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

咸鱼专业吃粮 产粮的太太们都是天使!!!

【曦瑶】我能摸摸你的耳朵吗

卿卿两相悦:

设定:如果有喜欢的人了,头上会长出兽耳。


He,一发完,竹马竹马。


   


1.


金光瑶打开门的时候,蓝曦臣正坐在沙发上发呆。


他套了一件素色的背心,下身穿一条宽松的黑色运动裤,似乎刚起不久,但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他温雅的气质。


唯一不同的是,他头上多了一对白绒绒的兔耳。


那兔耳无精打采地垂在蓝曦臣的两侧脸颊上,看起来似乎有些委屈,配上他微微发愣的表情,看上去竟有些……呆萌。


“噗。”


金光瑶没忍住,笑出了声。


“阿瑶…”


蓝曦臣被突如其来的笑声打断了思绪,兔耳一下子竖了起来。他扭头看向笑弯腰的金光瑶,露出了一个无奈的表情。


“抱歉二哥。”金光瑶努力憋住笑,摆出一个严肃的表情,正色道,“我能摸摸你的耳朵吗?”


蓝曦臣的兔耳再一次立了起来,一抖一抖,露出了他微微泛红的耳尖。


2.


蓝曦臣昨晚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他躺在床上,屋里的摆设昭示着这里是他过去的房间。


金光瑶趴在他的身上,他的右手紧紧将人扣在怀里。


怀里的人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唇因吃惊微微张开,露出了一点粉嫩的舌。他就像着了魔一样凑过去,印在那泛红的嘴唇上,软软的,像是在亲吻一朵云。


还没等这个梦更深入,他便被突如其来的闹铃声扰醒了。


他像往常一样关上了闹钟,坐起来准备洗漱,却觉得头上有些不对劲,伸手一摸,便浑身一僵。


他匆匆忙忙走向浴室,果不其然,镜子里的人,多出了一对雪白的兔耳。


蓝曦臣盯着镜子愣了一会儿,伸出手摸了摸,接着他回到客厅拿出手机,给导师打了个电话请假。


电话打完后,他才有些头疼地倚在了沙发上,伸手捂住眼睛。假不能一直请下去,他甚至都能想象到明天出门后,校园各大公众号的头条。


“震惊!蓝启仁得意门生蓝曦臣竟然…”


“只一晚!蓝曦臣竟心有所属!”


“雅正?XX带你解读蓝家家规!”


胡思乱想间,昨晚做的梦却不由自主地重回脑海。


他打开手机联系人,排在第一位的赫然是他给金光瑶的备注。


“阿瑶”


3.


兔耳的触感很柔软,细小的绒毛蹭过金光瑶的手,带来一阵光滑的感觉。


不像是毛绒玩具,这兔耳摸起来很温暖,跟着主人的感官微微摆动,金光瑶忍不住把脸贴上去蹭了蹭。


“阿瑶!”


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蓝曦臣已经躲开了,脸还在微微泛红。


“啊…我…”金光瑶有些尴尬,动物的耳朵最为敏感,他比蓝曦臣更清楚这一点。


“没事,我知道阿瑶不是有意的。”蓝曦臣微微摇头,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其实是有意的……金光瑶看着蓝曦臣清煦温雅的笑,还是将这句话憋进了肚子里。


“二哥可是看上了哪家姑娘?”金光瑶笑眯眯地转移了话题,“不赶紧去告白,叫我来做什么?”


“别闹了,阿瑶。”蓝曦臣无奈地捏了捏他的脸,“帮我想想办法,下个周我有个讲座。”


“办法不就是去表明心意吗?还是……”金光瑶睁大眼睛,作出一副惊讶的表情,那黑白分明的眼睛让他看起来十分俏皮,“哪家姑娘看不上我们温文如玉的曦臣学长?”


蓝曦臣沉默了。


他的心中人,恰好是眼前人。


但是眼前人,却早在16岁那年长出了兽耳。


一直到现在,没有丝毫消失的征兆。


4.


