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

咸鱼专业吃粮 产粮的太太们都是天使!!!

【曦瑶】丹池

云遥:

就是个车,甜甜的车,不过泽芜君回头怕是要自罚抄家规【。




——————————————————————————————




泽芜君又留宿在金鳞台了,金氏的弟子们如此议论。


“话说起来,这蓝宗主跟咱们宗主关系是真好。”有个女弟子这么说着,仿佛有些艳羡,“若宗主同他一般收些内门徒弟,我就是读破了脑袋也要去考一考的。”


“啧,你这话说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惦记着宗主呢。”年长些的女门生不屑地翻个白眼,“就算你考到宗主门下,也没那机会跟泽芜君说话。”


对方不服气:“你凭什么这样说?”


“我问你,蓝宗主留宿金鳞台,是住在哪个地方?”


她思索一阵,道:“东苑客房?宗主为了招待贵客专门辟的那几间。”


“唉,年轻人呐。”水葱似的食指往她眉心丹砂用力一点,“什么客房,泽芜君去的那个方向,分明是芳菲殿!”


所谓秉烛夜谈,所谓抵足而眠。


旁的结义兄弟会否如此先不谈论,反正,泽芜君同敛芳尊是做惯了的。


那女门生一边叹气,一边露出个会意的微笑来:“可有点儿自知之明吧,不论咱们宗主,还是蓝宗主,都不是你能攀得上的。”




这厢,蓝曦臣打发了一众宾客迈入芳菲殿时,已经是深夜。


刚走进内室,门还尚未掩上,就听到一把懒懒的嗓音:“今日清谈会,又劳烦二哥替我撑场面。”


蓝曦臣笑笑,毫不在意:“本来是不大合规矩,不过他们既然不说什么,那也便罢了。”


金光瑶歪在美人榻上,一只手随意支着下巴,金星雪浪袍半披半盖着,闻言朝他嗤地一笑:“哪里是不说,分明是不敢说,二哥,你原也学着掩耳盗铃呀。”


他没有戴着乌纱软帽,头发却是相当妥帖,想来虽蓝曦臣体恤他近来劳累,又自己去替他应付那些宗主,他也并没好生安歇。


眼风一扫,小案上几卷卷宗摞成一堆,有一册已铺开了,应是恰好看到一半,发觉他来才顺手放下的。


“着你偷空睡会儿还偏要看这些东西,阿瑶总是不听话。”


金光瑶笑得无辜,掀开外袍站起身走到他身前,意欲帮他拆去束发的冠,一边还慢吞吞地狡辩:“是歇了一阵的,只是二哥不在我睡不着,就随便看看。”


蓝曦臣见他如此动作,便顺从地稍稍低头叫他能伸手够着,怎料金光瑶搁了东西,又顺势昂起下巴,勾着他的脖子就亲了上去。


这个姿势方便得很,但他先前并没有想到,于是脚下往后一个踉跄,恰恰靠在桌案上。


对方更加得寸进尺,倾身蹭到他怀里,十指慢慢抚过颈间,像试探又像撒着娇的撩拨,唇齿间也不停下温存的亲吻。


蓝曦臣平日里是绝不擅此道的,又被突然来了一下,于是被亲得有点懵,然而金光瑶亲完就推开他站直了身,跟没事人一样躺回了矮塌:“我已吩咐他们备下热水,二哥劳碌一天了,好好儿歇会吧。”


他将书卷拿回手中,片刻后才听到蓝曦臣一声掩饰的轻咳:“......好。”


金光瑶翻着卷宗,等蓝曦臣去推里间的门时还是忍不住偷眼瞧了瞧。


一看之下不由出声:“二哥——”


“嗯?”正要推门的人闻声顿住了步子。


“......没什么,二哥去吧。”


金光瑶忍着笑没有提醒,目光落到他背影上时,却是另生了些心思出来。




金鳞台奢靡至极,芳菲殿内自然更不例外,仅仅在宗主寝殿内就有一方十分点眼的汤池,白玉阶上缀着金,壁上画物亦皆是名家手笔,池水调了不少名贵香料,芬芳香甜,却不叫人腻烦。


那池子大得堪容四五人,注入热水后,升腾的雾气一扬,仿佛瑶台仙境。


仙台内自然便是仙子。


金光瑶捧了衣服轻手轻脚地行至池边妥善安置了,又自己转到蓝曦臣身后。


对方微阖的眼眸微动,想来早就听到声响,却并未出言点破。


金光瑶想了想,蹲下身以手覆了他双眼:“泽芜君,猜猜我是谁?”


蓝曦臣扬声嗯了一句,似是奇道:“居然有人这样大胆,竟敢擅入敛芳尊寝宫。”


然后扣住他手腕拉下,将五指在掌心握了握:“阿瑶总是这样不乖。”


“哎呀,分明是二哥丢三落四,连衣服都不记得拿了。”金光瑶没觉出半分责怪语气,扬眉粲然一笑,抽了手就势跪坐下来,“阿瑶替二哥揉揉肩吧。”


他说着揉肩,没过一会手上却变得不那么老实,轻盈灵活的指尖似有若无地轻挨慢蹭,沿着颈间一点一点往下。


蓝曦臣顿了顿,依然沉着得很。


金光瑶见此停了动作,微微侧身凑近他耳畔笑语:“二哥?”


温热呼吸混着池水甜香,丝丝缕缕涌入鼻端。


话音刚落,皓腕便被一道力扣紧。


——蓝曦臣一把拽住了他,将他拉进池水中去。




这回是金光瑶猝不及防,好在蓝曦臣接人的功力跟他扯人落水的功力一样高超,顺理成章就将人稳稳搂在怀里,除了本来穿得就不是很妥帖的寝衣敞开了大半,倒是一切自然。


他晓得对方不会伤着他,因而掉下去时并不很怕,此刻还有心情抱着人笑。


蓝曦臣亦是一笑:“我还想着近日宗务繁忙,替阿瑶分担一二好让你歇歇,原来倒是不必。”


他自是知道自己眼前的那双狡黠眼眸中藏了多少话来反驳他,好在此情此景,有的是法子。


既然他兴致这么高,那么......


于是伸手扣住怀中人的脖颈,俯首吻了下去。




生命的大和谐




他靠了阵子方能撑起身抬头去看蓝曦臣。两人搅了这一池云雨,那暖雾却未散去半分,以致他在几寸之间也无法将对方的面容看得十分清晰,于是便伸手想去摸一摸蓝曦臣的脸。


手在半路被眼力很好地给截了,顺势抓着凑到唇边轻轻一吻:“怎么了?”


金光瑶顿了顿。


“没什么,只是想想跟二哥很久没见,一见面又在胡闹,都来不及好好看看二哥。”


蓝曦臣温声一笑,没有提起先胡闹的究竟是谁。








   

    FIN?   








“以后有的是机会,又不是再见不到了。”


“......二哥说得也是。”


指尖温热的触感如此真实而让人心安,他低着头眨了眨眼,撇开心头一点莫名的惶然,昂首冲他绽开个真心的笑。




当时只道是寻常。








FIN

评论

热度(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