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

咸鱼专业吃粮 产粮的太太们都是天使!!!

修伞 / 神枪来了

和气生财:



本文收录于去年的叶苏合志《Summer Soufflé》当中,520快乐!






01 神枪手




“我去!!!”




炙热的夏日,炙热的午后,嘉世网吧内突然爆发出一声怒吼。苏沐秋猛地从电脑前站了起来,悲愤地四处张望着。


他的位置离网吧前台很近,坐在前台打瞌睡的老板陶轩被这声大叫惊醒了,眼神茫然地看着他:“怎么的了?”


“我被人堵了!”


苏沐秋电脑屏幕上一片黑白,神枪手秋木苏面朝下凄凉地扑在雪地上,雪花萧瑟地漫天飘飞,无声昭示着这里刚刚发生了一场怎样的悲剧。


“你们又惹着谁了?”陶轩打着哈欠。


“这哪数的过来啊!”苏沐秋非常愤怒,“才一出副本就是漫天技能闪光,简直迷花了我的眼!太卑鄙了,有种正面决斗啊!”


“看清是哪家了吗?”有个声音在他背后说。


苏沐秋猛一回头:“你刚去哪了?”


叶修十分无辜:“厕所啊。”


“刚刚找不着你我才去组了个野队,结果一出来就扑街了,太对不住和我一起刷的哥们了!”说到这,他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冲回到了电脑前,“我都忘了,你知道我刚刚副本爆了什……”


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苏沐秋不敢相信地看着电脑屏幕,在背包栏中翻过来又翻过去地找了几遍,最后颤抖着转过身来。


“我刚刚副本爆的橙武掉了……”






“掉率0.01%那把50级橙武掩日矛?”


中午网吧里人不多,抠门的陶轩只开了一两台空调,室内浮动着一股令人心躁的热气。叶修举着一个手持小风扇,呼呼地给趴在电脑桌前躺尸的苏沐秋吹风:“你居然出了?”


“我每天都去刷冰龙巢穴啊,三个月来风雨无阻。”


苏沐秋生无可恋地说:“掩日矛只在那个副本出,现在市场上简直炒到天价,我想搞一把只能去刷了。好不容易感动荣耀女神出货了,结果居然爆出去了!”


“给我刷的?”叶修问。


“……”苏沐秋停顿了一下,“掩日矛属性其实没有你现在拿的那把好,主要贵在稀有。现在这价格都是被那堆工作室炒上去的。”


向无良炒装备势力翻了个白眼以后他又说:“我想刷一把回来拆了做个参考。”


“你舍得?”叶修这次真的震惊了。


“舍不得也得舍得。”


苏沐秋爬了起来,把游戏窗口最小化,打开了邮箱里的一个文档,上面是一张方案图纸和密密麻麻的标注。


“市面上的战矛我都拆的差不多了,就剩那把了。如果设计方案出了差错,那损失可比搞一把橙武要多得多了。”


苏沐秋点了点图纸上的战矛,转头看着叶修,眼睛里闪着跃跃欲试的光芒。


“自制银武,这个才是给你的。”




叶修定神看了他片刻,然后随手放下了小风扇,一拉电脑椅坐下了。


“不是吧,反应这么平淡?”苏沐秋难以置信。


“我这不是打算用行动表示吗?”


“啊?”


叶修笑了笑,鼠标一点重新打开了荣耀游戏界面。


“走着,去把你的矛爆回来。”




苏沐秋闻言顿时来了精神,一跃而起扑回了电脑前。刚刚回城复活以后他就直接下线了,这会儿重新登陆上去,还没来得及走出复活点,他就敏锐地注意到了四周的不对劲。


“这得是多大仇啊?”


苏沐秋操纵着秋木苏,视角缓缓转了一圈,假装若无其事地从复活点走了出去。


“人群后面有几个眼熟的ID,就是刚刚杀我的那批人。他们居然跟着堵回主城来了,这是跟我杠上了?”苏沐秋不紧不慢地敲着键盘,“我建议你马上反思一下,最近是不是又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那不能。”叶修说,“我五好市民啊,除了打本出来顺手抢了两个boss,别的什么也没干。”


他话音刚落,两人屏幕上同时跳出来了一条系统公告:恭喜明青公会击杀冰女王洛斯!随着这条公告刷出,方才还在人群中埋伏秋木苏的几个人居然不声不响地四散退去了。


叶修一愣,转头看向苏沐秋:“我记得冰女王的刷新点就在你刷的那个本附近?”