蓝曦臣第一次见到金光瑶,是在10岁那年。


他躲在蓝夫人的背后不肯出来,只露出了一双眼睛,怯生生地看着这个陌生的家。


金光瑶的母亲孟诗,曾是红极一时的女演员。


那时候大街小巷,音响店里放的全是她主演电视剧的主题曲,孟诗这个名号可以说是妇孺皆知。


就是这样一位全国盛名的女演员,却在两年后突然宣布退圈,没人知道为什么。


有人说她厌倦娱乐圈灯红酒绿的生活,剃度出家。也有人说她与儿时的青梅竹马相恋相爱,相夫教子。


只有蓝家和金家知道,孟诗被金家家主金子善包养了,美其名曰金屋藏娇。


金光瑶从小与母亲生活在一座郊外的别墅内,很少与外人接触,就连金子善他也很少见到。母亲待他很好,会给他唱歌,也会教他写诗作画。他以为生活会这样继续下去,他也会像母亲那样成为一个优秀的演员。


直到他六岁那年,金子善意外身亡,正室夫人开始对金光瑶和孟诗疯狂打压。


她收走了房产,连带着孟诗演戏赚来的钱,将他们逐出门外,百般侮辱。


孟诗不得不带着六岁的他东躲西藏,他们睡过路边,也乞讨过,做最低贱的工作,没人认得出这是曾经风华绝代的女演员。


有次一个小流氓想要侮辱孟诗,他扑上去狠狠咬住那人的手,小流氓疼极将他一脚踹开,他便从高台上滚下,趴在地下疼得动不了,满嘴是血。


有路人报警替他们赶走了流氓,孟诗扑过来抱紧他。那时他虽然很疼,但是母亲的怀抱缓解了疼痛,对他来说,母亲在的地方,便是家。


可他的家还是没了。


孟诗在第二年的冬天走了。


她得了重病,没有钱治。临终前她找到了自己的发小蓝夫人,希望她能收养金光瑶。


蓝夫人赶到时,孟诗已经走了多时,她的头发灰白,眼眶凹陷,骨瘦如柴,完全看不出当年巧笑倩兮的模样。


跪在她床边的小人儿一言不发,本应是发育的年纪却生得瘦瘦小小。蓝夫人叫他一声,他便抬起头来惊恐地看着她,像只受了伤的小兽,泪水从他脸上一滴一滴滑落,看得蓝夫人也红了眼眶。


蓝夫人派人安葬了孟诗,将金光瑶领回了家。


他紧紧拽住蓝夫人的袖子,生怕她改变心意将他赶出去。


蓝夫人摸了摸他脏兮兮的头,柔声安慰他,指着蓝曦臣和蓝忘机给他介绍。


“这是曦臣,是你哥哥。”


“这是忘机,小你两岁,是弟弟。”


到底还是孩子心性,在看到年岁差不多大的同伴时,金光瑶终于从蓝夫人身后露出脸来。


他蓄着一头长发,许是很久没打理,看起来脏兮兮的。但他脸却很干净,肤色白皙,乖巧伶俐。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像极了孟诗,大概是哭狠了,红红的眼睛让他看起来像只可怜的小兔子。


他有些害怕地看着蓝曦臣,努力挤出一个乖巧的笑容,在看到一直冷着脸的蓝忘机后,笑容又瞬间垮了下来。


蓝曦臣赶紧扯了扯蓝忘机,换来对方一个不解的眼神,他只好走过去揉了揉金光瑶的头。


“忘机他一直都是这样。”蓝曦臣柔声道,“你不要怕。”


金光瑶点了点头,眼前的人款款温柔,像和煦的春风,没有任何嫌弃之色,惹得金光瑶又忍不住偷看了几眼。


5.


待金光瑶安顿好后,天色已黑了大半。


蓝曦臣照例从书房晚读后走回自己房间,却在路过金光瑶的房间时,隐约听到了啜泣声。


他趴在门上听了一会儿,里面的哭声很微弱,像是独自舐伤的幼犬。


蓝曦臣犹豫了一下,推开了门。


金光瑶正握着一把梳子,坐在床上抽泣。见蓝曦臣进来,他瞬间闭上了嘴,只是身子还在一抽一抽地抖动。


“你怎么了?”蓝曦臣看他可怜兮兮的模样,上前柔声问道。


金光瑶抬起头来怯怯地看了他一眼,绞着手摇了摇头。


“你不要怕。”蓝曦臣朝他温柔地笑,“我不告诉别人,好吗?”


