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

咸鱼专业吃粮 产粮的太太们都是天使!!!

[晓薛]那个把我车后视镜撞掉还想跑的人

鱼水:

#现pa,我流傻白甜,双道恶友友情向。
  1.
  那哐当一声响起时,薛洋的心也跟着咯噔一下,第一反应是一脚把油门踩到底。
  2.
  “操,要完要完,”他还是停住车,用手拐子捅捅副座上的金光瑶,“下车赔钱去。”
  金光瑶长叹口气,一脸恨铁不成钢地揉揉眉心。
  “是我撞坏别人车的?”
  “是你的车撞坏别人车的。”
  “……”
  3.
  最终以薛洋的妥协为结局,他翻个白眼,一脸蛋疼地去看那倒霉车子,一下车便瞥见那地上躺着的可怜后视镜。
  不怪我啊,那傻逼开车太慢,我只是超个车而已。
  薛洋蹙起眉头,心中思索着,纳闷那车主怎的还不下车找他理论。
  他将脸凑近陌生车子,不耐烦地伸出手指轻轻叩击着车窗。
  接着车窗被缓缓打开,漏出其间一张讶异的脸庞。
  薛洋长吸一口气惊诧地瞪大眼,顿时感觉心脏被一只冰凉的手揪紧。
  车主正是晓星尘,薛洋最不想见到,或者说近期最不想见到的一位人物。
  “操。”
  俩人可以说是面面相觑,两脸懵逼。薛洋只觉浑身血都往脑门上涌,身体先大脑一步做出反应,返身便迅速跑回金光瑶车内。
  显得颇有些心虚狼狈。
  4.
  薛洋喘着气,砰得一声关上车门,着手便开始启动车子。
  “咋的?”金光瑶正忙着和他那相好蓝曦臣聊天,头也不抬地随口问道。
  “人车主要打断你的腿?”
  “屁,”薛洋没好气地骂了一声,“车后视镜掉了,而且车主是晓星尘。”
  金光瑶飞速打字的手一顿,直起身向薛洋投去狐疑的视线。
  “你确定?”
  “嗯,”薛洋应道,开着车七拐八拐,他们今天的本意是一起去游乐园,但他现在心乱得很,也完全没了玩乐的心情。“他应该是换了辆新车。”
  “啧,万恶的有钱人。”
  金光瑶感叹一声,反倒重新舒服地靠回座椅上,继续和那蓝曦臣聊得火热。
  “真的万恶的有钱人是你吧。”
  薛洋讽刺道,但心思已然完全不在金光瑶身上。
  “所以你跑什么,就那么不想见到他?”
  金光瑶反而问道,语调认真得很。
  薛洋冷着脸,并没有搭话。
  5.
  “反正你不是有晓星尘微信吗,转账给他赔那后视镜的钱呗。”
  “你没有晓星尘微信吗?”
  “早他妈删了。”
  “不我的意思是钱真的要我付吗?”
  “……”
  “矮子,你变了。”
  6.
  正当薛洋唏嘘不已时,金光瑶却突然咦了一声,他望着屏幕眨眨眼,慢慢地念出一句话。
  “晓星尘让我转告你,告诉薛洋,要么赔车,要么赔人。”
  “啥?啥子?”
  薛洋愣了一瞬,偏头问金光瑶,车子打弯差点掀翻路边一垃圾桶。
  “宋岚发给我的,我念给你听听。”
  金光瑶一脸无辜地解释道,眼底却含着诡异的笑意。
  “要么赔车?要么赔人?”
  薛洋脸上的表情可谓相当精彩。
  胡扯的吧?
  那种话会出于晓星尘之口?
  明月清风,你变了,该叫你黑月污风。
  “赔车赔车,赔个屁人。”
  薛洋咧开嘴差点笑出声,思绪却因宋岚而更加复杂,他非常不情愿地回想起往事。
  而金光瑶抿嘴忍住呼之欲出的妈卖批三字,静静点开与晓星尘的聊天框。
  7.
  薛洋和晓星尘是在大学时认识的,当时年少不更事,却有着最为充沛的精力。人人意气风发,怀着对将来的美好憧憬,日子也就稀里糊涂地一天天过去。
  而薛洋真正察觉出大学生活的趣味,大概也就是在遇见晓星尘后。
  且完全可以说,他俩接触的契机是宋岚。
  薛洋同金光瑶在一个寝室,宋岚和晓星尘就在他们隔壁。
  某日薛洋不知怎的,与宋岚在走廊里大打出手,据知情人士金光瑶爆料,两人当时打架时只穿着裤衩和拖鞋。
  最后还是闻声而来的晓星尘温言软语把他们劝开。
  比起宋岚板着张脸拍拍裤衩就走,薛洋的反应是要过激得多。
  他被老妈子金光瑶费力拖回寝室时,还在龇牙咧嘴地冲宋岚的背影比中指,试图脱下拖鞋去砸宋岚。