苏沐秋也是一怔,然后立刻反应过来了。他拉开搜索栏随手输了一个追杀者的ID,显示出来的个人资料上挂的正是明青公会的名字。


“果然是你抢了人家的boss吧!”苏沐秋已经转过弯来,“这是不是又开出来boss怕被我们抢,所以先下手为强来堵我们了?”


叶修敲了敲桌子:“提醒你一下,明青公会的boss是前两天你拉着我抢的吧?我记得我去的时候你已经跳进去嗖嗖开火了。”


苏沐秋顿时哑然,这居然是冤有头债有主了。




就算冤有头债有主,苏沐秋也躺了一回算是交待了。至于现在又多出来的橙武这债,他们该讨当然还是要讨的。


苏沐秋心下一定,拉开了QQ好友列表,开始找人打探起情报来。






02 弹药专家




密云笼罩的昏暗平原上,技能的闪光和攻击的音效交错起伏,在光团中心被明青公会的成员所围攻的,正是暗影荒野的野图boss影剑客霍尔。


影剑客的职业是鬼剑士,有几率会掉一件50级的橙武太刀,是当前阶段最好的鬼剑士装备。


明青公会的会长也是鬼剑士,垂涎这件装备已经有小两个月了。然而他们之前在这个野图boss的争夺上十分不顺,屡屡失手,最有戏的一次,还被游戏里赫赫有名的高手一叶之秋和秋木苏截胡了。


所以这次,明青公会对于这个boss可以说是势在必得的。




“一叶之秋和秋木苏的动静呢?”明青会长一边指挥,一边谨慎地向自家公会的成员确认。


“秋木苏没上线,一叶之秋还在主城里跟人砍价。”


明青会长放下心来。上次冰女王的刷新位置恰好就在秋木苏从副本回城的必经之路上,他们只好先下手为强解决了他。虽说也是秋木苏他们抢boss在先,但这仇肯定是彻底结下了,这几天明青会长一直在担心遭到报复,结果对面居然毫无动静。


越是这样,越是让人心中没底,他可不认为这两位会是默默吃了哑巴亏的主,只能想办法把他们盯得再紧一些。


就在他一不小心走神的时候,耳机里忽然爆发出了一声副会长的怒吼:“有人抢boss!”


会长被吓了一跳:“谁,熟人吗?”


“……噢,那倒不是。”


“那解决了不就是了,瞎喊什么喊!”会长大怒。


“解决不了,是个高手!!”


高手?会长心下一惊,来回旋转着视角在一片混乱中寻找起来。紧接着他就发现自己不用找了,激烈的枪声当中,一团炫目的光影正从人群中气势如虹地向他冲来,几乎是一眨眼间就来到了面前,然后,然后……


然后他死了。


这是发生了什么?!


会长简直气到昏厥,他倒是有心想要喊牧师来给他复活,然而明青的阵势已经完全被这个不知来路的弹药专家给冲乱了。这人在人群中来来回回,绚丽的弹药光影四处挥洒,身边的近战职业会被他的特殊弹命中陷入异状态,而远程又受到光影阻碍无法准确攻击到他。


更不用提他的走位还相当风骚,弹药专家在影剑客所放下的鬼阵之间左右游走,不知不觉就把追击他的明青成员全都给引进了boss的鬼阵当中!


乱了,全乱了!


影剑客是个斩技鬼阵双修的boss,想要击败他本身就对指挥要求很高,玩家要注重走位,及时闪避他的鬼阵,以免受到控制乱了阵型。


现在指挥扑了,攻势乱了,陷入影剑客鬼阵的角色就仿佛砧板上的肉,影剑客可是一点没跟他们客气,手起太刀落一下一个,转眼间明青公会就已经被boss杀得七零八落了。


躺在地上看着影剑客大杀特杀的明青会长那叫一个气啊,他们也是刚组建不久的一个小公会,成员之间还没养出来什么默契,被人一搅局场面立刻就控制不住了。他那不争气的副会长此时也没了音信,不知道是不是也被那不明高手给解决了。




就算借着boss之手把我们打翻了,你一个人就能抢到boss了吗?会长忿忿地想。


然后他就看到一个非常眼熟的身影扛着战矛从一路尸体旁掠过,直奔影剑客而去。


是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也是来抢boss的?明青会长心下大喜,一叶之秋最好赶紧和那个弹药专家打起来,等这两个高手两败俱伤的时候,他们明青好再来坐收渔翁之利。


想到这里,他也不在地面上躺尸了,立刻选了回城复活,想要恢复一下状态再回来抢boss。


结果这才刚回到主城,那边副会长的消息就过来了:“一叶之秋来了!”