金光瑶看着他温和的笑容,犹豫了一下,小声道,“我不会梳头。”


金光瑶的眉眼像极了孟诗,孟诗让他留长发的原因,也只是为了让他看起来更像孟诗一点。


 “这样你父亲高兴,就会常来看你。”母亲这样对他说。


后来他们流落街头,几经波折,孟诗都坚持不懈替他梳头,直到她病重。


金光瑶自是不会梳头的,他磕磕绊绊好不容易洗完了澡,却不会用吹风机,头发不小心绞在一起,怎么都梳理不开。他寄人篱下,终是不敢麻烦蓝家人,思极孟诗,便握着梳子哭了起来。


明明是七八岁狗也嫌的年纪,却提前尝到了人世艰辛,有了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敏感。


蓝曦臣听他这么说,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拉着金光瑶来到浴室,摁着他坐在椅子上。


金光瑶惴惴不安地看着蓝曦臣,看着他举着吹风机朝他走来,瞬间抱住了头。


“不要打我!”金光瑶捂着头瑟瑟发抖,“我错了,不要打我…”


蓝曦臣有些吃惊,随后便觉得心里一阵难受,他叹了口气,轻轻拉开了金光瑶的手。


“我不打你。”他道,“你头发没干,会感冒。我帮你吹干好吗?”


金光瑶抬眼偷偷看了看他,见他脸上没有任何恼怒之色,便慢慢放松了身体。


蓝家的孩子总是提早独立,即便蓝曦臣只比金光瑶大三岁,看起来却像个小大人。他将吹风机开到一个温和的档,轻轻梳理着金光瑶的一头长发。


洗漱干净的金光瑶和刚来的时候判若两人,乌黑的头发衬得他肤色更加白皙,大概是吹风机的温度很合适,他的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加上他瘦小的身形,看起来倒像是一个小姑娘。


“我能叫你二哥吗?”吹干头发的金光瑶躺在床上,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蓝曦臣,竟看得他脸有些泛红。


“为什么是二哥?”


“因为…大哥…”金光瑶的眼里露出了一丝恐惧,“他对我不好…”


蓝曦臣看着他的表情,自知触痛了他不好的回忆,赶紧应了下来。


“好,二哥就二哥,叫什么都好。”


“嗯。”金光瑶眨眨眼睛,“二哥晚安。”


6.


后来时光荏苒,转眼间许多年。


金光瑶慢慢融入了这个家,或许是懂得了寄人篱下的道理,他一直很乖巧,脸上总挂着讨喜的笑容,从未给家里添过任何麻烦。


蓝曦臣考上大学的那一年,金光瑶也考上了重点高中。


他十九,他十六。


大学放假总是早的,蓝曦臣秋假回家的时候,金光瑶还在上自习。


还在上初中的忘机被同班同学拉出去玩,蓝曦臣一人无聊,便启程去了金光瑶的学校。


金光瑶正坐在教室里背历史,同桌倚在他身上玩手机,看到好笑处便招呼他,金光瑶一抬头,便看到了教室外熟悉的身影。


他猛地站起来,吓得同桌手机都掉在了地上,随后不顾众人的目光向门外冲去。


“二哥!”金光瑶朝蓝曦臣跑去,一下子扑进了他怀里,“你怎么来了?”


那时候蓝曦臣已经很高了,金光瑶却因为幼时的遭遇,个子一直窜不起来。他扑过来的时候,微翘的头发恰好擦过蓝曦臣的鼻尖,带来一阵独属于少年的清香,让蓝曦臣忍不住心中一悸。


“回母校看看,也来看看你。”蓝曦臣压下心中奇怪的感觉,揉了揉他毛绒绒的脑袋。


“二哥,我们去海边吧。”金光瑶眼珠一转,央求道,“自习实在是太无聊了。”


“可是…”


“二哥,马上就放假了,明天人就多了。”金光瑶可怜兮兮地看他,“我想去很久了。”


“好吧。”蓝曦臣有些无奈,金光瑶总是知道该怎样让他心软。


班主任很痛快地批了假,毕竟一个是全校的骄傲,另一个以后也会是。


尖子生请假总是很方便的。


7.


