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

咸鱼专业吃粮 产粮的太太们都是天使!!!

【曦瑶】灵犀(下)

云遥:

灵犀(上) 灵犀(中)


震惊,蓝氏双璧互相cosplay,真相竟然是......


以及最后一句好孩子不要看【。




——————————————————————————————





姑苏蓝氏兄弟情深,竟互换乐器以示友好?





金光瑶说出来走走便真就是走走了,在金鳞台绕了一圈还犹觉不足,跟蓝忘机说要到庙会去。


“这阵子事务繁多,叫人气闷得很,二哥陪我同去罢?”


蓝忘机跟蓝曦臣一样紧张起来。


若去了庙会,岂不是很可能要跟兄长和魏婴打上照面?


穿帮了可如何是好。


遂委婉道:“前几日不是说要二哥同你下棋?二哥怎说也是来赴约的,不如回去罢。”


金光瑶心想,果真不是二哥,要是二哥,定会体恤他宗务繁忙。


于是越发生气。


“我记得魏公子说过庙会上有许多好看的小玩意儿。”讲到此处,他又故意掩饰着轻咳几声,“当然,他后半句提的什么漂亮的兰陵姑娘......阿瑶是不感兴趣的,只是想那些趣物二哥许也不曾见过,不若同去看看?”


 


漂亮的兰陵姑娘。


兰陵姑娘。


姑娘。


 


“好罢,那二哥就陪阿瑶去转转。”


金光瑶勾唇一笑:“我记得魏公子说,庙会太大了逛不完,索性拣个人多的地儿,想来应该是去城东去了。”


蓝忘机依然温和含笑。


笑得万分痛苦。


在穿帮的危险和某种无法言说的焦急之间摇摆片刻,他做出了决定。


“既然如此,我们也去城东逛逛罢。”


 


魏无羡此时心里也已有计较。


虽然觉得眼前之人应当是泽芜君假扮,他还是觉得应当想个法子再确认确认。


两个天天被蓝氏家规捆得死死的人......居然做出这么幼稚的事?


不过如果事实真是如此,想也知道蓝忘机是给拖下水的那一个,至于起因嘛......


“唉,谁能想到世家公子排行第一的泽芜君,居然是个......妻管严?”


一旁的蓝曦臣差点没控制住面部表情。


“......为何如此说兄长。”


好罢,本来只是有些怀疑,听到这句话,魏无羡已是八九成的确定。


于是一边心里暗笑,一边道:“没什么,我浑说的。”


“......无聊。”


魏无羡摸摸鼻子,强忍着不笑出声。


一人从他身边擦肩而过,非常嫌弃地上下扫了他几眼。


他收了笑意,更嫌弃地瞥了回去:“看什么看,没看过美男子啊。”


金光瑶微微一笑:“美男子见过,没见过不要脸的美男子。”


“啧,小矮子。”


“......”


扮作对方的蓝氏双璧自然也对上了。


然后不约而同地从对方眼中读出了痛苦。


金光瑶把这些看在眼里,迈近一步靠近了魏无羡身旁的蓝曦臣,顺手从旁边的摊子上揪了个人偶,侧过头笑道:“二哥应当还未这样出来逛过,这几日恰逢庙会,不如多出来走走,虽然年年如此,阿瑶倒还是觉得有趣得很呢。”


蓝曦臣脱口而出:“那便——”


尔后想到了什么,迅速掐了这句话。


蓝忘机笑得脸都要僵了:“听说年尾将近,金氏事务也多起来,若是不妨事,跟阿瑶一起逛一逛自然是很好。”


“不妨事不妨事,金光瑶什么时候都没有时间,就是陪泽芜君的时候特别有时间。”


魏无羡嘴里咬着糖人还抽空插了句话,显然唯恐天下不乱。


金光瑶笑了笑,暂时不跟他计较。


心里又记了一笔。


魏无羡学着他的样凑近了他身边的蓝忘机:“说起来,不都说兰陵漂亮姑娘多么,怎么我逛了一圈,好像也不觉得很多啊,唉,还不如回去看蓝湛,蓝湛就是板着脸也比她们好看许多。”


蓝忘机一句口是心非的“无聊”差点说了出口。


蓝曦臣心里默念了句禁言术给他,自己接了这句话。


 


“......兄长真是,当机立断。”


“......忘机过奖。”


 


四人各怀心思,一路走走停停。


魏无羡掰了颗糖球,边嚼边说:“都说姑苏人畏辣,今天我倒是真正见识了,不过从前蓝湛跟我一块吃东西也没见这么怕啊。”


金光瑶心里一紧:“你们吃什么了?”