  也就是那时,薛洋与晓星尘开始注意到彼此的存在。
  8.
  同烂俗的言情小说一般,他们之间的关系异常诡异地迅速升温,从之前双方脸对脸都不认识,到如今勾肩搭背谈笑风生。
  宋岚表示,mmp。
  薛洋最初是因为觉得好玩,也是想报复那个多管闲事的家伙。
  他做过最奇葩的事,大概也就是笑嘻嘻地提出帮晓星尘带饭,然后往晓星尘的面里放了几大坨辣椒,还无比贴心地搅拌几下。
  不过当他看见晓星尘温和地笑着接过面碗,看着碗里的红油还不忘向他道谢时,心中倒是少有地生出过意不去的情绪。
  那碗面是他和晓星尘一起吃完的。
  薛洋差点被辣哭。
  “你要水吗?”
  晓星尘也被辣得不轻,语调关切,薄唇红肿,一开一合间竟让人觉得还带些情色意味。
  “要糖。”
  薛洋揉揉红通通的鼻子,内心暗骂自己傻逼,胸膛起伏间随口嘟囔一声。
  晓星尘歪歪头,还真从口袋里掏出水果糖来,笑着拆好封递给薛洋。
  “不喜欢吃辣下次别放那么多,我也不太喜欢。”
  薛洋身形略微一顿,他望向晓星尘那双黑如深潭的双眼,一时之间竟忘了去接那甜糖。
  “谢谢。”
  他十分不自在地开口,将糖丢入口中。
  只觉内心蓦然升腾起难以名状的小心思。
  好吧,可能,要换种报复方式。
  薛洋含着糖,咧嘴漏出尖尖的虎牙戳弄着糖果。
  9.
  总之,是薛洋先提出交往的。
  他的口气似乎比以往还要漫不经心,就像是在谈论今晚吃什么一般,但夜晚中那双漂亮的眼睛却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好。”
  如他所料,晓星尘笑着答应,有如期待很久一般。
  看似很草率,但可以说是预谋已久。
  接着他们就像所有热恋的情侣那样,把所有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一遍。
  而晓星尘在恋爱方面倒是要相对保守一些,面对着薛洋脸上大写的“快把我骗上床”,心里多少有些无奈。
  还有些隐隐的兴奋与期待。
  他们一起坐摩天轮,在顶点相拥接吻。
  他们在游泳池里像小孩儿一般泼水打闹,直到薛洋无意间把晓星尘的泳裤扯下一半。
  接着薛洋微张开嘴瞪大眼,淫亵地嬉笑赞叹道。
  “晓哥哥深藏不露啊—啧啧啧……”
  他们第一次上床还是老司机洋主动要求的,但不知为何反倒被晓星尘压身下干了个爽。
  第二天早上他带着满身红痕从床上迷迷糊糊坐起时,开口第一句便是充满感叹意味的“深藏不露。”
  10.
  熟悉的滴滴声使薛洋回过神。
  “欸,晓星尘回消息了。”
  他将车停在路边,才后知后觉地察觉出自己所走的路正通往晓星尘家。
  习惯真可怕。
  薛洋撇撇嘴,凑近金光瑶泛着荧光的手机屏幕。晓星尘头像还是原来那个,幼稚地与薛洋一起换的情侣头像。
  其实薛洋的微信头像也没变。
  且晓星尘对于金光瑶要赔钱的想法,只回二字。
  “不用。”
  11.
  不用,不用是什么意思?
  薛洋伸个懒腰,仰躺在座椅上眨着眼睛不知在想什么。
  金光瑶关了手机静默地坐在一边。
  缄默片刻,薛洋有点不舒服地确信,他好像真的陷进去了。
  12.
  热恋过去就是争吵。
  细小的嫌隙刚生成时没人在意,它像一颗带刺的种子被深埋于心中,直到长出荆棘与荨麻,在两人间划出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说到底,薛洋与晓星尘更像是两个世界的人。
  迁就多了也会累,相处久了就会烦。
  最终,大学结束,一次激烈的争吵后,薛洋认真提出分手的要求,晓星尘也并无过多挽留。
  之后便是赌气似的删去与对方有关的所有联系方式,好像就真的能老死不相往来,将对方从心中抹去似的。
  好在他们都有朋友与自己的生活圈子,晓星尘怎样薛洋不知道,他觉得自己倒是过得挺快活的。
  同有钱人金光瑶一起吃吃喝喝玩玩,值得一提的是还去驾校学开车,亲亲密密搞得蓝曦臣最近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对。
