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

咸鱼专业吃粮 产粮的太太们都是天使!!!

鲸落

隐草:




 鲸落  






-深海中无人见的孤岛


-晓薛.现代


-渣文.高x预警.慎


-只是想写点自己想写的


 


 






        凶猛的虎鲸是海洋恶霸。它是大型齿鲸,有最锐利的小尖牙,胆大而狡猾,残暴且敏捷,却几乎没有天敌,是辽阔海洋里横行不法的暴徒。高度智慧,情感丰富的虎鲸们,能猎食鲨鱼,是很多动物包括大白鲨的噩梦。


 


      但是,它,一头左鳍残疾的小虎鲸,在大家合力猎杀享用猎物后,它只能吃着仅剩的残羹。望着同伴离去的背影,他孤独仇恨地在海里徘徊。




     它有着跟别的虎鲸不一样的深蓝色眼睛,有着从小的残缺,心也缺了一块,悄悄被仇恨填补。


 


     它永远忘不了那天,人类怎么用快艇和炸弹把它逼至海湾,把冰冷的戟刃插进它幼嫩脆弱的左鳍里,骨肉撕裂,失去平衡,坠入深渊海底。




      小虎鲸看见鲸落而成、鲸尸堆积的“岛屿”,鲸尸的残骨败肉中布满了海洋腐食者的飨宴。小虎鲸拼命挣扎,克服不平衡,爆发的生存欲望让它忍受着洋流冲裂伤口的折磨,艰难逃命。最后靠在隐秘海湾的暗角舔舐血肉模糊的左鳍,连海水也蓄养了仇恨。


 




       不久,一个人类小男孩撑船而来。小孩有眼疾,看不清楚,把小虎鲸当成了海豚,主动靠近他:“咦,怎么那么腥?你受伤了吗?”




“左手吗,怎么会伤得那么严重?”


小男孩试图再靠近它。




小虎鲸惊恐又警惕,心里咬牙切齿:


还不是因为你们啊..




小孩却很开心:“你是海豚吧?我有肉,给你吃吧。”小虎鲸想:呵,原来装海豚还可以骗食物啊,如果知道我是虎鲸,你肯定还是要把我杀死!


 


      如果座头鲸是鲸中“歌唱家”,白鲸是海上“金丝雀”,那虎鲸就是天生的“语言大师”,它能精确发出几十种不同的声音。




      小虎鲸开始模仿发出接近海豚的叫声,小孩笑了,每天都偷偷跑来找小虎鲸,喂它食物,跟它说话,查看它伤势。小虎鲸心里默默想着:每天有人给我食物呢,暂且留你,等我伤好了,给我等着。


 






      小男孩每天都给小虎鲸讲很多的话。


     “你喜欢甜的吗,我还有糖,看这里。”小男孩挥挥手然后把一颗糖小心地丢进靠近小虎鲸头部的水边。那是它第一次尝到甜的滋味。




     “我眼睛生病了,我看不清楚你。他们都不喜欢跟我玩。”小孩又拿出一颗糖轻轻放进水里:“我能感受到你跟我一样的孤单。”




       小虎鲸呆了一下才把糖吸进嘴里,然后讨好撒娇般地发出海豚的叫声。小男孩掩了掩嘴又眯了眯眼睛,似乎想用力看清眼前的鱼:“你在唱歌吗?难怪别人说海豚唱歌好听。”小男孩又开始笑了。




      他总在微笑。小鲸鱼不明白,男孩什么都看不真切,有什么好笑的。它却渐渐淡漠了复仇的情绪。




     “你身上的气味好特别,海豚都是这么好闻的吗?咸咸的草味?”男孩轻柔地摸了一下小虎鲸的头,随即飞快地收回手:“好滑。”然后抱着手温柔笑着。




       小虎鲸懵了,很快别扭地转开脸,却被一星点光闪到,小虎鲸嫌弃地眨眨眼。小男孩脖子上总是带着一根细细的星型吊坠,星型的不知道是什么石头,总在日光或月光底下折射,突然就跑进小虎鲸深蓝色的眼睛里,特别晃眼。