看看,看看,这不还是紧张得很么,魏无羡翻个白眼,道:“没有,就是碗面,我自作主张给蓝湛下了半瓶辣椒,要我说还不大够,怎么也得一瓶吧?”


金光瑶两眼一眯:“半瓶?”


魏无羡理所当然:“是啊,不过半瓶。”


......好你个魏无羡。


他咬牙切齿半晌,挤出个微妙的笑:“半瓶确实不算太多。”


对方本在心底笑他明明生气还这样紧张蓝曦臣,此刻不由一愣:“......啊?”


金光瑶又转过了头:“二哥,那头有个煮丸子的,过去看看?”


蓝忘机不疑有他,跟了上去。


另外两人慢慢走在后边。


蓝忘机突然惊恐地回头看向蓝曦臣。


——当然,只有蓝曦臣看出了他的惊恐。


只见金光瑶捧了一碗看上去下了至少两瓶辣椒的丸子,笑意盈盈:“二哥,我看魏公子很喜欢这种味道呢,阿瑶倒觉得有趣,你也尝一尝?”


 


“......兄长,若是你......”


“......定不会拂了阿瑶的意。”


 


魏无羡在一旁无言扶额。


......护短是金氏祖传吗?


但是这护短护到蓝忘机头上,也是有些奇怪不是?


 


蓝忘机于是接着端着蓝曦臣一般温和的笑:“......好。”


蓝曦臣冷着神色垂眸。


......其实是不忍去看。


 


金光瑶还是有点良心,没叫他全吃完就把碗搁了,又以“出来逛街怎能不买东西”为由又买了几碗梅子汤。


转头一看,魏无羡不知什么时候又去拿了酒酿圆子。


 


“......忘机你......”


“我亦不会拂了魏婴的意。”


 


金光瑶迅速把梅子汤换成了京都商人摊子上的豆汁。


魏无羡不甘示弱,捞了一碗豆腐。


蓝氏双璧:“......”


蓝忘机按着兄长的样子委婉道:“朝食刚过,还是不要用这许多东西为好。”


魏无羡顺势表态:“哦,那便不吃了。”


金光瑶瞥他一眼,悄声道:“没出息。”


“你这么心疼泽芜君,更没出息。”


“......”


 


两人趁双璧缓神的时候对视一眼,又同时暗自不怀好意地笑了。


魏无羡把手里的碗一丢,随意在衣摆上擦了擦手:“说起来,前阵子去跟泽芜君搭话的那个女修,其实是你金光瑶招来的。”


金光瑶哦了一声:“我知道。”


“你知道?我还以为你不知道,泽芜君不是给你关在芳菲殿外了么,还有人说你们吵架了。”


“那是我金氏修者,我要知道什么当然是很容易的。”


魏无羡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倒也是,不过我先前也跟泽芜君说了,想以泽芜君的性子,应该会去跟你解释,啧啧,你们闹别扭这几天,金氏里可是传得有趣得很呢,要不赶紧压下去,只怕蓝启仁要气死。”


金光瑶淡淡一笑:“二哥并未同我解释。”


蓝曦臣跟他认识得久,自然看得出他笑得是高兴或是不高兴。平日里他笑的时候大多没什么深刻感情,此刻么......