你居然没死!会长心里小小的不平衡了一下,然后立刻回复道:“我知道,他们打起来了吗?”


“谁们?”副会长的语气非常茫然。


“一叶之秋和那个弹药专家啊!”会长内心咯噔了一下,忽然觉得有些不妙。


“你在说什么?”副会长说,“他们是一伙的啊,已经开始组队刷影剑客了!”


会长闻言两眼一黑,随便磕了瓶红药就往城外跑:“拖住!!你快拖住他们,我马上就到!”


“你到了有用吗?”副会长扎心地说,“我们连那个弹药专家一个人都扛不住,还是说你来和一叶之秋单挑,我们来对付弹药专家?”


会长气的吐血,但是再气也不敢说要单挑一叶之秋,只好愤怒地问:“那你现在在干什么?!”


“我躲在草丛里看他们刷boss呢,高手就是高手,这操作走位太炫了,我觉得影剑客快扛不住了!”副会长这语气听着还有点激动,不知道的恐怕还以为他是一叶之秋的粉丝。


会长想了想,脚步没停,还在往暗影荒野冲。他已经想好了,就算来不及抢boss,去把他的副会长杀一顿解气也是好的!






人才刚到暗影荒野,影剑客的击杀公告就已经出来了。明青会长叹了口气,狠锤了一下桌子,感觉自己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还没等他沮丧够,列表里突然跳出了一条好友申请。他漫不经心地点开,然后吓得差点从椅子上翻下去。


是刚才那个弹药专家!


做足了半天心里功课,他颤颤地接受了好友申请,尽量用平和的语气说:“有什么事?”


“幻影太刀,要不要?”


“什么?????”


会长手一抖,没忍住飞过去了一排问号。幻影太刀正是他心心念念的影剑客掉落橙武,对面居然一波刷出来了?他心情十分忐忑,仿佛看到了一只扛了袋大米给鸡拜年的黄鼠狼。


对面倒也没跟他绕圈子,直接开条件了:“拿我前两天在冰龙巢穴门口爆出来的橙武来换。”


“你是秋木苏????”


“是我啊。”


“……你不是神枪手吗?”


“枪系职业都差不多吧。”


不不不差得挺多的啊!会长心情十分复杂,你们高手都是什么职业都玩得很好的吗?


整理完心情以后他回复道:“你那天爆了橙武?我们什么也没捡到啊。”


“我知道你想要幻影太刀很久了,别兜圈子了,把橙武还回来我就跟你换。”


明青会长欲哭无泪,他们那天是真的没捡到什么橙武啊!要么就是公会里有人捡到私吞了,要么就是……


他灵光一现,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飞速地敲起字来。


“大神,那个,其实那天堵你的不止我们明青一家。包括你在那个副本刷本的消息,都是有人告诉我们的。”


“?”


“真的,我向幻影太刀起誓!我们这边是真没有捡到什么橙武,我怀疑是不是另一家的人偷偷捡走了。”


“……哪家?”




“蓝溪阁。”






03 机械师




“都留点神!别他妈瞎动!”


蓝溪阁的团队频道里接二连三地跳出来会长索克萨尔的指示,百十名蓝溪阁成员一齐埋伏在“万年雪山”地图中,伺机窥探着前方坡下正在与野图boss冰龙斯卡萨作战的小公会。


“猥琐,太猥琐了。”


苏沐秋掐了语音,和旁边的叶修说:“就这么个小公会,索克萨尔也要捡人家的便宜,说是让他们先扛一波冰息再上。”


“就是,太猥琐了!”陶轩从他们身后经过,十分殷勤地在两人桌子上各放了一瓶冰镇饮料,“辛苦了啊!”


“谢谢陶哥!”苏沐秋应了一声,陶轩眉开眼笑地回到了前台自己的电脑跟前。


叶修靠在苏沐秋椅背上,凑过来看了看他屏幕视角上白茫茫的一片雪原:“所以蓝溪阁和明青联手堵你的那天,明青在雪山口杀冰女王,蓝溪阁就是这样在雪山深处杀冰龙?”


“是啊,明青会长跟我说的。”苏沐秋翻了个白眼,“据说索克萨尔最近正在研究银武,急缺冰龙掉的稀有材料,蓝溪阁的人天天蹲在雪山里守刷新。”


“你也是够背的,同一天刷出两个野图boss,你在中间刷本,是我我也要堵你。”


“不能是巧合,这肯定是蓝溪阁的阴谋!”


