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

咸鱼专业吃粮 产粮的太太们都是天使!!!

【曦瑶】尘心(上)

云遥:

脑洞这种东西,想开是停不下来的……忍不住又写了新的,归客就,改日再议吧【。




BGM故梦




蓝愿从外边带回个少年。
他领着人去拜见蓝曦臣,絮絮说了许多都不曾听得有人开口,蓝愿在心底暗暗叹息一声,尔后拽着少年跪下。
帘幕后的人手头动作顿了顿,仍是不语。
“宗主莫要怪罪。”他咬咬牙,索性一口气说了,“这孩子是从兰陵来的,原是金氏子弟,被人陷害出卖受了刑,遭不住了才逃出来。”
寒室静了好一阵,蓝愿几乎感到额上有冷汗慢慢滴落,终于有个轻飘飘的声音传了出来。
“哦?是金家的门生么。”
蓝曦臣仿佛终于舍得把他那张脸让人瞧见,掀起了帘子:“你说这孩子品行好,还看他可怜,但要收进云深不知处,总还是该知会我,那么。”
他停一停,面上浮出个笑:“过来,让我瞧瞧。”
少年并不怕生,却也不说话,只瞪着一双眼看他。蓝曦臣端详了一阵,像是不经意道:“你再可怜喜欢,他也是……”
“宗主。”蓝愿突然非常无礼地打断了他。
“嗯?”蓝曦臣并不抬头,“什么?”
“……宗主。”他的语气又变得相当平淡,仿若只是晃神时的随口一言,“像不像。”
“……什么像不像的,思追稳重了好些,我却听不太懂你说的话了。”
“宗主。”蓝愿并不解释,只又喊了一声。
蓝曦臣又看了他好一阵,终于叹口气:“你这么喜欢,那便留着吧。”


蓝愿得了他允准,却反倒摇摇头:“宗主,我想留着这孩子,不是因自己多么喜欢。”


“您也知道他是金家的子弟,若无长辈看护,只怕难免受人欺凌。”他的语气有几分忐忑,“弟子......同他只算得平辈,且自认没有法子......”


他有些说不下去。


蓝曦臣只听到前半句便明白了他的意思:“怎么,你是想叫我收他作门生?”


蓝愿垂下了头。


寒室便如此陷入一阵沉寂。


“......也罢。”蓝曦臣突然开口,又看了少年几眼,“那便叫他拜入我门下吧。”


蓝愿没想到他如此痛快便答应,微微吃惊,但仍是行了个礼:“如此甚好,那么,弟子告退了。”


“你将偏房收拾一番,让他住下,过阵子我自会去教他些规矩。”蓝曦臣这般吩咐周全,又道,“小心些,莫要惊着他。”


那自然是不可能的,蓝愿想到些前事,内心默默腹诽,带着人照办了。


 


他领了少年迈出门外,这才舒了口气,语气也松快不少:“如何?”


少年福一福身:“谢谢......大哥哥。”


蓝愿摆摆手,又有些困惑:“你怎如此想拜在宗主门下?”


少年浮起三分隐晦笑意:“蓝宗主自是颇负盛名。”


蓝愿无奈了:“罢了,我绕不过你,方才同你下棋也没下过,不然怎会非得替你冒这个险。如今你虽得偿所愿,也还是安分些,你终究是金氏的弟子。”


他见少年脸色有些不好看,又补充道:“不过,若有人拿你出身说事,虽不可强出头,但也要记得告诉宗主,他会护着你。”


对方仿佛意外得很:“我看宗主性子淡淡的,原也会护短么?”


“他啊......”


蓝愿回头看了几眼,确认蓝曦臣不可能听到这句话,才压低了声音:“宗主看上去对谁都一样,其实护短得不行,你要是早生几年,我还能同你说些旧事,现在不大好说出口了。”


“这是何意?”


“既然说到了这里,我再提点你几句。”蓝愿语气也认真起来,“宗主为人和善,你同他熟稔后便不必拘谨,说话也轻松些,但再怎么,你也不可提起你金氏的前宗主,最好连金氏也少提。”


少年顿了顿:“蓝宗主同金氏关系......便如此不好了?那他为何还会收我当门生?”


“不是不好,但少说少错,你就听我一言。”蓝愿避重就轻,却仍坚持叮嘱。


少年这才勉强应了。


“对了,我带你看看这几间房,你自己选一间住下吧。”


“不用。”


“嗯?”蓝愿一愣。


“就这间吧。”少年伸手指了一指,“不必再看了。”


“这间房倒确实不错。”蓝愿遂了他的意,推开房门让人进来,“不过从前宗主是不让人住的,之后突然又让了,只是他一直闭门不见客,让了跟不让没什么区别,有一次几位道长来访,宗主叫我收拾一番,我才知道这回事。”


“......又让了么。”少年如是低语道。


蓝愿没听清:“什么?”


“......没有,有劳你了。”




才不说这个人是谁呢。




TBC

评论

热度(98)

  1. 千秋云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