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

咸鱼专业吃粮 产粮的太太们都是天使!!!

【曦瑶】昔言

云遥:

只是想写写两个人初次心动。




BGM神武雨霖铃




——————————————————————————————





墙头马上遥相望,一见识君即断肠。



 


兰陵金氏的仆役们议论道,姑苏的蓝宗主又来找宗主了。


“唉,其实他三天两头来一次,我都快习惯了。”一名仆人这么说。


“金蓝两门关系好,这对宗主也是好事,况且我看他们意气相投得很,上回我去送茶,还见着蓝宗主手把手教宗主弹琴呢。”另一名仆人抓起一把瓜子,眉飞色舞。


“咦,我记得宗主仿佛琴技也是上乘,莫非这蓝宗主还要更加精通?”一人八卦地插了句话进来。


众人恨铁不成钢:“哎呀,笨!”


“这叫促进感情。”他身旁那人如此解释。


“......方才不是说他二人感情甚好?”


“继续促进,没有坏处嘛。”


哦,这么看来,金氏上下胡说八道的本事竟是祖传的呢。


 


蓝曦臣确实是来找他的。


然而金光瑶并不知道他来了。


事实上,过两日便是金光瑶的生辰。也许是因着对出身有些介怀,他从未主动提起,甚而蓝曦臣第一回问到,他还寻些别的话题企图遮掩过去。蓝曦臣从来怜惜他这个三弟,因而记得十分清楚,近年来金光瑶已不那么厌恶此事,只是仍淡淡的不当回事罢了。


他这次来还带了给金光瑶的贺礼。


某次对方来姑苏时,二人一同看中了一把琴。金光瑶当时将琴让给了他,所以必不会收下原物,蓝曦臣后来想了个法子,制了把一模一样的。


他来得多,金氏的弟子都能认出来,纷纷向他问安,一名弟子告诉他,金光瑶在院后,已吩咐了让人不必前去打扰。


当然了,蓝曦臣是例外的,弟子一面安分地俯首,一面在内心默默腹诽。


他颔首道了谢,便缓步去寻金光瑶。


正是初春,天气尚有些冷,只是姑苏蓝氏哪怕在最冷的寒冬也不穿厚底的鞋子,蓝曦臣走了几步,突然觉得仿佛踩到了什么东西。


他低头看去,却是微微凝目:“原这兰陵的桃花已尽开了么。”


 


后院台榭上,金光瑶倚着小楼栏杆,摆弄着手里的青梅叶片,朝着远方叹了口气。


那是去岁夏天蓝曦臣送与他的,还费了好些心思制成书笺。他这二哥向来喜欢这些风致雅趣,可惜他不大感兴趣,只是既是蓝曦臣送的,不拘送些什么,他也很高兴了。


“青梅赠友。”金光瑶如是低语,“二哥,传出去又是好一段佳话啊。”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那句诗仿佛是这么个说法么,就是不大适合他二人罢了。


 


他晓得蓝曦臣近几日便会到兰陵,为着他这个一点不上心的生辰。


其实他是不太愿意在对方面前过这么个日子的,总觉得自己的出身终归不怎么好看,摆不上台面,便也不必入他二哥的眼,但蓝曦臣希望他不要如此介怀。


既是他的意思,金光瑶推拒的心思也渐渐没那么重了。


正这样想着时,突然有院门被推开的声音传来,金光瑶微微在心里不悦,道又是何人如此不懂规矩,怎料定睛一看,却见到了蓝曦臣。


他方才还在心里念着对方,这样快便见着,又惊又喜,忙出声唤了句:“二哥!”


蓝曦臣倒是有那么些狼狈,今年的桃花开得好过了头,一路都是给压弯的枝头,甚至扫到了好几回在发冠,又抖了许多花瓣下来,一律挂在了宗主袍上。


他低着头草草从发上摘掉了几瓣,随口应了一声才抬头去看唤他的人。


金光瑶扶着石栏探出身去,恰巧便看见他那二哥携了一身桃香跨进门内。


那可实在是好看得紧。


他晃了晃神,想好的话全忘了个干净。蓝曦臣见此也不意外,还要打趣他:“早知你不晓得我今日便来,看看阿瑶,可不是欢喜傻啦,也不下来,就要二哥在院子里站着。”


金光瑶呆了半晌,手中书笺也给惊得离了掌心,却突然极高兴地笑了开来:“二哥,你怎不早告诉我,你看......你看我什么也没准备。”


他笑得真心至极,隔得那样远也能看出他心里尽是喜悦,蓝曦臣只觉心间有一处被什么撞了进去,盯了人好一会才磕绊着回了话:“也......也不拘准备什么,二哥本就是来看看你的。”


书笺本只掉在脚边,又给金光瑶一个不留神踢了下楼去,那落在地上的脆响总算惊醒了两人,金光瑶有些心慌地偏过了头,偏了一半又想给自己一巴掌。


居然对着二哥走神,虽是当真好看,也不至如此才是。


他想了想,还是垂目望去:“二哥,我......”


两人于是看了个正着。


尔后便一齐对着继续发蒙。


片刻后,又一同无奈地相视一笑。




当真是相投得很,连对这般情愫的意会,都是同时同地的。


更是一样的闭口不谈。


 


郎骑白马傍垂杨,妾折青梅倚短墙。


墙头马上遥相望,一见识君即断肠。


之后金光瑶是这样说起当日的。


蓝曦臣顿一顿,假作不解。


金光瑶没有再说下去。


 


多年后,蓝曦臣思及那日,仍是只觉心头温柔,可今时今日,他同金光瑶,倒也真是情苦断肠。


一则决绝如他。


一则无力如己。


金光瑶救了他,用自己的命,将他永远封缄于旧时的年岁里,日夜受这温柔刀,再也不能挣脱。


 


蓝曦臣再不曾听过《墙头马上》。

评论

热度(165)

  1. 千秋云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