 




       那段时间,他们一起看海天一色,一起听风起雨落。一个小男孩和一头虎鲸,日子就这么一天天清浅又细腻地漫过去。


 


        成年虎鲸的身躯很巨大,它们的脑部甚至比人类还多出了一块,拥有更为复杂丰富的情感。但比巨大更大的是孤独,比孤独更大的是摆脱孤独的渴望,是相互给予的藉疗。


 








人间难留萍水筵席。


 


某一天开始,小男孩却没有再来了。


小虎鲸自言自语着:


“我还没复仇呢,便宜他了,哼。”




      它这么说着又等了几天,还是不见小男孩的踪影。小虎鲸想:本海霸只是想再吃到那颗甜的而已,竟敢不辞而别,人类果然信不得! 






       小虎鲸必须回到深海里了,离开那天,小虎鲸频频回头,徘徊游荡。最后,突然坚决地一摆尾蹴溜进水底深处。那开始,小虎鲸偶尔会在深夜里抬头看天上璨亮的星星。


 


 




野生毕竟是野生的,不轻易为谁变成家养的。


 小虎鲸回到深海里,痛苦挣扎着用力长大。




       用更凶猛快速的力量拼全力摆脱残缺左鳍带来的不平衡,甚至不惜在自己残缺畸形的左鳍上插上厮杀猎物抢夺而来的不属于自己的鳍。处于黑暗,它比别人都更用力地战斗,渐渐成为恶霸虎鲸群中的佼佼者。


 








贪婪的欲望一旦开启,永无止境。


人类注定重新进入它眼中。








        这天,狂风呼啸,骇浪翻涌。满怀暴利梦想的捕猎者点燃炸弹快速扔向鲸鱼群,强迫鲸群躲避游向海湾集中,躲避不及的、紧护幼儿的虎鲸被炸得血肉模糊。


 


        炸弹开路,飞机、测位仪、快艇、人类的欢呼喝彩声紧跟亡命鲸群,人类制造的冰冷金属武器在肆意侵犯着古老生灵。一枚接一枚没入海里的炸弹,律动地带出血红的水花,这片水面充斥着希望与绝望、优雅和血腥这两个人类审美的极端。


 




       这次蓝眼虎鲸终于被捕捞了上去,同一些幼鲸离开了大海,鲸群家族长辈们围在捕鲸船的外围排成一线,发出连串长辐射的尖叫声,迟迟不肯离去,哭泣嘶吼远熄灭不了船上人类眼中金钱的光。蓝眼虎鲸仇恨地盯着船上的人类,却一动不动。远处暴风雨渐近。


 








       蓝眼虎鲸被卖到了金色海洋乐园,每天困在狭浅的水池里,开始了囚奴生活。在这里,它被当成“摇钱树”,日常高强度训练,还有每天数场表演,一周七天,全年无休。


 


       表演不好就没有食物,还有连坐惩罚制度。新来的蓝眼虎鲸不熟悉动作出错了,同伴也要一起饿肚子,所以它总是受到老鲸鱼们的发泄攻击,身上还出现烟烫圆头的痕迹。它经常遍体鳞伤地表演,染红的池水瞬间被水浪冲散稀释,剩下观众席上一片欢呼喝彩。 


 








鲜花与蜜糖掩盖腥臭。


 




       它是从小就对自己残忍的高智虎鲸。忍耐强,聪明极,学得快,会撒娇,训练师们阿谀:“少年志气,后生可畏。”




       加上独特的深海般的蓝色眼睛,俊俏可爱的外表,很快,它成为虎鲸表演场的明星展品。


 


        但场下,在表演结束后,蓝眼虎鲸常表现暴戾疯狂,啃食护栏和水池内壁,不配合训练,攻击老鲸鱼,成了旁人不敢靠近的“危险狠角”。




       但金色海洋官方始终选择包庇掩护,拒不承认也不公布任何细节。园区高层秉持利益至上的原则,将种子掩埋在狭窄的深水里。发酵悲剧。


 


