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

咸鱼专业吃粮 产粮的太太们都是天使!!!

【曦瑶/忘羡】一个鸡飞狗跳的春节

云遥:

又名一场家宴引发的血案......


原著背景轻微KUSO。


@由木_ 给你一颗小糖(ฅ>ω<*ฅ)




———————————————————————————————




姑苏冬雪刚融时候的气候是很好的。


不会太冷也不至于闷得发慌,裹了几件薄衫,稍微有些修行的人便已是绰绰有余,微风徐徐,加上窗外那些开始冒头抽芽的枝叶,一派祥和春景,总之,比仍在寒冬的兰陵好了不止一点。


因而除夕的前一日,金光瑶就丢下一门长老和弟子,跑到姑苏去了。


毕竟这姑苏,有宜人的天气。


有云深不知处。


——还有蓝曦臣。




除夕之夜自是要一家人阖家团聚,一起吃饭才是,蓝曦臣提早和蓝启仁打了招呼带上了金光瑶,魏无羡不甘示弱,虽然蓝启仁一副非常不想看到他的模样,还是挂在蓝忘机身上死皮赖脸地跟着去了。


说来这云深不知处,什么都很好。


就是这饭菜,实在不敢恭维。


作为宗主,在金鳞台自然没有人亏待金光瑶,平日里来找蓝曦臣,对方也会带他到外面去,不过正月三十这么个特殊的日子,金光瑶是躲不掉了。


然而即便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金光瑶在面对满眼素菜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当然了,面上是不会显出分毫,依旧笑意盈盈,连蓝启仁也称赞了几句好气度,等散席之后回到寒室,只有他和蓝曦臣两个人的时候,他才垮下脸来。


“怎么了?”蓝曦臣看他低眉敛眸委委屈屈的神色觉得好笑又心疼,便伸出手把人往怀里一揉,“叔父是古板了些,阿瑶是不是累了?若是困倦,就早些睡吧。”


金光瑶在他胸前蹭了蹭,摇了摇头。


“嗯?”蓝曦臣一愣,“不是因为累,那是因为什么?”


“......饿。”


蓝曦臣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金光瑶又重复了一遍:“因为饿。”


......想来也是,金麟台向来奢侈,自己平常也不会把对方留在云深不知处用膳,突然这样一回,大抵是不能习惯的。


蓝曦臣很快理解了他的感触。


“是二哥思虑不周,委屈阿瑶了。”他想了想,又有些为难,“可这个时间......已经是宵禁,山门的入口大约也关了吧。”


金光瑶并不那么娇气,也体贴他的难处,可是粘在心上人怀里,又忍不住想使使小性子,便拽了拽他的衣袖:“涣哥哥......”


蓝曦臣,瞬间投降。


“......虽说正门已关,且无要紧事,并不好将值夜的弟子唤醒。”他快速解释了几句,“不过......还有别的法子。”


金光瑶仰起脸看他:“什么法子?”


蓝曦臣却默默别过脸,仿佛有些觉得丢人。


“......我去过几次后山,越过那处的围墙,也是可以到闹市去的。”


金光瑶惊呆了。


然后捂住脸,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笑声。


“噗,噗哈哈哈哈哈哈哈二哥你这心思要是给叔父知道了可怎么办啊。”他笑得差点从蓝曦臣怀里滑下去,好在对方及时捞了他一把,“堂堂泽芜君,蓝氏宗主,带头违反门规还翻墙?二哥你怕是会把叔父气死吧。”


蓝曦臣不恼不急,等他笑完了,低头就亲了下去,把个能说会道的敛芳尊亲得几乎喘不上气了,这才放过他。


“阿瑶还笑二哥吗?”


蓝曦臣亲过了他,努力收敛笑意,做出严肃的模样。


“不笑了不笑了,二哥英明神武无人能及。”金光瑶才不怕他,继续与他插科打诨,“那就去后山,叫阿瑶见识一下二哥是怎么做些让叔父生气的事吧?”




——俗话说得好,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金光瑶没想到他随口的一句调侃,竟然成真了。


出去很顺利,可他和蓝曦臣从外面回来的时候,还没来得及从墙上跳下来,就被一时兴起出来巡夜的蓝启仁,逮了个正着。


蓝启仁面色有明显的不敢置信和气愤:“曦臣!怎么回事?”


