歌,有的红了,也有的烂的不行,但没有一首是给他的,当时我答应他,等我出名了,一定写一首歌,唱给全世界听。”
灯光渐上,王耀站在万人最中央,孤身抱一把吉他,眉目不羁,一点冷笑。他的颜粉最喜欢他这个模样,年少如刃,仿佛永远有一腔敢向世界宣战的狂妄。
“今天我要兑现我的诺言,”王耀的手指在琴弦上拨出一段柔和的音调,他的眼神涌进黑漆漆的人海中,好像这样可以看到他的心上人,“所以本田菊,你来了吗?”


02
在三中,不良少年王耀和好学生本田菊的惊世骇俗之恋,一直是校园七大恐怖事件的榜首。毕竟鬼神传说虚无缥缈,见过的人也是寥寥,但每天下课坐在王耀机车后座招摇过市的本田菊却是全校都能看到的。每天下午,准时准点,谋杀一次所有同学的眼球。
王耀得意洋洋:“看可以,别瞎打嫂子主意啊。”


&


追到本田菊应该是王耀高中时代最值得夸耀的一段历史。
本田菊是他的学弟,他高三的时候本田菊高一,本田菊高三的时候他还在高三。
他喜欢音乐,会作曲会写词会弹吉他,元旦晚会时大马金刀地往台上一坐,半个学校的姑娘都眼冒桃心。可惜他成绩太坏了,坏到连艺术这条路都走不了,最开始那一波和他玩音乐的兄弟都上了大学,他还窝在高中留级。
窝的太憋屈了,就忍不住找点乐子。


本田菊就这么不幸地闯进了他的视野里。


本田菊是个挑不出一点毛病的好学生,衬衫永远雪白雪白,小皮鞋擦得亮亮的。按时上课,按时下课,朋友不多,可也不孤僻,他成绩好,又不惹事,很给老师省心,在班上算是个没什么存在感的透明人。
王耀会和他有交集,说来其实有点好笑。有一天本田菊走在路上,书包带不知怎么就断了,眼看重心不稳,一书包的试卷纸笔就要化作飞雪满天,好在走在后头的王耀眼疾手快,一把就给他拎起来了。
他看了一眼本田菊觉得眼熟,没多想把包丢回他怀里,说了句:“小心点。”
本田菊感激地抱住书包,贝壳般的小牙齿咬了下嘴唇,有点不好意思地冲他笑笑,垂下的睫毛又长又密,像个日本的人偶娃娃。
这么一看王耀忽然有点印象了,他知道班上有个日本籍的同学,但是从没注意过这个同学的脸。
长得倒是挺有意思。
王耀还想和他搭个讪,结果本田菊鞠了个躬就抱着书包跑了,脸颊粉粉的,有点兴奋的样子。王耀觉得他藏了点事,于是从他座位边过的时候“顺便”瞟了一眼他的抽屉,放了一本崭崭新的《少年jump》。
王耀乐了。没想到这么一本正经的小模样下还挺闷骚。


不关注的话,本田菊好像也就是那么一个眉目秀致的模糊影子,一开始关注,他就处处显得不同起来。其实他没看起来那么乖,比如他上课的时候其实也不怎么听,经常盯着窗外发呆。
王耀下课的时候特地去研究过,他那扇窗被一丛郁郁葱葱的树枝挡了大半,没什么特别的。本田菊究竟看见了什么呢?
于是本田菊显得神秘起来,他冲着窗外发呆的时候,王耀便盯着他发呆。
有一天中午午休,本田菊趴在桌上睡着了,阳光透过树叶落在他的脸上,呈现出一种奇异的缥媚色泽,古朴厚重的枝干堪堪碰着窗台,男孩子一只白生生的胳膊搁在窗台上,指尖刚好搭上枝条的末端,像只来自丛林化了形的妖精,靠着手掌相接在和母树偷偷说话。