        某天,一位训练师试着给它扔了一粒圆滚滚的小东西,那股被小男孩称作甜的味道在水里漫延飘散。




       像有什么沉没的味蕾渐渐浮涌,虎鲸又想起了那个小男孩,那个双目黯淡却笑靥轻柔的男孩。




       那一整天,蓝眼虎鲸的表现很平静。渐渐地,训练师们知道了,甜对他们的蓝眼虎鲸似乎有着特别的镇静作用。


 




除了糖,它仍喜欢在夜里抬头看天上的星星。


但海洋馆里的天空,星辰很黯淡。


 






蓝眼虎鲸静静地待在水里。


死寂甜腻的水泥池里。


像看不见的暗涌蛰伏在水底。


像压抑怨恨为气体充盈的气球。


爆发猝不及防。


 






         如常的表演时间,爆满依然的观众席。




         表演途中,一位训练师不小心滑进了水池里,伺机而发,蓝眼虎鲸冲上去咬住训练师的腿将他扯进深水底,并在附近游走阻碍救援的人,远处两头发狂的鲸鱼闻到气味快速冲来开始撕扯训练师的身体。


 


        虎鲸冷眼望着他,他真美。突然,心里升起一个符号,属于人类的一个符号,等于号。等价的杀戮,等价的痛苦,等价的悲伤。是残忍,也是讨债。


 


         当鲸群撕咬开训练师包裹全身的潜水服时,这名训练师的脖子上 掉出了一条星星吊坠,美丽的石头在水底斑驳透光,熟悉的星光刺痛了虎鲸的蓝色眼睛。




        虎鲸突然不顾一切疯了似的冲过去,鲸群被吓跑,但虎鲸只碰到了冰冷腥稠的身体,和碎落深水的星星吊坠。


 




 鲸鱼散去,蓝眼虎鲸一瞬间发出尖锐的哀鸣。






       杀人鲸不停地尖叫嘶喊摇晃,四周观众席的人群都以为它在为胜利欢呼,纷纷尖叫着混乱逃窜。惨叫和猩红又再次充斥着整片水面。


 


 










后来人们在训练师的遗物中发现一本日记。


上面记叙着一个男孩跟一只海豚的事情。


还有断断续续的碎言片语: 




-我的眼睛治好了,但我的鱼不见了。


-今天抱了海豚


 不是它那种海盐藻荇又带点鼠尾草的味道。


 外形也不太像..




-长大了才知道,我的鱼不是海豚,应该是虎鲸。




-我终于成为虎鲸训练师啦


-天啊,我好像看到它了?左鳍残缺,也爱甜。


-它翻腾而起带出那阵海盐鼠尾草的气味!


- 是它吗?我不确定,它肯定不记得我了吧..




-它的眼睛是深蓝色的,像一面海。


-今天在训练场的角落里,我又摸到它了。


-滑得我抓不住它。


 


 









蓝眼虎鲸拒绝人们打捞训练师的尸体。


它背着训练师的尸体


沿着水池一圈一圈地游


发出近似海豚的歌声


虎鲸小声说:


你不是喜欢听这个声音吗?


醒过来啊。


 


 












        事后,金色海洋馆想极力压下这件事,在高利润面前迷失心智的金色海洋高层不愿意放弃这头能为他们带来极高利润的“摇钱树”,甚至谎称出“训练师操作不规范”“失足落水”等说法。


 


        不久,一部记录虎鲸表演黑暗面的影片《蓝眼鲸》播出,揭秘海洋娱乐产业的残酷真相,强烈谴责了金色海洋乐园,轰动社会各界,职业安全健康署的律师紧密追踪,动物保护协会联手抗议,各大媒体争相报道。金色海洋世界股价急跌,游客人数骤降,公司利润急剧下滑,大批合作方解除和金色海洋的合同。


 




       兵荒马乱的某夜。


       一位律师、一位主编和影片导演在一间豪华包间里,三人在等待着。大门打开那刻,三人不约而同喊出:“聂董。” 


       聂怀桑纯良地笑着:“大家这次做得很好,虎鲸事件我们理应出力,我会继续支持你们的,去吧。” 等人都走了,聂怀桑收起笑容坐下,缓缓抚摸浓墨夜色的窗。“到时候了。金总?”


