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

咸鱼专业吃粮 产粮的太太们都是天使!!!

【曦瑶/忘羡】破产宗主(一)

云遥:

重温破产姐妹的时候想的一个迷之脑洞。


又名修仙界史上最严重的一次金融危机......


文风吧大部分时间都很轻松,理论上是没有扎心的,可以放心看。




———————————————————————————————




1、


 


金光瑶再次遇到蓝曦臣的时候,他正在给一个书生点菜。


是个穷酸书生,衣服破破烂烂,包袱里只放了几本书和一点碎银,看了半晌墙上的菜单,仅仅要了一盘花生米。


金光瑶一边微笑着记下,一边暗想,今天怕是不会见着比他还穷的人了。


抬头就看见了朝自己走来的蓝曦臣。


一时间,金光瑶脑内刷地冒出了若干形容词。


面如冠玉玉树临风眼若明星相貌堂堂温文尔雅品貌非凡仪表堂堂清新俊逸一表人才丰神俊朗......


——打住,打住。


现在是工作时间。


然而颜控金光瑶还是瞬间把书生要的东西忘了个干净,走到他面前笑语:“客官是要吃饭还是住店?”


蓝曦臣回以一笑:“都不是。”


金光瑶没听懂他这句话的意思,正疑惑着,聂怀桑不知何时已偷偷从楼上溜了下来,摇着扇子悄声道:“瑶哥,我直觉这人比刚才那个书生还穷一点。”


“不可能。”金光瑶挑眉表示不信,“你瞧他穿成这样,分明是大家公子,怎么会是个穷人。”


聂怀桑还要说什么,聂明玦抄着菜刀从厨房出来了:“你在做什么,别挡着人家做事,你书背完了?如此松懈成何体统!”


“我这就去我这就去!大哥别烧我东西啊!”


聂怀桑落荒而逃。


聂明玦凶完了他,转了个方向去凶金光瑶:“这么多客人,你在这跟人嘀咕什么?”


金光瑶连忙摆手:“聂老板,我正问他是吃饭还是住店呢。”


蓝曦臣施了一礼:“阁下可是要聘一账房?”


聂明玦上下打量他几眼:“是又如何?看你年纪轻轻的,账房枯燥乏味得很,你未必坐得住。”


“坐得住也好,坐不住也罢,如今也并无其他人选不是吗?”蓝曦臣不卑不亢,“实不相瞒,在下本是姑苏蓝氏的大公子,替我父亲管了好些年的账了,可惜时运不济,家道中落,连府邸也被拿去抵押,现今是负债累累,不得不寻个法子攒钱还债,如果阁下信得过在下,可否容在下一试?”


“哇,果然很穷,负资产啊。”


楼上的聂怀桑探出个头感慨了一句,又被挥舞着菜刀的大哥吓得缩了回去。


聂明玦吓唬完他,又皱起眉若有所思:“姑苏蓝氏?大公子?你别是蓝曦臣吧。”


蓝曦臣讶然:“正是在下,聂老板与在下见过?”


聂明玦点头:“见过,你爹和他爹一起把我爹给搞破产的。”


蓝曦臣:“......”


金光瑶:“......老板,他不是我爹。”


聂明玦恍若未闻:“不认你也是你爹,说来咱们仨从认识的年纪上看还算青梅竹马,你们爹真狠。”


蓝曦臣:“......”


金光瑶:“......”


金光瑶:“老板,青梅竹马不是这样用的。”


蓝曦臣:“我有事先走......”“别。”


聂明玦提起菜刀拦住了他的去路。


金光瑶颤抖着去拽他的袖子:“老板有话好好说,他这么好看死了多可惜......不是,我是说大家有事好好商量,别动手伤了和气。”


聂明玦一甩手,把菜刀精准地甩回厨房的砧板上:“虽然你爹和他爹让我爹从一个全修仙界的连锁食肆老板变成了负债潜逃还要靠我开着这么一家店维持招牌的穷鬼,我还是记得当年你读书时候拿的是全优。”


蓝曦臣:“......?”


“账本在柜子里,金光瑶,给他拿钥匙。”聂明玦说着,拍着楼梯往楼上咆哮,“聂怀桑,给我下来招待客人!”


金光瑶扶额,微笑着打个手势:“既然如此,就是自己人了,记得蓝公子年纪比我稍大,往后我称你一声曦臣哥,不知介不介意?”


蓝曦臣摇头:“自然不介意。”


账本交到蓝曦臣手中,金光瑶就回去做事了。谁知聂明玦走进厨房还没多久,又提着菜刀跑了出来。


“店里生意不算兴旺,人手不多,蓝曦臣,往后你和金光瑶一起刷碗,省得他一人刷到半夜三更,吵得睡不着觉。”


蓝曦臣颔首:“好的聂老板。”


聂明玦啧了一声:“一模一样的做派,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金光瑶:“......聂老板,天造地设不是......”“做你的事!”