苏沐秋非常严肃:“我刷冰龙巢穴是日常啊!估计蓝溪阁的人天天在雪山来回碰到我,以为我也在蹲冰龙,干脆就联合明青来算计我了,事后还把锅推给明青,一石二鸟,是索克萨尔干得出来的事!”


“确实是他干得出来的事。”叶修点头表示认可,“不过一星期就混进了蓝溪阁内部,你也是很有手段啊!”


眼前苏沐秋的屏幕上,积雪覆盖的岩石之后,机械师正和蓝溪阁的成员十分融洽地趴在一起,俨然一副好兄弟的模样。


“你悠着点别太出头,小心暴露了当场扑街。明青的素质和蓝溪阁不能比,包括指挥的能力也是。”两个人贴着凑在一起看同一台屏幕,叶修说这话的时候气息都快呼到苏沐秋后颈上了。


“知道了知道了。”苏沐秋嘟囔了一声,“你往边起开点,凑这么近好热!”


“有吗?”叶修茫然地环顾了一圈嘉世网吧室内,今天客人多,陶轩的冷气开的挺足的啊?


苏沐秋耳根红了红,没有接腔,若无其事地活动了一下手腕:“底下快死绝了,蓝溪阁差不多要上了,你也准备着吧!”


叶修应了一声,重新坐回自己电脑面前。




正如苏沐秋所言,团队频道里再度跳出了来自索克萨尔的指挥:“准备了啊!待会儿下面那几个一挂,远程就立刻接手开始轰,把仇恨给我拉死了!”


他话音刚落,山坡下冰龙便高高扬起了头颅,龙翼扇动了两下,剧烈地咆哮了起来!冰龙咆哮也属于技能中的一种,只见雪地中声波震荡,雪浪层层翻涌,方才还苟延残喘的那几个小公会成员立刻就在震动中化作白光了。


与此同一瞬间,雪坡上、岩石后、树上甚至是积雪堆中,蓝溪阁的成员们从五花八门的藏身地中一同扑了出来,这埋伏的技巧当真有他们会长的风范。随着他们前进的步伐,远程的法术和炮火也已经一同铺下,牢牢笼住了冰龙的身形!


前面的仇恨对象已经死光,又遭受到新的攻击,冰龙的仇恨立刻就转移了。它扇动着翅膀向蓝溪阁的方向袭来,落地的一瞬间巨爪拍地,一击便震掉了最前排蓝溪阁玩家的大半管生命。


“我天,这么猛!”


苏沐秋的机械师正跟随着蓝溪阁的远程职业一起行动,看到这场景下意识便感慨了一句。


冰龙在野图boss当中属于最不好击杀的那一类,体型巨大、技能繁多、杀伤力强,没有多个骑士配合拉仇恨很难控制的住。叶修和苏沐秋习惯单打独斗,人型的boss他们可以靠技巧击杀,像冰龙这种类型便有些有心无力了。


所以这个boss虽说出现有两个多月了,苏沐秋却也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






由于会长的需求所致,蓝溪阁已经击杀过好几次冰龙了,此时也算是训练有素,多个骑士举起盾牌熟练地顶在了前排,抗住了冰龙的第二波伤害。


在后排牧师开始吟唱刷血的时候,魏琛惊心动魄地接到了一个消息:“一叶之秋不见了!”


“去哪了?!”魏琛自打听说上周明青公会被抢了boss之后,一直都在警戒着一叶之秋和秋木苏的动态。这两尊瘟神可不是好招惹的,更不用提他心里其实还有点心虚。


“不知道,一转眼就跟丢了!”


“妈的废物!”魏琛大骂了一声,转头在团队频道里再次下起了指示:“速度速度!加紧输出!!”


想了想他又有些不放心,在小队频道里跟蓝溪阁的副会长说:“找几个人去把龙蛋看住了。”




冰龙斯卡萨虽然是活动范围跨越整张地图的野图boss,但是却不会因为仇恨而游走太远,其原因便在于刷新的时候一定会出现在刷新点的龙蛋。守护着龙蛋的冰龙只会在雪山深处活动,龙蛋同时也是冰龙的暴走阀门,一旦被摧毁,冰龙就会立刻陷入暴走模式。


一般玩家组团来刷野图boss,除非是不小心手滑了,否则没人会去特意攻击龙蛋。不过对于一叶之秋和秋木苏的人品,魏琛那是连一丁点的信任都没有的。


副会长是个弹药专家,所率领的便是蓝溪阁枪系职业的小队。他在队伍里招呼了一声,顺手把龙蛋的坐标发在了队伍频道里。


几个枪系立刻就往龙蛋的方位赶,魏琛在指挥的途中向旁边瞟了一眼,瞅着中间那个机械师颇为眼生,顺口问了一句:“那小子是谁?”