那可是实打实的不高兴了。


然而并不能说什么,继续强忍着板着脸。


金光瑶又道:“本以为跟二哥使使性子也不会怎样,不过二哥大约是不喜欢这般胡闹?往后阿瑶再不如此了,二哥千万别生气。”


他犹嫌不足,还要微微显了愁容,压抑着轻轻叹息:“本是想跟二哥出来好好看看,如今二哥也不乐意搭理阿瑶么,都不说话了。”


当然,那扮作蓝曦臣的蓝忘机怎可能接得住他的话,这点他心里还是清楚的。


魏无羡看他心疼完了人,又迅速演得风生水起,不由拜服。


 


美人含笑,自是风情。


美人含愁,又是更进一步的风情。


 


蓝曦臣一颗心都快疼化了,想,阿瑶何曾在外人面前露出这般神情,何时在外头笑得这样勉强,此刻必是难过得狠了罢。


金光瑶又侧目一笑:“不过也是阿瑶的不是,想想二哥在姑苏也有很多事要处理,能来一趟兰陵已是不易,是阿瑶太任性了。”


蓝曦臣心头猛地一抽。


再顾不得许多,上前一步搭上他肩:“阿瑶,我——”


金光瑶故作惊讶:“含光君?”


蓝曦臣散了二人掩饰瞳色及面容的术法,有些愧疚:“阿瑶我......我不是有心的。”


“啊呀!怎么是泽芜君?”魏无羡一副刚刚知道的模样,“我还以为是蓝湛呢,得罪得罪,刚刚用的那些东西......实在是得罪了。”


反观蓝忘机,因为总算不必再端着兄长一般的笑意,倒是松了口气。


只是......虽然早知必会穿帮,岂料居然如此之快。


金光瑶皱起眉来:“二哥?你这是闹哪一出。”


蓝曦臣觉得自己实在有苦说不出。


“......不说也罢,我还有些事要料理,二哥自己回姑苏罢。”


蓝曦臣忙拉住他:“并不是不肯说,是这样,前些日子那件事......怀桑如此跟我说......”


他心里给结义兄长的亲弟弟道了声抱歉,然后便和盘托出了。


金光瑶挑挑眉:“所以你便同含光君......扮作了对方?”


“二哥,就算你来跟我说道,我也未必不肯听,你这是何必呢?”


蓝曦臣道是,再没有下回了。


“你还让含光君跟你一般......这却成何体统。”


蓝曦臣道是,下回再不会了。


魏无羡继续扶额。


本是知道是泽芜君后的随口一句戏言,如今看着,竟果真是个妻管严啊。


“......二哥。”


蓝曦臣一句“是”没应答出来,不由愣了愣。


金光瑶看他几眼,笑出了声:“你的裂冰......还拿在含光君手里头呢。”


魏无羡拍拍蓝忘机:“你的忘机琴也在泽芜君那儿呢,现在都显了原貌,让人看见了要怎么想?姑苏蓝氏兄弟情深,竟互换乐器以示友好?万一那些小辈们不懂事了还来效仿可怎么办。”


蓝氏双璧:“......”


 


此事告一段落,魏无羡扯着真正的蓝忘机接着逛庙会去了。


金光瑶走在他身边,十分专注地接着看东西,没有再搭理他。


蓝曦臣有些无措:“还生气么?”


“......我呀。”


金光瑶顿了顿,低头道:“我是气二哥如此......”


他想了半天,没想出个合适的词,又偏过头去:“我也知二哥有多少人喜欢,又怎会那样不识好歹,一点小事就要生气,也不过这阵子累得紧,跟二哥使使性子罢了,怎么二哥......误解至此,还要听怀桑胡说八道。”


“何况,那女修也不是冲着二哥来的,二哥尚且能知道,难道阿瑶不知道?”


蓝曦臣叹道:“我也是看你累,才想你或许分不出心力,所以怕你真误会。”


“我信二哥,无论何时都不会误会的。”


金光瑶扬起下巴,朝他粲然一笑。


这笑总算是十成十的真心了。


“二哥也信阿瑶罢,往后......不要荒唐至此了。”


蓝曦臣一顿。


“好,只阿瑶说了,二哥便信。”


 


——终究还是没信到最后。




FIN

评论

热度(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