王耀心想,完了。


03
很难说本田菊到底是怎么看上王耀的,那个时候的王耀除了一副漂亮的皮相以外似乎一无所有,他老爸给他断了粮,放话出来这次还没考上就不会再给他一毛钱,颇有要他破釜沉舟的意思。
王耀不急,他兄弟遍天下,一顿蹭一个兄弟也饿不死,就是掏不出钱买礼物,到后来连买本《少年jump》的闲钱都掏不出。王耀心想多半是凉了,从没听过有人空手套住白狼的,人家一个富养大的好学生,怎么想也不会肯和他吃苦受难。
有次一节活动课,老师都去开会了,被压抑久了的高三生起哄让王耀上台唱两首歌,王耀答应了,唱了一支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唱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本田菊。
刚开始本田菊还有点困惑,不确定王耀在看谁,等确定了他自己就是视线焦点的时候,头越来越低,脸却越来越红。
一曲唱完,王耀挎上吉他打算逃课,冷不丁一抬头,发现本田菊红着脸站在他面前,很勇敢地把脊背挺得很直,不过王耀注意到他的手指,手指细白,很紧张的绞在一起。
王耀愣了一下,整个教室都愣了一下,等他们看清本田菊的表情以后,整个教室都发出了心照不宣的“哦——”
王耀盯着本田菊打量了半天,问了两句话。
“跟我?”
“嗯。”
“跟我要吃苦的。”
“嗯。”
后来他们就这样顺理成章的霸占了三中的怪谈榜首。瓷一样美丽易碎的少年每天坐在轰鸣的机车后座被载出学校,王耀穷得叮当响,靠去酒吧唱歌赚点生活费,他唱歌的时候都要把本田菊放在身边,护食得不得了。
没人管得了他们,本田菊的父母远在日本,王耀老爸早就放弃了他。


这还不是最苦的日子。
那一年王耀考出了历史新低,据说他以一人之力,把整个学校的平均分都往下拽了一分,更了不起的是本田菊跟着他这样胡闹,成绩竟然一点也没被影响,考出了令人惊叹的分数,一个人把整个学校的平均分又拉回了一分。
校长哭笑不得,只好打个太极,说两相扯平。
王耀却很头痛,他知道这样一来人生泾渭分明,本田菊不可能再跟他了。

晚上他回租住的地下室,发现本田菊还在家里。
他头顶着一个60瓦的灯泡,整个人浸在浓厚的橙色里,像一副莫奈的印象画,就叫傍晚。
地下室没有窗,看不到傍晚。
见到王耀回来,他仰起脸很淡然的笑了笑,非常平淡,一点也看不出他是一个白天刚刚拿了全市状元的人。
“你回来了,来吃饭吧。”
他以前不会做饭,后来学着做,做出来的菜式不像中国菜也不像日本料理,不过王耀从没抱怨过,也就一直得过且过。
王耀坐了下来,没理本田菊让他洗手的茬,问他:“你怎么打算?”
本田菊有点费解地眨眨眼:“什么打算?”
王耀很烦躁地抓了一把头发,说:“还能有什么?你以后怎么办?”
本田菊说:“和耀君一起啊。”
他说的理所当然,好像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值得困扰的事情,王耀更烦躁了,他装作很凶的样子捏一下本田菊的脸颊:“你和我在一起没未来的,谁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出头?你真愿意和我一起吃苦?”
本田菊认真的点点头:“在下相信耀君一定会成名的,我愿意和你吃苦。”


04
最后本田菊还是去了外地上了大学,不过对王耀来说差别不大,他背着吉他四海为家,不过是从一个地下室换到另一个地下室而已。他写的歌没有人肯要,经常十天半个月没有收入,进了社会才知道,他拖家带口的,再铁的兄弟也不能帮衬一辈子。
他搞不清自己赚了多少钱,家用交的断断续续,但每次回去总有热饭热菜候着,瓷一样美丽的人偶娃娃守在桌边上,半垂着眼,像画一样。
直到期末的学籍预警函寄到家里,王耀才知道本田菊出去打工。他旷课太多,成绩好也没用,学校警告他,下个学期再缺课就要做退学处理。
巨大的屈辱感把他淹没了。
等本田菊回来的时候,发现王耀闷不吭声的坐在饭桌边,家里就这么大点地方,他坐哪里都显眼。
“耀君今天回的很早,”本田菊走到他身边蹲下来,“发生什么了吗?”
王耀红着眼抓住他的手。
白瓷一样匀净的男孩子,人偶一样的男孩子,他捧在手心里都觉得会碎掉的男孩子。
本田菊没意识到他的耻辱,他还在担心地问发生了什么,王耀说不出话了,他只能虔诚地吻一下他的手,低声道:“我会努力写歌。”
本田菊以为事情过去了,于是很柔和的露出一个浅笑:“好啊,耀君什么时候给在下写一首歌呢?”