秋天的海天,让人无法不沉醉。


海是深蓝色的,波浪一层层荡起,像被风吹动的丝绒画布。天是淡蓝色的,万里无云,一碧万顷。它们在交接处相连,过渡得如此自然,像是一层层晕开的蓝色颜料,任阳光在上面镀上一层金光。


金光瑶解开校服的拉链,任海风吹起宽大的校服,露出了内里柔软的白T。


蓝曦臣看着他被风吹起的校服,呼啦啦的像是一双翅膀,他突然觉得,下一秒金光瑶就会展开双翼,飞向海天交界处再也不回来。


“阿瑶。”蓝曦臣微微皱起了眉,“把拉链拉上,会感冒。”


金光瑶点了点头,乖乖穿好衣服,收起了他的翅膀。风吹鼓了金光瑶的校服,让他看起来像一个气球人。


蓝曦臣看着他滑稽的模样,忍不住笑出了声。


他们寻了一处沙滩休憩,蓝曦臣有些困倦,他闭上眼睛想养一养神,不想却睡了过去。等他醒来时,金光瑶正趴在他身边小睡。


少年睡得沉沉的,呼吸很轻,他缩成一团,手里还握着蓝曦臣的袖子。


蓝曦臣看着他,却突然僵住了,半饷,他才叫醒了金光瑶。


被叫醒的少年嘤咛一声,睁开眼迷茫地看着他,在看到蓝曦臣的脸色,他下意识地摸了摸头顶,也愣住了。


那不是头发的触感,而是一双毛绒绒的兽耳。


金光瑶的头上,长出了一对狐耳。


没人知道在蓝曦臣睡着的时候,金光瑶发生了什么事。也没人知道到底是谁偷偷钻进了他的心里,是同班的女生,还是路过一见钟情的少女。


蓝家人曾试图询问金光瑶暗恋的人到底是谁,可金光瑶只是摇头,说自己年龄尚小,说自己配不上心中那人。


就这样,金光瑶的狐耳从16岁那年,一直留到了现在。


8.


“不了阿瑶。”蓝曦臣摇摇头,“他可能,还没准备好。”


“那你也不能一直留着这兔耳呀。”金光瑶看起来比蓝曦臣还苦恼,“下周讲座,旁人非得把你议论出花来。”


“阿瑶这狐耳留了这么些年,也没怎么着。”蓝曦臣看着金光瑶头上尖尖的狐耳,温声道,“我还怕人不成?”


“我的傻二哥啊!”金光瑶半真半假地叹了一口气,“你能跟我比吗?你可是学校里的大众情人,这耳朵一长,不禁学校里的妹子们心痛,连我都心痛。”


“真的吗?”蓝曦臣认真地问。


“当然是真的。”金光瑶没有在意他的语气,笑嘻嘻地回答,“二哥,我想到办法了,不如今晚我带你去喝酒?”


9.


蓝家人的酒量,实在是不敢恭维。


蓝家人耍起酒疯来,令人闻之变色。


金光瑶就是受害者之一。


那一年,蓝曦臣考上了全国闻名的大学,而金光瑶则考上了全市重点高中。


虽然这并不意外,但全家都很高兴。


蓝夫人的性子唯恐天下不乱,她怂恿蓝曦臣喝了一杯酒,说是庆祝成年。


喝了酒的蓝曦臣很安静,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只是目光灼灼地看着身边的金光瑶。


金光瑶被盯得有些慌,他忍不住往旁边挪了挪,试图远离蓝曦臣,却被一把拽了起来。


蓝曦臣的力气大得惊人,金光瑶懵逼地看着他,接着蓝忘机也被拽了起来。


“我们一起跳圈圈舞。”蓝曦臣微笑着说。


这段舞成为了金光瑶和蓝忘机最羞耻的一段回忆。


金光瑶被两个186夹在中间,手拉着手,僵硬地转圈跳舞,他第一次看到蓝忘机那张千年不变的冷漠脸,有了崩塌的痕迹。还没等他感叹完,蓝曦臣却越跳越开心,最后一下子把他举了起来,在空中转了好几个圈,最后挂在他身上不肯下来。