“新人吧,我也不太熟。”副会长看了一眼。


“新人你就敢让他过去?!”魏琛心里咯噔了一声,大怒道,“赶紧让他滚回来!”


副会长不以为然:“老魏你最近大姨妈来了吧,怎么这么敏感?”


魏琛急了:“你他妈快点!!”


副会长一愣,他和魏琛是一起打了好几个游戏的兄弟,知道魏琛这是认真的,就也不开玩笑了,在队伍频道里喊机械师回来。结果这一喊,他就知道出问题了。


机械师不但没回应,还直接退出公会了!




卧槽,要糟!


副会长一头冷汗,赶紧下令让其他两个一起去看龙蛋的人直接击杀机械师!这消息过去了还没半分钟,枪系队伍频道里立刻就灰下去了一个头像,另一个人狼狈地回消息说:“我靠,太强了,打不过!”


没想到这句话也成了遗言,他的头像跟着就也灰了下去。


不到一分钟,这个混入蓝溪阁的机械师连续击杀了两人!


副会长知道来不及了,视死如归地联络了魏琛:“冰龙要暴走了。”


魏琛回了他五个字:“我操你大爷。”




砰!


苏沐秋最后一枪过去,雪堆中的龙蛋应声而碎,然后在相隔不远的另一头,正在攻击蓝溪阁的冰龙发出了一声凄厉的长啸,猛地向龙蛋这头看了过来!


冰龙双目充血,转身就冲向了机械师所在的方向!在这一刻它的仇恨已经固定,除非机械师阵亡,否则无论受到多少攻击,它的仇恨始终都会落在机械师身上。


魏琛本以为机械师会转身逃跑,没想到他居然回头直直地朝蓝溪阁阵中冲了回来!


“我靠!太不要脸了!!”魏琛破口大骂。机械师这显然是要把冰龙重新引回来,借刀杀人坑害他们蓝溪阁啊!


“所有人都注意!优先击杀那个机械师!”


魏琛在团队频道里重新布置了指示,就在蓝溪阁的攻击一同落下的那一刻,苏沐秋手指在键盘上飞快敲打着,机械师边跑边伸手在机械箱里动作了一番,头顶螺旋桨倏然起飞!


机械师技能,机械旋翼!


这一腾空,恰好躲过了一波攻击。再落地的时候,他和蓝溪阁的距离已经只在咫尺之间了。


冰龙追在机械师身后,昂头就喷洒出了一波冰息,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这波肯定要跪的时候,机械师用快到让人看不清的操作装上了火焰推进器,熊熊火焰喷射而出,他擦着冰息的边缘将自己猛地推进了蓝溪阁的人群当中!


他居然让冰龙的冰息吐空了!!




还没等蓝溪阁众人反应过来,陷入敌群的机械师已经猛然一拳挥出,打翻了面前的两个薄皮法师,另一只手在机械箱里一探,一连串机械道具噼里啪啦地掉了出来,向四面八方袭去。


这一串动作太快又太过行云流水,看得蓝溪阁众人一愣一愣的。机械师手再伸回来的时候,自动手枪已经扬了起来,子弹射击声和机械爆炸声齐飞,火力一瞬间便铺设了出去!


“卧槽一个个都傻站着干嘛?!”


魏琛大喝了一声,索克萨尔扬起手杖,混乱之雨从天而降就要往机械师身上淋。结果这雨还没下下来,机械师便启动了推进器,嗖地一下蹿离了原地,直奔术士的方向而去!


“哎哟你这卧底胆子不小啊,既然敢冲着老子来,就做好送死的准备吧!所有人都散开,我要和他单挑!”魏琛一边大吼着,一边在团队频道中下达了截然不同的指示:“待会儿我控住他的时候,所有人一起攻击,一波带走!”


他话音才刚落,蓝溪阁人群中突然传来了一阵惊慌失措的鬼叫。


“一叶之秋来了!!!”


魏琛心下大惊,还没来得及吟唱,视角便已经骤然旋转了起来,术士没有防备就这样被拍飞了!