 


 








 


      最后,金色海洋世界迫于舆论压力,转而清理杀人鲸。蓝眼虎鲸被判处死刑。




      药粉洒进水池,透着光斑洋洋洒洒地从水面缓慢飘下来,极像深海里的海洋雪。  




它在水里孤单寂静,早已冰冷。   


整个海洋馆,像一个液体坟墓。




没人知道它为何一直不肯离开那个训练场的角落 


没人知道它为何自杀人后就一直学海豚叫唤


那叫声凄厉又温柔,奏唱长夜。


 


 




 








没有鱼能看见它的眼泪,它自己也看不见。


因为在海中,那味道跟海水太像了。


 


----------------------------------------------------


 


 










 


晓星尘合上书本,微笑对小少年说:


“好了,故事讲完了,那这位虎鲸式的叛逆少年,满意了吗。”




薛洋咬唇,看着晓星尘。


似乎过了很久。






薛洋:“晓星尘,你为何收养我啊?”


            你不怕我像这虎鲸害了你。


晓星尘看着他,没有回答。


 




晓星尘起身把书边放进书架里,边背对着少年说:


虎鲸自己不知道,其实它是属于海豚科的。




说完,晓星尘缓缓转过身,轻靠在书架上


抱着手对薛洋温柔地笑着。


薛洋瞬间睁大了自己深蓝色的瞳孔。


 






薛洋向后倒进柔软的床里,望着天花板的蓝色水波纹:“我觉得对这头杀死人类的虎鲸而言, 死亡才是自由。”






薛洋转过来又说:“晓星尘,你听说过“鲸落”吗?”


那是虎鲸将自己献给大海的过程。


它最后停留的地方是羁绊的地方。


“除了大海,它只会死在那里。”


 




晓星尘伸手轻轻揉了揉小少年的软发。


并顺手抽出了少年又开始往嘴塞的棒棒糖:睡觉了




薛洋撇嘴:啧,听你讲还不如我自己看书呢。


晓星尘温柔地笑着:我说了我不太会讲故事。


 






把糖放好,把灯熄灭。


从后背轻拥少年,


鼻息间充斥着小少年衣发间海盐鼠尾草的体香。






我的鱼啊,以后,我教你对的事,给你回的家。


拥抱的触感,轻柔温暖。


晚安。我的鱼。


 








-------------------------------------------------




虎鲸及叛世者啊,去还清吧。


人间如果不值得留恋,你别回头看了。


来生若有缘,轮回里见。




                                -end-



 






“  好多年了,你一直在我的伤口中幽居。


   我放下过天地,却未放下过你。


   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任你一一告别。


   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桩不是闲事。”


                                     ——仓央嘉措


 













-感谢.缶竹小天使为《鲸落》配图   @缶竹   


















----------------------------------------------------------


[鲸落]:生物学名词。当鲸在海洋中死去,会缓慢沉入几千米的黑暗深海。生物学家赋予这个过程为“鲸落” .Whale Fall。




[海洋雪]:深海中,由有机物所组成的碎屑像雪花一样不断飘落,称作海洋雪。海洋雪主要由有机物碎屑所组成,起源于海洋上部透光层的有机物生产活动。海洋雪可被视为深海和底部栖生态系统的“食物”,因阳光不能到达深海,深海生物严重依赖海洋雪作为能量来源。




[鲸落海底,哺暗界众生]:巨鲸死,万物生。世上还有很多的生灵不是生活在阳光下,它们生活在黑暗里。残忍又温柔。




[推荐配合食用BGM]:《大鱼》-周深







评论

热度(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