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

咸鱼专业吃粮 产粮的太太们都是天使!!!

[曦瑶]成全(我为你付出的青春这么多年)

伊吹今天拆漫威公司了吗?:

看明侦的时候迷上这首歌了啊啊啊!!!
大概虐....吧.......
【蓝大渣攻预警!】
采用半时间表的格式
————————————————————————————————
          我对你付出的青春这么多年
   
  
 
  换来了一句谢谢你的成全
   
   
  
  成全了你的潇洒与冒险
   
   
   
  成全了我的碧海蓝天


  
————————————————————————————————————————
金光瑶爱蓝曦臣了二十五年
   
   
十五岁到二十八岁,暗恋了十三年
   
   
十五岁,金光瑶还叫孟瑶,当时的他,和一群恶霸对峙,明明怕的不行,感觉别人稍稍碰他一下,他就立刻能瘫软在地上起不来。但他还是不卑不亢的和那群恶霸对抗,最后终于逼退了恶霸,把因为有钱而且性格温润所以被欺负勒索的蓝曦臣带走。
    
   
“我叫蓝曦臣”少年对他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
  
   
为了这个笑容,金光瑶搭送了一生
   
   
   
十六岁,孟瑶为了考上和蓝曦臣一个高中,夙兴夜寐。还因为太困,在中考路上差点儿出了车祸。成绩出来后,孟瑶果然没有辜负这么长时间的努力,过了云深中学的分数线。
   
   
开学典礼上,金光瑶看见入学成绩第一名蓝曦臣上台演讲。蓝曦臣好像看见了他,又露出那个笑容。对于金光瑶来说,如同阳光照进了潮湿的阴暗处
  
   
   
十七岁,孟瑶的母亲过世了,她是个多么温柔的人啊!也架不住一天打好几份工的辛劳,和早已在剩下孟瑶之后就留下的病体。
  
  
那一天的葬礼,只有五个人参加,两个是对他们一直很照顾的邻居夫妇,一个母亲的旧时好友,一个孟瑶,和一个蓝曦臣以朋友的身份来陪伴孟瑶参加这次葬礼。
  
  
安葬之后回到家,仅仅只有蓝曦臣陪伴在他身边。他再也绷不住眼里的泪水,蹲在地上号啕大哭。蓝曦臣将他揽进怀里,对他说“还有我在呢......”
   
  
葬礼和公墓的钱是邻居夫妇和母亲的好友共同集资的,孟瑶知道他们的生活其实也没比自己好到哪里去,一直很拮据。尽管几个人再三告诉孟瑶不用还钱,孟瑶也暗自下决心打工
  
   
十八岁,高考在即,孟瑶一边复习,一边打着各种零零散散的工。终于有一天,他晕倒在了那家小餐馆的后厨。再次睁眼,看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窗帘,白色的被褥,和身旁那个穿着白色体恤,一直握着他手的蓝曦臣
  
   
蓝曦臣见他醒来,惊喜的抱住孟瑶,脸埋在金光瑶的头发里“你终于醒了!太好了!”
  
 
不过....蓝曦臣并没有听见,被他抱着的人儿快的不正常的心跳。
   
  
  
十九岁,蓝曦臣和孟瑶考上了同一所大学,蓝曦臣学医,孟瑶学金融。虽说在同一所大学,但金融系和医学院是有一些距离,二人虽然做不到像高中那样形影不离,但彼此之间的联系都没断过,医学系系草和金融系“系花”是雷劈都劈不断的好(yi)哥(dui)们(er),这已经是整所大学公认的事实了。
  
  
二十岁,孟瑶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是商界赫赫有名的老奸巨猾金光善,他有一次上门认亲,被金家的保镖架着扔了出去,大冬天,白雪皑皑,孟瑶躺在雪地里,一直忍受着保镖们对他的拳打脚踢。蓝曦臣不放心孟瑶一个人来到金家,也偷偷跟了过来,却看见了这一幕。怒发冲关的蓝曦臣冲过去撂倒了几个保镖,抱起孟瑶。对着金家大宅喊到
  
  
“原来堂堂金氏集团,是这么冷酷无情的吗?!!”
  