王耀没有给他写歌。
他没日没夜地写,有真情流露的也有迎合潮流的,一封封邮件投出去,大多石沉大海,没人愿意在一个新人身上押宝,至于口水歌,比他廉价的劳动力比比皆是,说句难听的,轮不上他。
有一天王耀回来时喝醉了,他表现的很沉静,以至于本田菊一开始没发现,直到他洗碗的时候不小心摔碎了一个盘子,王耀着急忙慌地把他抱住看他的手,本田菊才闻到他身上浓重的酒气。
“耀君……你喝酒了?”
王耀没回答他,眼泪像自来水一样涌出来,他五岁记事以来就没这样哭过,一点也不酷,让他的那些迷妹看到大概会懊恼自己当年有眼无珠。
“小菊我不写了,我不写了,我不能让你跟我吃苦,我明天就去找工作,我去搬砖,我去卖苦力,我做什么都行,我不能让你跟我吃苦了你知道吗?”
他醉的一塌糊涂,搂着本田菊不肯撒手,像个赖皮极了的小孩,本田菊费了好大劲才把他扛到床上。他凝视着这个男人的睡脸,自己也说不清楚心底涌动着什么样的情感,他以前没有谈过恋爱,不知道怎样才算爱一个人,但他知道自己是喜欢王耀的,那年他抱着琴在元旦晚会上唱柯本的Where did you sleep last night,潇洒落拓,光芒四射,本田菊第一眼就觉得,这个人生来就注定是要活在镁光灯下的。
王耀总以为是他的才华打动了本田菊,其实不是。本田菊不太懂音乐,他只是喜欢王耀万众瞩目的样子,那时候的王耀会发光,他自己好像不大知道自己多么有魅力,但是本田菊知道。
如果他连音乐都放弃,那他和世上千千万万的凡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05
本田菊走了。
王耀第二天醒来才发现他走了,其实他心里早就有了准备,但是突然成为现实还是有点接受不了。他揉着宿醉后血红的眼把本田菊留给他的字条翻来覆去看了几十遍,字条很简单,就写了一句话
“为在下写一首歌,然后唱给全世界听吧。”
王耀躺在床上用手遮住眼,低声说:“好中二啊。”


&


后来他红了。
红的过程太辛苦了,他睡过桥洞和天桥,赶过无数大的或小的夜场,甚至在地铁卖过唱,做过千百种努力,可惜收效甚微,后来有一天有人把他录下来放到了网上,他突然就红了。
说来觉得可笑,他先是靠惊人的英俊打动了无数少女的芳心,然后才有人注意到他的才华。这个世界上,真心实意喜欢艺术的人其实不太多。
但不管怎么样,他总算是红了,并且红的一发不可收拾。
他成了天皇巨星。
他没成名前身边也不缺人,现在更是一溜溜地往他身上扑,可王耀总觉得,缺了什么味道。
他总怀念那个和他在没有窗户的地下室喝粥的男孩子。


06
他唱了一首很慢很慢的情歌。
节奏舒缓,音色浅淡,和他往常的风格差别甚大,粉丝惊讶的发现原来他们的爱豆也有这样款款深情的一面,整个人陷进浓厚的昏影里,只露出一双忧郁的眼。好像时光突然倒回还许多年前的某个下午,他不过是在睡着了的初恋身边,轻声哼一段不知名的旋律。


他的情歌红了,同一时间红起来的还有本田菊。
没有人见过本田菊,他们发起了一个话题#寻找本田菊#,他们一遍一遍的在网路上问,本田菊,你在看吗?你知道有一个人想唱一首歌给你听吗?
王耀的一段无疾而终的初恋没给他带来任何影响,他本来走的就是bad boy路线,人设是经过了经纪公司千锤百炼才立起来的,一点小风浪撼不动大树。接受了这个设定的粉丝甚至觉得感动,擅自又给他加了一个痴情人设。
大街小巷到处在放他的情歌,校园里,超市里,甚至做了很多土味小视频的背景音乐,王耀听着自己的声音,觉得现实魔幻,他写给一个人的歌,却被全世界翻来覆去地唱。