笑倒在沙发上的蓝夫人被蓝家家主抱回了房间,蓝忘机试图把蓝曦臣从金光瑶身上扯下来,却差点把金光瑶勒死。


金光瑶好不容易缓过了呼吸,赶紧朝蓝忘机摆摆手,示意他去把相机里的照片删掉,而他则扛着蓝曦臣艰难地朝房间走。


好不容易把蓝曦臣放倒在床上,金光瑶早被压得满脸通红,他做了好几个深呼吸,看着睡死过去的蓝曦臣,有些生气地去戳他的脸。


嗯?软软的,像在戳棉花。金光瑶越戳越起劲,蓝曦臣白皙的脸被戳出好几个红印子。


金光瑶满意地笑了,刚想收手,却被抓住了食指。


金光瑶吓得差点跳起来,蓝曦臣睁开眼睛迷茫地盯着他,似乎刚才醉得像一滩软泥的人根本不是他。


“二哥?”


金光瑶小声地喊了喊蓝曦臣,没有回应。他便小心翼翼地试图抽回手指。


还没等他实行这个意图,蓝曦臣突然松手了,接着他拽着金光瑶的手腕,将他一把扯到了自己身上。


“二二…二哥?”金光瑶吓得瞳孔都放大了,他看着蓝曦臣近在咫尺的俊脸,手抵在他的胸膛上想要拉开距离。


而蓝曦臣却把他扣得更紧了,金光瑶一下子失了力,倒在蓝曦臣的身上,鼻尖对鼻尖。


“阿瑶。”


蓝曦臣叫到,接着他做出了一个金光瑶做梦都想不到的动作。


他亲吻了金光瑶的嘴唇。


接着他便又睡了过去。


金光瑶呆了一会儿,接着他猛地跳起来,落荒而逃。


“咚咚,咚咚”


是脚步声,还是谁的心跳声。


10.


“成败在此一举。”金光瑶倒满酒,将那泛着白沫的啤酒推到了蓝曦臣面前。


蓝曦臣接过那酒,盯着酒杯不知在想什么。


金光瑶细细打量着蓝曦臣,从那温润的深色眼瞳,高挺的鼻梁,一直看到带着微微笑意的唇。当初那个清雅温和的少年眉眼已长开,变得丰神俊朗、玉树临风,但性格一如儿时那般款款温柔,令人如沐春风。


这样的人,会有几个人不喜呢?


金光瑶的心里突然涌起一阵难过,正好这时手机响了,他便朝蓝曦臣歉意一笑,急匆匆地出去接了电话。


来电的人是蓝忘机,金光瑶有些惊讶,但还是接了电话。


他问了好几声,蓝忘机才憋出了一个“嗯”字,等了半天还是蓝忘机的舍友笑嘻嘻抢过了电话,插科打诨地跟金光瑶聊了半天,搞得他莫名其妙。


等他接完电话回来时,蓝曦臣正端坐在大排档的塑料凳上,俨然一副新时代接班人的严肃模样,而酒瓶里空空如也。


完了,金光瑶想,二哥怼了一瓶酒,世界要毁灭了。


还没等他思考出拯救世界的办法,蓝曦臣忽然一把拉起他,扯着他朝前跑。


金光瑶很绝望,他拗不过蓝曦臣,只得扭头大声朝老板喊,“老板!烤串给我留着!”


蓝曦臣拉着他跑到一处无人的拐角,将金光瑶圈在了墙和他之间。


“二哥。”金光瑶头都大了,“我是阿瑶,你看清楚了吗?”