  
说完,抱着一动不动的孟瑶,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孟瑶在这次事情过后,沉默寡言了一个月,这一个月里,有一种毒花在悄悄开放。
   
   
二十一岁,大半年已经过去了,有一天,孟瑶的家门被敲响。孟瑶以为是蓝曦臣,兴冲冲的去开了门,结果映入眼帘的是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为首的那个与他长得有几分相似,那个男人很有礼貌,微微鞠了一下躬,自我介绍到
 
 
“你好,我叫金子轩。”
   
   
金家打算认这个儿子了。得到这个消息的孟瑶,没有想象中的兴奋与惊喜。而是沉默了一会儿,说了声“知道了”
  
  
手续已经办好了,孟瑶自然应该回到金家,蓝曦臣真心替孟瑶高兴,帮他整理这些整理那些。孟瑶望着蓝曦臣忙碌的背影,心里默默想着,如果没有他,那么自己现在也是回不了金家的吧.....
  
   
回到金家的那一天,一切如平常,金家人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坏,但也绝对不好。金光善与他假意的演了一段父子情深,眼底确实毫不掩饰的对对方的鄙夷或嫌弃。金家主母根本懒得见他,躲在房间不出来。名义上的大哥金子轩见他来了,安排了下人招待就去忙别的事了,唯有一个温柔的嫂子,有着身孕,尽力的想和他聊天,拉近关系,但是也架不住尴尬的气氛离去了,过了一会儿遣人送来了一盘马卡龙,附着含有温馨话语的小纸条。留下的只有这个律师和他商量改名字的事情。
   
   
孟瑶改名金光瑶了
  
   
 
二十三岁,金光瑶和蓝曦臣毕业了,金光瑶选择留下来读研,而蓝曦臣选择去美国留学。分别的那一晚上,两个人都喝了酒,蓝曦臣是典型的一杯倒,没喝几杯就神智不清了不清了,拉着金光瑶做了一些令人匪夷所思并可笑的事情,比如倒在地上耍赖不起来,
“阿瑶给我亲亲抱抱举高高就起来!”
即使在家,金光瑶也羞的不行,本来就被酒精弄的通红的脸又红了几分,“说什么呢!二哥!”
金光瑶个子小,蓝曦臣正好高他一个头。费了好大力气才吧在地上睡着的蓝曦臣抬到了床上,金光瑶蹲在地上气喘吁吁。


突然,感觉时间停止了,月光透过窗户撒在蓝曦臣身上,金光瑶望着那恬静的睡颜,这是他喜欢了八年的人,他还一如既往的温柔,一如既往地是唯一真正尊重他,没有一点点看不起他的人。
  
 
鬼使神差地,两片唇贴在了一起........金光瑶反应过来时,已经不知道自己吻了多久,如同弹簧一般跳开,手肘还撞到了衣柜,他知道自己是喜欢蓝曦臣的,但是这个时候......太不合适.....
  
   
金光瑶逃亡般的离开,但是他没有看见,在他转身的一刹那,蓝曦臣的眼睛缓缓睁开,眼神无法形容.....
  
   
   
 
蓝曦臣一走就是五年,五年的时间,可以让一个人彻底的改变,也可以让一个家族彻底的改朝换代。一年后,金光善突然染上癌症,治疗时间太晚,再加上手术时一个护士用药不当,死在了手术台上,金家的大权暂时掌控在金子轩手里,但金子轩此人一向优柔寡断,许多事情都做的不尽人意,有一些股东已经表示强烈的不满,两年后,金子轩一家三口与金家主母打算外出散心,金夫人突然身体不适,晚了一个小时出发,那辆本应该坐着金夫人的车,在路上出了车祸,金子轩与其夫人当场死亡,只留下一个刚刚五岁的儿子金凌幸存,金夫人知道这些后,精神就失常了
  