  只有时他会攥着一杯凉的奶茶,望着桌上的糖果发愣,再摇摇头心不在焉把糖塞进嘴中嘎嘣嘎嘣地嚼。
  横竖不过一场年轻时的恋爱,哪里有什么非你不可。
  薛洋将喝完的奶茶杯捏扁,随手往一旁的垃圾桶里扔,没进,他啧了一声,还是将其捡起重新丢进垃圾桶之中。
  但, 说实话,向来恣意妄为的薛洋,却也栽在爱情头上,他一点也不习惯没有那人浅淡的笑的生活。
  只是二人在感情方面都别扭地要命,都盼着对方先走出第一步,自己再两眼发亮地跑完剩下的路冲进对方怀中。
  13.
  旁边响起轻轻的笑声,薛洋条件反射地望去,正对上金光瑶一脸暧昧的笑。
  “你要干啥?”
  薛洋警惕地发问。
  “我晚上去蓝曦臣家睡。”
  金光瑶语调轻快地说道。
  “你晚上睡他家,他晚上要睡你。”
  “反正大家都是成年人—”
  “行行行,我送你去?”
  “你下车,我自己开车去。”
  薛洋骂了一声,冲金光瑶翻白眼。
  “矮子你他妈有了男人忘了爹。”
  “我觉得我更像在养儿子,”金光瑶伸手揉了一把薛洋的头,摸狗似的。
  “晓星尘家就在前面。”
  他旋即盯着薛洋,平静地说道。
  14.
  薛洋嘴角勾起古怪的弧度,低下头噗嗤笑出声来。
  金光瑶说的对,他该面对自己的心。
  “告诉我以前那个日天日地的美洋洋还在不在?”
  “在。”
  薛洋应道,觉得心情霎时愉悦几分,还带着些意味不明的焦灼。
  他一手摸上车把,甚至忘了去吐槽那个令人发指的称呼。
  15.
  不过是再走一遍熟悉的路。
  尴尬的是,薛洋一路上脑中打好的草稿在伸手敲门的那一刻全忘得一干二净。
  因为,几乎就在他敲完第一下时,那房门就被打开了。
  从中探出晓星尘的半个身子。
  还是四目相对,但两人皆是一派从容神色。
  薛洋以为自己在正式见到晓星尘的那一刻心中会翻腾起异样的情绪,但恰恰相反,他冷静地要命,竟还莫名地感到些许宽慰。
  晓星尘也是如此。
  “我一直在等你。”
  他侧身示意薛洋进屋。
  “我也是。”
  薛洋笑着反身关上门。
  16.
  从头到尾不过情侣之间的小打小闹而已嘛。
  他俩一如往日地坐在沙发上聊天,互相诚挚地道歉反省,很快先前那一点点的不自在也被抛到九霄云外。
  和好如初。
  17.
  薛洋正含着棒棒糖躺在晓星尘怀里。
  “要么赔车,要么赔人—”
  薛洋忽然眼睛一亮,戏谑般开口,“明月清风,你变了。”
  “嗯?”晓星尘低头捏捏薛洋鼓起的半边脸颊。
  “我说过那种话?”
  他困惑地望向薛洋。
  “哈?不是你让宋岚转告我的吗?”
  “嗯—”晓星尘如梦初醒般点点头,“也差不多。”
  “不过我当时说的是,比起修车,我更想修复我们之间的关系。”
  他无奈地从后环抱住薛洋。
  薛洋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手指不动声色地抚摩上晓星尘白皙的手。
  “我就说嘛。”
  “你只会在床上霸道一点。”
  他没脸没皮地调侃道。
  “不过,”晓星尘耳尖有点泛红,他轻咳一声试图转移话题,“还要多亏你糟糕的车技。”
  他指的是被薛洋撞掉的那半边后视镜。
  “呸,”薛洋立刻认真地反驳,“老子开车可稳了。”
  他从晓星尘怀中挣脱开,站起身弯下腰,笑着伸出手指轻佻地勾起晓星尘下巴。
  “想试试吗?”
  18.
  当晚薛洋筋疲力尽要上床睡觉时,才后知后觉地发现金光瑶老早就给他发了消息。
  金光瑶:情况如何?
  薛洋:干了个爽。
  金光瑶:加个“被”字。
    薛洋看着手机屏幕,弯起眼睛嘿嘿地傻笑两声。
  19.
  三个月后,薛洋兴高采烈地开车带晓星尘出去玩,成功地撞上树,把另半边后视镜也弄掉了。
  

评论

热度(555)

  1. s神木木木鱼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