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

咸鱼专业吃粮 产粮的太太们都是天使!!!

【曦瑶】空誓番外——誓

云遥:

ABO设定,雷者勿入。


啊,难得有一回踩油门不用我自己交代事情始末,愉悦,真是愉悦得很【。


那什么,这就是给大家科普一下蓝月瑶和金月笙是怎么来的......对就是科普,想我是多么正经,多么雅正啊......




——————————————————————————————




金光瑶在蓝曦臣走过来扶他时,脑子有一瞬间其实仍是清醒的。


他先前被激得有些情动,以致没站稳跌了一跤,反倒醒了三分神,且对方身上的梨香哪怕是被酒气带了出来也并不浓厚,甚至说得上清爽,然而作为坤君的本能还是让他不由自主往那人怀里蹭。


“阿瑶别......”蓝曦臣被他蹭得不太好,慌乱地在心里念清心诀,又将一只手不动声色扣在他脉门上。


梨香渐渐重了,金光瑶靠得太近,鼻间都是他的气息,神志又糊涂了起来,心想,二哥怎能拿防那些登徒子的法子来对待他呢。


于是有些生气地甩开扣着经脉的那只手,然后揪着他胸前的衣襟软软地哼了几声。


他自己身上的荔香也更浓了些,蓝曦臣呼吸一滞,忽然觉得清心诀竟十分的不管用。


“二哥?”


金光瑶喝了不少酒,又给这般一来二去带得动了情,加之灵台不甚清明,闻着那好闻的梨香,居然抓着他外袍撒起娇来:“二哥,阿瑶......阿瑶好难受呀,二哥你帮帮阿瑶,帮帮阿瑶,好不好嘛?”


“阿瑶!”蓝曦臣听到这里便知不妙,急忙想推开他,怎料金光瑶虽是半醉不醒,动作倒还机敏得很,一把抱紧了他脖颈不让他走。


 


其实就算到了这个地步,事情也未必无法收场的。


若是别的坤君这样胡搅蛮缠,蓝曦臣纵然待人温厚也不会客气,直接打晕了就是,然而他当然不能对金光瑶下如此重手,方才本扣紧了脉门,可惜又被对方一撒娇就挣了开。


如此瞻前顾后,说来说去不过就是舍不得。


舍不得动他,更舍不得伤他心。


金光瑶抱着他胡乱蹭了一通,又仰起脸委委屈屈地同他对视:“二哥,我真的好难受......”


蓝曦臣盯着他一双盈了水的眼,脑子也开始蒙了,却仍由着他抱,只赶紧飘忽了目光看着别处,好声好气地哄他:“阿瑶你且......忍耐一阵,放开二哥,二哥出去替你找药,很快就好了。”


“我不!”金光瑶不依他,“二哥是骗我呢,我才不信。”


他见对方不肯看他,想强撑着跪坐起身,怎料双腿又是一软,竟直直扑到了对方怀里。蓝曦臣怕他跌着,只好就势拥了满怀的清甜荔香,金光瑶摔在他怀中,昂起下巴朝他粲然一笑。


他被他弄得手都不知道往哪放,想好的说辞也忘了个干净,金光瑶看他愣神,只觉心底的喜欢满得要溢出来,忍不住倾身问道:“二哥,你喜不喜欢阿瑶呀?”


蓝曦臣觉得他身上的酒气带得他也有些醉了,一句喜欢差点脱口而出,他急忙用力晃了晃头:“阿瑶,你......”“二哥你不许这样,顾左右而言他的,就是说一句又会如何?”


“......”


金光瑶见他不语,顿时恼了,一屏息一用力把人摁倒在地,跨坐在他身上俯身吻了下去。




生命的大和谐


 


到后头他已记不清自己说了什么又做了什么,只是蓝曦臣想拉开他时,他没有依他:“二哥,你方才说的,要标记我。”


蓝曦臣停一停,说,好。


接下来的事让他全然模糊了意识,隐约想着听到的这句话却心底一松,直靠在他肩上默默笑了。


他想,二哥他,应当并不厌恶同自己这样的,不然怎会一让又让呢。


蓝曦臣抱着他,却是无奈轻叹。


他是当真不能拒绝他,今后,怕是也再不能以对待义弟的心思来掩耳盗铃。


“只此一回。”金光瑶说,“二哥,只此一回,我已别无所求了。”


蓝曦臣垂眸,思索片刻。


“只此一回。”


他像是回答了金光瑶的话,又像是告诫自己,他可以同他任性一回、糊涂一回,却再不能有下一回,那样,是害了他。


 


金光瑶后来到底也没像他说的那样不留祸患。


好在,正是那两个“祸患”所在,才让他们多年之后还能有重新来过的可能。




金月笙:敢说我是祸患???嘿老娘这暴脾气(╯‵□′)╯︵┻━┻

评论

热度(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