    
蓝家也出了大事情,是关于经济方面的低谷,不过这个低谷期很快就过去了,因为金家一直在接济
    
 
   
五年说快不快,说慢不慢
  
  
[二十八岁,蓝曦臣回来了,]
  
    
他看起来更成熟了些,带了一副眼镜,更显得斯文。这个人一出现在机场,挺拔的身姿,精致的脸庞,比那小鲜肉的吸引力还要强,不少女子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看着这个完美的男人向着另一个男人走去
  
   
“二哥!”金光瑶自然是欢喜的,一见面就送给了蓝曦臣一个久违的拥抱
  
  
蓝曦臣愣了愣,然后收紧了双臂,加深了这个拥抱
  
    
“阿瑶.....”这一声,好像隐藏着太多想要说却说不出口的话
  
    
晚上他们又一起喝了酒,但是这次蓝曦臣几杯下肚也没有什么反应,金光瑶调笑,“几年不见,二哥酒量好了不少。”
  
    
“美国人都比较开放,跟着他们练出来的。”说完,蓝曦臣又灌下去一杯
    
   
蓝曦臣今天喝酒喝的多,但话却异常的少,金光瑶感到不对劲,坐在蓝曦臣身旁,“二哥有什么心事?可以和阿瑶说说。”
    
   
蓝曦臣放下酒瓶,盯着金光瑶的脸看了一会儿,叹了口气。
  
  
“我刚到美国一年的时候,交了个女朋友.......”
  
   
金光瑶的内心突然抽了一下,有些疼
  
   
“她对我表的白,我没多想就答应了。可是过了一阵子,她又自己提分手了.....”
   
   
金光瑶强忍着难受,仍然撑起一张笑脸,“那二哥是后悔了?”
  
   
“不,没有”蓝曦臣摆摆手,“她只是分手前对我说了一句话”
  
   
“她说.....”
  
    
“我不想再听你说 ‘阿瑶’ 这个名字!我受够了!去和你的‘阿瑶’在一起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蓝曦臣突然自顾自的笑了
   
    
“你知道吗?阿瑶”蓝曦臣突然把金光瑶扳过来面对着自己
  
  
“我去美国五年,每一天都在想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做梦都能梦见你。好像你不在我身边,我就觉得失去了一样最重要的东西!无时无刻不觉得难受!她的那一句话点醒了我。阿瑶.......”
  
 
蓝曦臣无比认真的看着他
  
   
“我可能,是真的喜欢上你了!”
  
  
  
[二十八岁,蓝曦臣告白了,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   ]
  
   
然后,金光瑶度过了这一生最开心的五年
  
  
他们如同普通情侣一样,同居,互相为对方准备早午晚餐,周末的闲暇时间去约会
   
    
他们在电影院里倒在对方的身上睡的正香
  
  
他们在商场里为了一条领带和售货员砍价一个小时
  
    
他们在摩天轮的最高处接吻
  
   
他们帮彼此吻掉唇角蛋糕的奶油
  
   
他们在流行之下许愿
  
  
他们在湖边的长椅上写下“金光瑶爱蓝曦臣一辈子”,“蓝曦臣爱金光瑶一生一世”
   
   
笨蛋小情侣的行为,让两个三十左右的“老男人”做起来羞耻感万分,但是却无限甜蜜
  
  
如果时间能无限循环着最美好的几年就好了
   
   
  
“啪!”一只杯子被砸碎在墙角,金光瑶躲在蓝曦臣身后,紧紧的拉住后者的手。蓝曦臣低着头,不敢看暴跳如雷的蓝启仁。
  
   
“像什么样子!”蓝启仁被气的面红耳赤,“你们俩都多大了还不明白那些最基本的道理吗?!!要是忘机那么玩玩就算了!蓝曦臣,你.....你....你可是蓝家的长子啊.......!”
   
   
“蓝伯父,您别激动.....”金光瑶想劝劝蓝启仁
  
  
“你....你给我闭嘴!!”蓝启仁吧目光转移到金光瑶身上,“要不是因为你,曦臣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你是金家的家主,你这么做,以后金家怎么在商界立足?你就算不顾我蓝家的面子,你连你自己家的面子都不顾了吗?!”
  