战斗法师技能,落花掌!


索克萨尔被击飞的这一瞬间,蓝溪阁短暂失去了指挥,本来算得上有序的阵型在内有奸细、外有boss的夹击当中彻底乱了套。冰龙追随着苏沐秋的机械师而来,却也不会好心地放过蓝溪阁的成员,一口接一口的冰息肆无忌惮地在人群中喷泻,蓝溪阁团队列表中的头像一个接一个飞速地暗了下去!


不过蓝溪阁成员的素质总归还是要比明青公会强上不少的,虽说是乱了,倒是也没有彻底溃不成军。魏琛让索克萨尔一个受身操作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立刻在团队频道中重新开始指挥。


“仇恨不在我们身上,所有人散开!散开!远离那个机械师,有多远算多远!妈的角落那几个先别打了,他们两个也吃不下冰龙,先都散开了再说!”




就在蓝溪阁成员四散退开的时候,机械师和一叶之秋十分默契地从人群中同时蹿出,一前一后再度杀向了索克萨尔!


“我靠,冲着我来的?!”魏琛见状一点不含糊,索克萨尔在雪地中一个打滚便躲开了机械师投掷的炸弹,同时大声叫喊了起来:“支援呢?!快来几个人帮我拦住他们!”


真真是能屈能伸大丈夫。


然而刚一从雪地上滚起来,魏琛就意识到大事不妙,苏沐秋竟然提前预判了他躲闪的位置,在地上放置了一个磁场线圈!


骤然加倍的负重让索克萨尔的动作慢下了几分,就是这么一延缓,机械师的空气压缩机便已经送到了索克萨尔眼前,狠狠将他吹向了冰龙的方向!


追逐着机械师的冰龙看到了迎面冲它飞来的术士,并没有半分犹豫,高高抬起了爪子,轰然拍下!


蓝溪阁的所有成员都不由自主闭上了眼睛。






“快来救我!!!”


冰龙方向传来了一声惨叫,蓝溪阁的成员们猛然又睁开了眼,惊讶地发现他们的会长居然还没死!索克萨尔竟是点了一个忍者的低阶技能影分身术,在千钧一发之际一个极限操作闪了出去!


虽说没被一击秒杀,但是在近距离震荡之下索克萨尔也已经是残血状态了,此时正相当狼狈地在冰龙身边抱头鼠窜,躲避着冰龙的攻击。


蓝溪阁的成员正要操着武器上前救援,却有一道黑色的影子比他们更快地冲了出去!那人从冰龙身遭斜穿进去,灵活地躲避掉了冰龙一口喷下来的吐息,在漫天翻飞的冰粒之中一矛刺向了索克萨尔!


快!太快!


等蓝溪阁成员回过神时,一袭黑袍的术士已经如同风中枯叶一般垂落在了雪地当中!




蓝溪阁开杀冰龙斯卡萨后17分32秒,会长索克萨尔,阵亡!






04 枪炮师




“行了吧,还追呢?”



雪山峡谷中漫天眩目的技能光影下,一叶之秋在围堵中猛地回过身来,战矛破风划出一道圆弧,狠狠扫飞了身后两个贴过来的玩家。


在闪躲着身后乱七八糟的攻击的时候,叶修还能腾出来手给索克萨尔发骚扰消息:“不就是杀了你一次吗,多大点仇?你死回来了没有,快把你们蓝溪阁这群人领走!”


“你别跑了,我马上就叫他们停手!”索克萨尔那边的回复很快就过来了。


“你先叫他们停!”叶修说。


“他们已经停了,不信你回头看看。”


一叶之秋脚步根本一秒都没带停的,叶修却睁眼说瞎话地敲着键盘:“我去我差点被打中了!你们的人根本就没停,你好不要脸!”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确认着什么,半晌索克萨尔愤怒地回复道:“我靠你哪里停了,你才不要脸吧?!”


叶修就像没看到他的回复一样,话题忽然一转:“你们怎么不去追boss?就不怕冰龙被人偷偷给杀了?”