“嗯,我知道你是阿瑶。”蓝曦臣道。


“你不是要告白吗?”


“嗯,告白。”


“那你扯着我干什么?”


“我要跟你告白。”


“你要跟我…什么?!”金光瑶瞪大了眼睛,“跟我?”


“对,跟你。”蓝曦臣抬起他的下巴就要凑过来,金光瑶赶紧阻止了他。


“二哥。”金光瑶揉了揉眉心,似乎很苦恼,“你喝醉了,明天你不会记得这些话。”


“我没醉。”蓝曦臣沉默了些许,道,“我其实没喝酒,那酒被我倒掉了。”


“你……”金光瑶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闭眼呼了口气,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好你个蓝曦臣,忘机那电话也是你授意的吧。”


蓝曦臣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我说他怎么吱吱呜呜说不出个所以然,原来是帮你这好哥哥拖延时间。”金光瑶给气笑了,“蓝曦臣啊蓝曦臣,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呢?”


“都是跟阿瑶学的。”蓝曦臣认真道。


“好好,都是我教的。那我们能回去吃烤串不?”


“不能。”蓝曦臣赶紧摁住了他,“阿瑶,我…”


似乎是因醉酒之事已暴露,蓝曦臣到有些不好意思了。


“哎呀二哥,你这吞吞吐吐真是让人着急,我的烤串都要凉透了。”


“阿瑶。”蓝曦臣被他逗笑了,他扶正金光瑶的脸仔细凝视他,正色道,“你明明收到了国外大学的邀请,为什么却来了我的学校?”


“我……”金光瑶头上的狐耳动了动,“因为我热爱我的祖国。”


蓝曦臣被噎了一下,叹了口气,“我有时真想把你这张嘴堵上,免得坏气氛。”
 
金光瑶撇了撇嘴,不置可否。


“我想起来了,阿瑶。”蓝曦臣道,“我上一次喝酒,是不是亲了你?”


“是呀二哥,可你接着就睡了,留我一个人不知所措。”金光瑶半真半假地抱怨着,他双臂搭上蓝曦臣的肩,眼睛笑盈盈地看向他。


“二哥,你刚说要跟我告白?”


“是。”


“你喜欢我?”


“……喜欢。”


“那你这耳朵是为谁长的?”


“你。”


“我没听清。”


“为你,为你。”蓝曦臣将他搂进怀里,摸了摸他的狐耳,柔声道,“为阿瑶。”


“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金光瑶将下巴搁在了他的肩膀上。


“很久很久了。”蓝曦臣凑近他的耳边,“只是我太愚笨了,今天才发现。”


“那你还不快亲我。”


“……?”


“你快亲我啊。”金光瑶笑眯眯地说,“这样耳朵没了,我也可以回去吃烤串……唔!”


剩下的话语早已被碾在唇齿之间。


11.


讲座举行得很成功,蓝曦臣学长再次靠睿智的谈吐与和煦温雅的外貌吸粉无数。


除了这个,有人惊奇地发现,蓝学长这次带了学生会长做助理,而学生会长金光瑶头上的狐耳,消失了。


12.


长出狐耳的那个下午,蓝曦臣躺在沙滩上浅睡,金光瑶坐在一边发呆。


一只蝴蝶翩翩然落在了蓝曦臣的睫毛上,而蓝曦臣的睫毛微微颤动着,似乎下一秒就会醒来。


金光瑶赶紧挥走了蝴蝶,他看着蓝曦臣的睫毛扑闪着,像被微风轻抚的花瓣。


他突然心中微动,像是雨后被阳光照射的田野,似乎有什么要破土而出。


于是他像做贼一样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后,慢慢低下了头。


他像蝴蝶似的,轻轻亲吻了蓝曦臣的睫毛。


END


 


潜伏曦瑶圈很久,终于忍不住动笔了。
 
喜欢的话给我个红心蓝手吧,鼓励一下爬墙过来小可爱吧ʘᴗʘ


这个设定是以前在PX圈一个太太点梗粉丝提供的,觉得很萌便用了,但是我找不到那个粉丝仙女了,侵梗删。

评论

热度(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