   
“金先生,你是个聪明人。聪明人是不会给对手留下把柄的对吗?你现在这样做,就不怕金家以后出什么大乱子吗?”
  
   
金光瑶无法反驳,他当然想过这种情况,也知道他和蓝曦臣的恋情公开之后会对金氏企业带来多大的损失。但是....他不想因为这些而放弃蓝曦臣。
   
    
“叔父,无论您再说什么,我都不会放弃阿瑶的......”蓝曦臣紧紧的拉着他的手,走出了蓝家的大门
  
    
“你走......你走....你走你就别再回来!!!”
  
    
身后又是茶杯碎裂的声音,随着这个声音,蓝曦臣的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
   
   
他们回到了他们一起居住的地方,
   
   
蓝曦臣端来一杯热水,“胃还疼吗?”
  
   
金光瑶喝了一口,“不疼了....”
  
   
沉默了一会儿,蓝曦臣将金光瑶揽进怀里,金光瑶乖巧的靠着蓝曦臣。
  
   
“二哥”     “嗯?”
   
   
“我们不会分开的吧.....”
  
  
“......”
   
  
“不会....”
  
   
今夜,二人同床异梦
   
  
[三十二岁,蓝曦臣为了金光瑶和蓝家大闹了一场。但是,谁都明白,有人已经动摇了....]
  
   
  
[三十三岁,二人吵架了,理由很简单。两个人对未来都开始抱有疑虑。]
  
  
吵架对于任何情侣来说,都是平常不过的事情,按照平日里模范夫夫般的感情,吵架冷战时常从来不超过一个小时。但这次,蓝曦臣和金光瑶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联系了。
  
  
金光瑶披着毯子,抱着一杯热可可,呆呆的看着窗外
  
  
“我有一种预感,他这次不会回来了.....”金光瑶对屋内的金凌说到
 
  
金凌还小,不懂这些。但是他知道小叔叔最近总是犯胃痛,所以赶紧把金光瑶从窗边拉了回来。
  
   
蓝曦臣突然给他打电话,想约着见一面。这通电话来的让金光瑶害怕,他从来都没有这样害怕过。他忽然明白了,或许这场荒唐、不被接受的感情,该结束了。
  
   
“阿瑶.....我们还是分手吧.....”
  
  
金光瑶比想象的要淡定,只是笑着说  “我早已经预料到了,没想到怎么快”
  
  
“蓝家....还是需要孩子的。”蓝曦臣低下头,十分愧疚
  
  
“我明白的”,金光瑶轻轻握住那个紧攥着的拳头,安慰道,“二哥不必在意”
  
  
蓝曦臣含泪看着他,也握住他的手
  
   
“阿瑶,谢谢你,谢谢你的成全.......”
    
     
[三十三岁,蓝曦臣和金光瑶分手了]
  
   
一年后,金光瑶收到了蓝曦臣婚礼的请柬
  
  
天知道他用了多少忍耐力才没把那张请柬撕成碎片扔进垃圾桶,紧接着胃又开始剧痛难忍,
  
  
心灵与身体上的双重打击,金光瑶冒了一身冷汗,身体渐渐蜷缩起来,倒在地上。来送文件的秘书吓得魂儿都没了,赶紧将金光瑶从地上扶起来,
  
  
胃痛渐渐平复下去,秘书递上一杯热水,担忧的问到,“金总,要不然还是看一下医生吧.....”
  
  
“不用,谢谢!”金光瑶回报给秘书一个安慰的笑容。
      
   
他现在满脑子,就是这个碍眼的请柬 
  
  
他决定去参加这场婚礼。
  
  
婚礼当天,金光瑶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进礼堂,大部分的人看见他,都十分惊讶,蓝启仁的脸色更不用说。金光瑶和蓝曦臣的关系已经是个不是密码的秘密了,但是他们都好奇的是,蓝曦臣婚礼金光瑶来,到底想要做什么?
  