 


蓝曦臣果然是蓝启仁带出来的好学生,把账目理得清清楚楚,聂明玦非常满意。


然而晚上洗碗,却出了问题。


蓝曦臣一开始就言明了自己的担忧:“金公子,我家里人手劲都比较大,我不知会不会......”


“叫阿瑶就好了。”颜控金光瑶迅速套近乎,“聂老板酒肆里的用具质量尚可,我想不至于。”


蓝曦臣含笑:“那我便放手一试。”


金光瑶一手拿着洗碗布,一手叉腰看着他。


蓝曦臣会意:“知道了,阿瑶。”


金光瑶满意一笑,递了个盘子给他,又把那块布塞到他手里:“曦臣哥,你试试。”


蓝曦臣便学着他的样子,在盘面上擦了擦。


“用力些!”金光瑶提高了声音比划着,眼见恨不得上手,“你这样什么时候才算完。”


聂怀桑在楼上捂脸:“进展这么迅速吗......为什么这么急,就不能回房再说吗......不对,我为什么要听得这么清楚......”


楼下的蓝曦臣则依言,用力一擦。


只听一声脆响,盘子裂开了一道纹路。


金光瑶:“......”


蓝曦臣:“......阿瑶,我......”


金光瑶叹了口气,伸手去接了裂成两半的盘子:“曦臣哥,你说你手劲大,我如今可算信了,我瞧瞧还能否将它——啊!”


蓝曦臣不意他突然的惊呼,紧张道:“阿瑶,你怎么了?给盘子割到手了吗?”


金光瑶将盘子搁在水池边,仔细看了看手上的豁口:“没事的曦臣哥,不严重。”


聂怀桑嘟哝:“这么激烈吗......我年纪还小啊......”


被这两下吵醒的聂明玦翻身下床,提着菜刀下了楼:“你们是在洗盘子还是在杀鸡?”


金光瑶摆手:“聂老板别生气,我们不小心把盘子摔了,曦臣哥刚来,有些过意不去......”“就算打了盘子动静也大了些吧!”


蓝曦臣看着那把菜刀反射性挡在了金光瑶面前:“聂老板别怪阿瑶,是我犯的错,为什么聂老板从哪都能找出菜刀......”


聂明玦哐地一声把菜刀劈在砧板上:“认识你们这俩祸害的时候我就在用这把刀了。”


祸害蓝曦臣和金光瑶:“......”


聂明玦又瞪了两人一眼:“小声点,我弟弟在睡觉。”


祸害们齐齐点头。


 


2、


 


刷完碗,两人把酒肆大门锁上,一起走了出来。


金光瑶问:“曦臣哥打算去哪,有熟人可供借宿吗?”


蓝曦臣表情有些尴尬:“实不相瞒,并无。”


“那带了多少盘缠?”


蓝曦臣轻咳一声:“所携不过家中珍藏古籍密文,其他......”


金光瑶看出他窘迫,不再逼问:“我在酒肆两条长街之外租了个院子,好让我阿娘养病,方便我照顾她,曦臣哥若不嫌弃,就同我住在一起吧。”


蓝曦臣笑道:“自是不会的,那就多谢阿瑶了,我寻到安身之所前,阿瑶家中所用就由我垫付一半,如何?”


两人说笑间,已走到了院门前,孟诗站在灯笼下朝着外头张望,看到金光瑶,这才放心:“阿瑶回来了?”


“阿娘。”金光瑶唤她一声,主动介绍身旁之人,“这是曦臣哥,以前是姑苏蓝氏的大公子,小时候与我相识的,他现在有些难处,暂时住在我们这里。”


蓝曦臣行了一礼:“孟夫人好。”


孟诗笑眯眯地连连点头:“长得真俊,果然是故人,快请进吧。”


不得不说,颜控的遗传很是严重。


孟诗又道:“你与阿瑶也算旧识,他许多时候为了债务不顾劳累,也不听我劝,你可要替我劝劝他。”


蓝曦臣颔首:“我会的,孟夫人。”


孟诗:“哎呀曦臣这孩子真是越看越讨喜。”


蓝曦臣:“......”


金光瑶哭笑不得:“阿娘,到底谁是你儿子啊!”


孟诗只作不知:“曦臣啊,你是哪年生的?可有家室了?”