成功击杀索克萨尔之后,叶修和苏沐秋立刻两路分开躲避起了蓝溪阁剩下成员的追杀。苏沐秋带着冰龙逃向了雪山深处,叶修则是奔向了雪山出口处的方向。


似乎是收到了魏琛的指示,蓝溪阁的人没有在此自乱阵脚,齐刷刷地冲着一叶之秋追了过来。


“我居然比冰龙还重要?”叶修问。


“杀了你再去杀冰龙也是来得及的。”魏琛相当自信地回复着。


他的自信不是没有理由的。机械师带着冰龙逃向的方向是雪山深处,一叶之秋选择的则是雪山外沿,索克萨尔和其他阵亡的蓝溪阁成员从主城复活回来以后,正好可以与还在雪山里的人内外夹击,收拾掉一叶之秋再折返回去继续杀冰龙。


反正那机械师一个人也不可能杀掉冰龙,如果冰龙干掉他暴走状态消失就更好了。


“我觉得你还是不要这么自信吧?”叶修说。


魏琛心里咯噔了一下。和一叶之秋打交道的次数多了,他知道这人实在是诡计多端,难道冰龙那头还能有什么诈?


这么一犹豫,索克萨尔就已经和一叶之秋在雪山峡谷入口处狭路相逢了。


魏琛看了看身边的这数十个公会成员,觉得群殴一叶之秋一个不成问题,于是不再犹豫,在团队频道里下达了指示,让一叶之秋身后的蓝溪阁成员统统折返回去击杀冰龙!




在一路追杀的过程中,一叶之秋的生命已经不到20%了。


“受死吧,一叶之秋!”


魏琛大喊了一声,索克萨尔举起手杖就要吟唱。


“有种和我单挑啊!”叶修也在他对面大喊着。


“单挑就单挑,怕你啊!”


百分百的生命打百分之二十的生命,魏琛那可是一点都不怂,黑袍术士像个战士一样操起手杖就冲向了前方。


“老大,回来!!”索克萨尔才冲出去了两步,身后就响起了兄弟们的惨叫。


“我能对付他!”魏琛满不在乎地回了一声。


“天上!!”


天上?魏琛茫然地一晃鼠标,视角朝上一转,然后整个屏幕就被火红与金灿交织的光芒所覆盖了。短暂而又漫长的几秒之间,眼前什么也看不到,满耳灌入的净是轰鸣与爆炸的声音,惊得他一瞬间就把耳机甩了出去。


妈的,妈的!他想,这群废物,看见有人开炮不会直接喊快躲开吗?!




轰轰轰!!


站在雪山峭壁之上的枪炮师在第一炮开场之后,立刻接二连三地补了好几炮下去,索克萨尔的身形被飞雪与炮火完全覆盖,在硝烟中狼狈地来回躲避着,连吟唱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蓝溪阁的成员想上前营救,却受到了枪炮师的炮火干扰,丢出的技能也失去了准头。峡谷中场面一片混乱,技能的闪光虽然此起彼伏,却丝毫没能阻止索克萨尔生命下滑的速度。


“靠啊,说好的单挑呢?!”魏琛大怒。


“这不是来了?”


他随口一骂,却没想到一叶之秋的声音就在极近的距离响起了。魏琛吓了一跳不说,心也一下子凉了下去,这家伙是什么时候凑到这么近的地方来的!


天击!龙牙!连突!


战斗法师乘着枪炮师的火光,攻击一下接一下接连不断地落在索克萨尔身上。不是魏琛不想反击,枪炮师的炮火虽然在四处轰炸,但是重点关注的对象还是他一个人,他所有的动作都被来自上空的袭击给打断了,只能一味被动挨打。


战斗法师和枪炮师的配合天衣无缝,百龙流星打带着闪光的最后一击刺出,索克萨尔再度倒下的同时,系统公告上也刷出了一条比死还让魏琛震惊的消息:恭喜嘉王朝公会击杀冰龙斯卡萨!




嘉王朝?这又是哪根葱!


躺在地上看着战斗法师和枪炮师大战蓝溪阁的魏琛咬着牙憋下了这口气,今天第二次选择了回到主城复活。


他在公会频道下令让蓝溪阁全员撤退,然后拉开好友列表开始和一叶之秋谈判:“嘉王朝什么情况,你们是来替这家抢boss的?”


“我们是来杀你的。”


“我招你惹你了??”


“秋木苏的掩日矛呢?”


“那是什么,我没见过。”


“下周冰龙见。”


“不是,我已经转手给卖了,真拿不出来了。”


“下周冰龙见。”


“你讲不讲道理??”


“下周冰龙见。”


“你狠!!!”