二人同时开口:“是我的主意。”


然后一齐愕然。


金光瑶使眼色:“二哥可别认,你是宗主,要罚抄家规的,我却不必。”


蓝曦臣同样朝他示意:“当初忘机同魏公子一起犯事,叔父罚魏公子比忘机更狠,还是由我担着稳妥些。”


两人你来我往,眉来眼去,看得蓝启仁胡子都要给气飞了:“急着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是吧?堂堂两个宗主,三尊之二,成何体统!你们俩,都给我去祠堂跪着抄家规,抄个二十次不抄完不许走!”


蓝曦臣还要替金光瑶求情:“叔父,确实是我......”“四十次!”


“......是,侄儿领命。”




前边说,姑苏这时候的天气很好。


然而......这大半夜的,北风阵阵地吹,拍得树枝哗啦啦的响,祠堂的窗又常年不关,说实话,有点渗人,也有点冷。


金光瑶边抄还边笑:“二哥拿那戒律纸的动作可是过分熟练了,我还以为二哥以前没来过这里。”


蓝曦臣再挑几张好写的递给他,又瞥了他一眼:“抄过。”


金光瑶半是打趣,半是真的好奇:“因为什么惹了叔父生气?”


蓝曦臣垂眸提笔,仿佛漫不经心:“很久之前,他问我有没有喜欢的人,我实在不会撒谎,就坦白了。”


金光瑶:“......”


“当时叔父问我待如何,我说非他不要,叔父让我来这里对着先祖抄家规静心,抄完一百遍,他问我清醒了没有。”


蓝曦臣抬起头,朝他笑了笑:“我便告诉他,就算再抄一千遍,我还是同样的回答,叔父长叹一声,没有答应,却也不再逼着我娶妻。”


金光瑶有些感动,又被他看得不好意思,正想着要说些什么,就被两位不速之客打断了。


半夜睡不着拖着蓝忘机出来散步的魏无羡站在祠堂门口,表情像见了鬼:“大哥?大嫂?你们这是闹哪出啊。”


蓝曦臣欲盖弥彰地捂住戒律纸。


魏无羡登时乐了:“哟大哥大嫂抄着呢?这是犯了什么事啊,说出来让我和蓝湛开心开心?”


蓝忘机把人拉回来,自己走到蓝曦臣跟前,欲言又止:“兄长......”


蓝曦臣转过头,一时间,四目相对。


片刻后,他缓缓开口:“忘机是想帮我抄?”


蓝忘机:“......”


蓝忘机:“??????”


他抬起手想解释:“兄长,我并未......”“既然忘机有意,我便恭敬不如从命。”


蓝曦臣将自己的笔和戒律纸一应塞到对方手里,自己拿起了金光瑶的:“正好阿瑶不惯做此事,本也不是他的错,忘机想替我代笔,我就帮阿瑶抄他的了。”


蓝忘机:“......QAQ”


“^_^多谢忘机。”


金光瑶差点没忍住笑出声。




然而没过多久,蓝启仁又出现在了几人面前。


他本是来敲打敲打侄儿和侄媳,打算教训一通就把人放回去,毕竟新岁将至,两个宗主却在祠堂抄家规,未免太不好看了点,可没想到蓝曦臣纵容金光瑶竟到了这种地步,还把蓝忘机也拖下了水。


“四个人围成一圈是要干嘛,打麻将吗?!”蓝启仁怒不可遏,“忘机,你又是怎么回事?还有魏婴,你们......”


蓝曦臣想解释:“叔父,忘机和魏公子原也只是恰巧路过......”“现在是寅时难道夜游就不违反门规了吗?!”


蓝曦臣把后一句话咽了回去。


“你们四个真是......真是成何体统!”蓝启仁挨个指过几人,“全都给我抄家规四十次,尤其是魏婴,抄不完就在祠堂过年吧!”


魏无羡:“??????”


“叔父!我冤——”“六十次!”


魏无羡赶紧闭嘴,乖乖起身去拿笔。


蓝启仁看了看总算老实了一点的四个人一眼,这才收了几分怒气,拂袖而去。


金光瑶朝魏无羡一笑,把先前那句话还了回去:“哟,弟弟弟妹也抄着呢?”


魏无羡:“......”




第二天蓝思追轮值来打扫祠堂,打开门的一瞬间,他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前辈们,真是会玩啊。”




FIN




蓝忘机:兄长,你恨我。

评论

热度(1034)

  1. 江秋吟云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