金光瑶:“......阿娘,秦表妹与金家有些人相较虽是待我们好些,我也知你想替她找个好夫婿,你也不用抓着一个就问呀。”


孟诗挑眉:“上回我问聂老板的时候你可不是这做派,还说什么当了人内兄,有些债也可一笔勾销了。”


不过到底是给儿子面子,没有再问下去。


 


金光瑶睡的床其实本来就不小,他身量也不高,从柜子里翻了个枕头出来,就算铺好两人的床了。


孟诗身体不算好,只寒暄了几句就去睡了,金光瑶本也生了三分困意,蓝曦臣却有些睡不着。


金光瑶其实很明白他在想什么,本是姑苏大家名门公子,一夕间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一身的债务和满门牵挂,又独自流落异乡,即便看起来乐观,心里又能多好受。


当初金光善翻脸不认自己,不给孟诗出钱看病,让自己只能昼夜颠倒地做事去偿还债务,他曾经也是很不平的。


金光瑶想了想,转过头去面对着蓝曦臣:“曦臣哥啊,你若睡不着,与我说说家里的事吧。”


蓝曦臣一愣:“我家道已中落,阿瑶还想听什么呢?”


“我不想听你们蓝家的生意或者债务。”金光瑶莞尔,“我想听的是曦臣哥的家,是曦臣哥的父母,还有你那个据说与你一模一样的兄弟。”


“我父母......”蓝曦臣神色有些黯淡,“都已死了,且我记忆并不很多,阿瑶这样问,我有些答不上来。”


金光瑶见此,怎不知戳中人痛处,转个话锋轻轻巧巧避开:“那你兄弟呢?他如今怎样了?”


“忘机......我们离开蓝家时,他去了云梦,我来了清河。”蓝曦臣叹口气,“也许久不曾联系了,记得他是去寻魏公子的。”


金光瑶奇道:“可是云梦江氏的大弟子魏无羡?”


“正是,忘机与他私交颇深,说是生死之交也可,或许他是不忍我太过辛累,想找他帮帮忙。”


金光瑶犹豫:“帮忙......我想令弟实在是找错人了啊。”


“错对都好,忘机朋友不多,至交更少,魏公子也是他唯一能想到,也唯一能开口的了。”


“不是。”金光瑶扶额,“曦臣哥,我是听说,云梦江氏半月之前......也破产了啊,大公子江澄被追债的人打得不能露面,魏公子可能......如今也帮不了你弟弟了。”


“而且你说的私交颇深,我倒是记得......他二人......”金光瑶想起某些道听途说的传闻,言辞吞吐起来,“我想令弟,如今是要帮两个人还债了。”


蓝曦臣:“......”


也不知是替有了喜欢的人的弟弟高兴好,还是替他多出的一重负累担忧好,蓝曦臣又叹了口气:“罢了,睡吧,明日还要起早。”


 


店家营业的时候,账房要做的事其实并不多,金光瑶里外招呼着,蓝曦臣就坐在柜台,打打算盘发发呆,可这账务不好管,聂明玦给他开的工酬反倒比金光瑶高,这让蓝曦臣很是过意不去。


金光瑶倒是看得很开:“我觉得聂老板做得没错,曦臣哥别不好意思。”


聂怀桑摇着扇子悠然飘过:“这点工钱还是该给,瑶哥,自打曦臣哥来了,咱们店里的客人一天比一天多,你不也觉得越来越忙了么?不过也是有些奇怪,难道说账房管钱管得好,还能招财进宝......”


聂明玦端了一盘菜:“又在偷懒,瞧瞧你那蠢样子,这群客人一半是真的吃饭,一半在看谁,你就没发现吗?”


活招牌蓝曦臣欲盖弥彰地捂住了脸。


上完菜的聂明玦没有直接回厨房去,倒是看着他沉思了半晌:“曦臣啊,你要是再多做一件事,我给你再付一份工薪。”


金光瑶想歪:“聂老板我们这里不是花楼曦臣哥也不是头牌......”“你想什么玩意儿呢?”


聂明玦指了指楼上:“二楼雅座的客人经常说我们的雅座和别人的比起来没什么特点,你既然有外貌优势,不如闲下来的时候,去给他们弹弹琴?”


蓝曦臣:“成何体统,叔父要是知道了还不让我抄死在禁地......我是说,聂老板,我不会弹琴。”


聂明玦却是胸有成竹:“不会也无妨,装个样子总会吧,金光瑶是会弹琴的,你在前边做样子,他在后边弹曲子,不会有人发现的。”


蓝曦臣:“......???”


聂怀桑:“还有这种操作啊......你不如让瑶哥弹琴曦臣哥在旁边跳舞算了......”


聂明玦又拔出了菜刀:“聂怀桑,滚回去读书。”


聂怀桑落荒而逃。


“至于你们。”聂明玦转向目瞪口呆的曦瑶二人,“意下如何?”


金光瑶道:“聂老板,那我也要加薪。”


蓝曦臣无奈点头:“我无异议。”


“可以。”聂明玦欣然同意,“琴就在仓房左边第一个柜子里,你们自己去拿吧。”


 


这件事直接导致了后来有人问起事业有成的泽芜君和敛芳尊,初次合作是在做什么,搓着面团的金光瑶和拌着桂花酱的蓝曦臣面无表情异口同声。


“假唱。”




TBC

评论

热度(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