其实打从一开始苏沐秋混入蓝溪阁,打的就是连人带龙通吃的主意。


他和叶修虽然吃不下冰龙,但是有人吃得下。


陶轩带着他嘉王朝公会的兄弟一早便埋伏在了雪山深处,苏沐秋将冰龙引给嘉王朝之后,立刻下线切号,登上了提前停在雪山口的枪炮师账号,及时支援了正在被蓝溪阁追杀的叶修。


魏琛终于还是没扛住叶修的压力,老老实实将掩日矛还了回来。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在复活点做交易的时候,术士探着脑袋问:“你身边到底哪来那么多玩枪的高手?”


叶修愣了愣,看了一眼旁边正在摆置装备编辑器的苏沐秋,扣着耳机笑了。




“我身边,从始至终只有一个人啊。”






05 ???




白雪皑皑的峡谷当中,冰龙朝天咆哮了一声,龙爪沉重地拍向地面,一口冰息再度狠狠洒向了围攻它的蓝溪阁成员。


“那两个家伙怎么样了?”


魏琛警惕地向自己的小队成员询问。


“都没上线!”时刻关注着两人在线状态的成员回答。


然而这个回复并不能使魏琛完全放心下来,秋木苏的小号实在是太多了,他已经在这上面吃了足够多的亏了。


魏琛在团队频道里再度下令:“警戒陌生的枪系职业!一看到不认识的人靠近就立刻攻击,宁可错杀不能放过!”


结果话音才刚落,前方攻击阵型的侧翼就产生了骚动,远程职业区域的走位一片混乱,团队频道里飞快地刷屏跳动着一串不成句的拼音,让人搞不懂发信者到底想要说什么。


“妈的,别乱!稳住了!”魏琛大怒,“又发生什么了?!”


砰砰砰砰砰!


枪声!一连串的枪声响起,开枪的人操作极快,双手枪保持着一个高频而稳定的节奏在人群中扫射着,一时间子弹横飞,蓝溪阁的成员们东倒西歪地被打乱了配合,枪声、叫喊声、巨龙咆哮与技能音效混杂在一起,场面混乱的不成样子。


团队频道里破碎的只言片语也终于组成了一句完整的句子,有人在慌乱地大喊着——


“神枪来了!”






“橙武我不是已经还了吗?!”


魏琛要被气死,一叶之秋和秋木苏简直是他命中的克星,这已经是第几次被他们搅局了?


“啊,这次不是为了橙武。”


有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魏琛一边焦头烂额地在团队频道里控制局面,一边随口说:“那是为了什么?”


“我们现在正式加入嘉王朝公会了,不好意思。”


魏琛这才反应过来是谁在跟他说话!他惊恐地一转视角,如果他没听错的话,这应该是秋木苏的声音才对,可是秋木苏不是开着神枪手在人群中战斗吗?!


一杆冰冷的战矛刺穿了索克萨尔的胸口,站在术士身后的战斗法师虽然面无表情,但是魏琛却仿佛从他脸上看到了笑意。


“你才是秋木苏?!”


话才刚出口,魏琛就感觉自己已经被绕晕了,这都什么跟什么,一叶之秋在玩神枪手,秋木苏却在用战斗法师?


“是不是很惊喜?”


苏沐秋笑了一下,战斗法师落花掌出手,一把将索克萨尔吹飞了出去!在他所飞向的位置,叶修的神枪手一步跨出,双枪抬起,暴射的子弹如狂雨骤来,竟是在空中将术士一路押枪送出了蓝雨阵外!


而在阵外迎接着他的,是埋伏已久的嘉王朝公会成员铺天盖地的攻击!






“这一手押枪厉害啊!”


神枪手和战斗法师在蓝溪阁成员的追杀中四处逃窜着,苏沐秋眼神专注地看着屏幕,嘴上却没忍住调侃了一句。


“可能是耳濡目染吧?”


叶修操纵着神枪手在雪地里一个翻滚躲开了身后的攻击,随口回道。


“跟谁?”苏沐秋这时候精力完全放在游戏中,没过脑子地顺了一句出来。


叶修被他问的一顿,差点被飞来的流弹打中。






夏日的热气钻着空往网吧里涌,满室都是网游咣咣的声效和操作者叫骂的声音,熏人的烟味和泡面味环绕身遭,这个他们身处的场所,怎么也称不上是一个令人舒心的地方。


然而屏幕外叶修和苏沐秋肩并肩地坐在一起,屏幕内两个角色一同在茫茫的雪地之中摸爬滚打,当这些事情和这个嘈杂的网吧放在一起,却又莫名地令人想笑。


于是叶修就笑了。




“跟我的神枪。”


他对苏沐秋说。






End




评论

热度(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