   
“你怎么进来的?”蓝曦臣脸色很难看,丢下新娘,走到金光瑶身前,低声问到
  
  
“呵.....”金光瑶冷笑一声,“还能怎么进来的?请柬呗!”
   
  
蓝曦臣有些迷茫
  
     
“想不到蓝大公子结婚还有给前任送请柬的习惯,美国那个Alice来了没?我去跟她认识一下。”
    
   
蓝曦臣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看向新娘。
   
    
新娘像是从来没见过蓝曦臣那么阴冷的神色,颤抖着说,“是我做的......”
   
  
“吴瑶你到底想干什么!”蓝曦臣声音过大,引的会场内所有人的视线都超这边看过来
  
   
新娘被吓坏了,双手紧紧握着浑身,眼泪都流了出来
  
  
金光瑶本来想看戏,但是眼珠子一转,嘴角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他顺手拿起桌子上的一杯红酒,向中间走去将二人隔开
  
   
“各位!”金光瑶放开声音说道,“今天,是我金光瑶最好的朋友,最好的二哥的婚礼。嫂子有心请我来,我也不好拒绝。在这里,我就对而我新人,送上我最‘真挚’的祝福!”
     
  
“新婚快乐!”


   
“早生贵子!”
  
   
说完,就将着一杯红酒,泼在了新娘身上,把酒杯向角落里重重一摔,然后转身离开
  
   
路过蓝曦臣身边时,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嘲讽了一句,“这么蠢的女人,蓝家是怎么看上的....”
  
   
  
那天晚上,金光瑶去了好友薛洋的酒吧。什么话都不说,连薛洋日常调戏都懒得怼回去,只是喝闷酒,一杯一杯的往下灌。薛洋一开始只当是金光瑶心情不好,也没拦着,直到金光瑶脸色发白,开始捂着胃疯狂的呕吐,才发现不对劲。
  
  
金光瑶晕倒了,准确来说是疼晕过去的
  
  
醒来时,就看见自己躺在病房里,薛洋一个人在窗台默默的抽着烟
   
  
“阿洋?”金光瑶想叫他,但没想到,薛洋一看见他醒了,怒气冲冲的顺手抓起一个纸盒向他扔过去
  
   
金光瑶奇怪薛洋怎么突然生这么大的气,抬头看去,才发现薛洋的眼睛红了一圈
  
   
薛洋这个人从来没哭过
   
   
“看看你干的好事!”薛洋冲他吼道,掏出口袋里的诊断书向金光瑶扔过去
   
   
金光瑶捡起诊断书,打开看了一下,顿时觉得两眼一黑
  
  
[姓名:金光瑶]
[诊断结果:胃癌晚期]
 
    
金光瑶感觉全身冷的发抖,连说话的声音都是颤抖的“阿洋,别开玩笑了好吗?”
  
  
“你他娘的当我在开玩笑?”薛洋现在恨不得掐死金光瑶算了
  
   
金光瑶闭上眼,也无法抑制住眼中的泪水
  
   
早上刚刚看着心爱之人与别人结婚,晚上便被告知自己已经是个将死之人.....
  
  
这种心情,天地间也只有金光瑶自己明白了
  
    
想了许久,金光瑶问薛洋,“我还能活多久?”
  
  
“我家那口子说了,好好养着,兴许还能活上五六年”薛洋继续抽着烟,冷漠着说到
  
  
金光瑶将自己缩在被子里,过了一会儿,说道
   
  
“这事儿不能让别人知道.....”
  
  
薛洋恨不得让金光瑶现在就去死算了,对他吼道,“都什么时候了?你TM还想着你那破公司?!”
  
   
金光瑶也不甘示弱的向他喊道,“哪能怎么办?要死让敌对公司知道金光瑶快死了,金凌还未成年,他们会怎么想,整个金家产业都未必有我活的时间长!”
  
  
“那你TM就死在办公桌上吧!”
   