&


本田菊出现那天下了很大的雨。
那时候他已经办了很多次演唱会了,全国巡回的办,每次的粉丝互动环节都有人点他的情歌,好像他并不是因为垃圾摇滚出名的那样。
有那么一场演唱会结束之后,他下了场往后台走,忽然助理颠颠的跑来,一脸神秘的说:“哥,人来了。”
王耀的心跳顿时快了起来。


他推开门,顶着一脸亮闪闪的残妆,本田菊就坐在桌边前等他,梳化镜的那圈小灯太亮了,把他照的像个模糊的幻影。
他觉得不真实。
寻找了那么久没有结果的本田菊,像瓷一样易碎的本田菊,温柔的不像话的本田菊,他真的来了吗?
王耀的眼睛红了,他说,我很想你。


07
他还是老样子。
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西裤,皮鞋擦得很亮,他那张孩子气的脸不显老,花瓣一样的嘴唇微微地撅着,总好像一副无辜的样子。
就是和记忆里不那么一样。
记忆里,记忆里是个什么样的人?其实王耀也说不清了,他们分别那样久,好像本田菊就应该是一个模糊的影子,轮廓涣散,透着薄薄的光。
他问本田菊:“你好吗?”
本田菊说,嗯。
他有点艰涩地说:“我唱给你的歌,你听了吗?”
本田菊说,嗯。
王耀觉得很无力,他被巨大的挫败感淹没了,他现在香车宝马,他现在名满天下,但他抓不住眼下这个人的心。
他固执起来,他说:“不,那些都不是唱给你一个人听的。”
他从角落里找出一把很旧的吉他,鼓着腮把上头的灰吹了,调好音后在他面前摆好架势:“这首歌是写给你一个人的,这一次我只唱给你一个人听。”
他那么深情,石头听了恐怕也要掉泪,但是本田菊不为所动,一曲终了,他说谢谢你,很好听。
他没有说他喜欢。
王耀把吉他甩开,半跪在本田菊的面前,用额头贴他冰凉的手指,他可怜巴巴地问:“小菊,我们真的回不去了吗?”
本田菊笑了:“耀君,我们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王耀握着他的手指,茫茫然地看他,神情像只怕被遗弃的小狗。本田菊心生爱怜,他摸了摸王耀的头,说:“没有人可以永远不改变的,你爱的只是十八岁的我,更或许,是一个你幻想中的『完美情人』。”
“你知道国内现在的趋势,你有把我带到光天化日下的勇气吗?就算有,我也不是当初那个敢和你浪迹天涯的人了。”他垂着眼,目光温柔,“就像,当年我不得不走,现在,我也无法不离开,王耀。”
时间一往无前,他们在错的时间遇到正确的人,注定只能共苦走不到同甘,假使当初没有人放手,经过生活磋磨,或许如今也不过一对怨偶,零落成泥碾作尘,徒留一地怅然的香。


他是他人生路上注定要被牺牲掉的代价。




08
他没有留住本田菊。
那天的雨实在是很大,他借了一把伞给他,本田菊撑着伞走入雨幕里,回过神来微微鞠一鞠躬,霓虹灯五颜六色的光透过珠似般的雨帘,映射出变了形的迷幻世间。王耀站在台阶上看他,说:“伞不用还了。”
本田菊点点头,说了谢谢,撑伞离开了。
王耀看着他在雨夜里越走越远,忽然想起很多很多年前,那时候他们都没有钱,住在一个很小很潮的地下室,冬日的夜里下起大雨,特别的冷。王耀白天刚被一个制作人讽刺了一通,觉得很迷茫,于是他问怀里的他:“假如我一辈子都挣不到钱,你还会继续爱我吗?”
本田菊望着他,眼睛里笑意盎然,他说:“我永远爱你。”




end.




写在后面:
毕业季快要来了,最近见到了很多对情侣因为追求不同而分手,于是想写这么一个平淡的故事,没有人做错事,没有人是坏人,但是却不得不走向不同的人生路口。
我仍然愿意相信,当初蜜意情浓时发的誓,说的话,许的诺,一定都是真的,感谢那些生命中的过路人,没有当时的他们,就成就不了现在的我们。
不是有人说过吗?初恋最浪漫的地方,就在于爱而不得。
唱一首歌,让我们一起毕业吧。


 


p.s.:这个人@根正苗红红领JING 说好要给我画帅气的吉他手王耀,请大家监督她,务必不能让她忘记嗷!!! 



 

评论

热度(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