   
这句话一说出口,薛洋知道自己话说过分了,便不再说话。金光瑶也自知刚刚没有把事情给薛洋说清楚,


  
“给我两个月时间,我会把金家安排给金凌的舅舅家和苏涉暂管,两个月后,我出国。”
  
   
薛洋点了点头,“晓星尘应该在加拿大有认识的治疗胃病的专家,我到时候帮你安排。”
 
  
“好”
   
  
两个月后,金光瑶准时离开,他走时,只有薛洋和晓星尘送行,这两个是唯二知道金光瑶的病情的。连金凌都以为  “小叔叔只是出差”   
  
   
[三十四岁,金光瑶悄无声息的走了,没人知道]
  
   
到加拿大的之后,那个权威的专家对他说,现在这个状态,最多才能维持六年,不但保证饮食习惯,还要保持心情愉快。
  
  
于是金光瑶手术后,在乡下租了一栋别墅,别墅外面是大片的草坪,不远处还有清澈见底的小湖泊,这里离镇子不远,买东西也都方便。
  
   
他认识了一个叫Amy的女人,这个女人善解人意,温柔体贴,这可惜命运也依旧坎坷
  
  
Amy是澳籍华裔,二人为了有个照应,选择了结婚
  
  
虽然是表面的夫妻关系,但实际的生活模式却更像朋友与兄妹
  
   
Amy知道他的性取向,也知道是癌症患者的事实,每天不厌其烦的照顾他,金光瑶也每天都给她讲一些国内的趣闻以及他自己的故事
  
  
金光瑶开始消瘦,开始再也吃不下东西,开始下不了床,开始吐血,医生每一天都往金光瑶家里跑,
  
  
薛洋和晓星尘也来了,帮着Amy一起照顾金光瑶,
  
   
尽管病成了这样,金光瑶的脸上还总是安慰别人一般强颜欢笑,他越来越喜欢看窗外,思绪万千,但总有一缕是飘回国,想着蓝曦臣怎么样了?有孩子了吗?即使知道,此生都不可能再相见,但他总是想象某一天,门口会出现蓝曦臣的身影
  
   
不知不觉中,金光瑶哼起了歌,这首歌是他大学时最爱听的,当时也常常缠着蓝曦臣和他一起唱
  
  
这首歌叫《成全》,现在成了他与蓝曦臣二人的写照
  
   
那一天,所有人都围在他床前,Amy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已经泣不成声,晓星尘也无法再看下去,在外面散心。薛洋坐在他身旁,紧握着他的手,问到“后悔吗?”
   
  
后悔什么?后悔遇到蓝曦臣?后悔和蓝曦臣成为知己?后悔一直爱着蓝曦臣?还是后悔亲手成全了蓝曦臣?
   
   
“不......悔.....”
  
  
无论那样,都不后悔
  
   
恍惚间,金光瑶好像看到了母亲
  
  
“妈.....”金光瑶笑了,这次是真心的
  
   
  
四十岁的那年秋天
  
 
金光瑶终于,
   
  
永远睡着了.....
  
   
一阵风吹过,吹散了窗外的红叶,
  
   
有一片落叶,飘在了他的胸口
  
  
  
[他生不如夏花绚烂,死却似秋叶静美]
  
   
 
金凌是两个星期后得知这个消息,大哭了一场之后,亲自为自己的小叔叔主持了葬礼。
  
   
这场葬礼,有一个不请自来的人,他只是躲在远处悄悄看着,表面上好像没什么表情,但是走出会场之后,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一米八几的大男人,蹲在地上哭的像一个孩子
   
  
他的口袋里掉出一个笔记本,一阵微风吹过,打开了第一页,上面娟秀的字体写着
  
  
[金光瑶爱蓝曦臣一辈子]
 
  
一片红叶飘下来,掩盖住了那一行字
  
  
  
  
——————————————————————————————————————


她许你的海誓山盟蜜语甜言
  
  
  
我只有一句不后悔的成全
  
 
     
成全了你的今天与明天
  
  
  
成全了我的下个夏天

评论

热度(144)